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85”部影片 共有“188652”部影片

如果給我X天光明

类型:不倫戀情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如果給我X天光明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日韩亚洲国产综合高清_如果給我X天光明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如果給我X天光明

   (上)

  我啼黃瀟,今年一六歲,按理到講應該是讀高1的年紀,因為我個人的緣故,
現在正在傢中學習。

  我是個盲人。

  沒有什麼好避諱的,我出生時的視力便很差,長大後更是什麼也望不見瞭,
現在我的記憶中也僅僅留存著十分遙古的對於顏色的記憶,而現在我的眼前隻剩
下1片深不見底的漆黑。

  與大部分人不跟的是,我的父母並沒有因此嫌棄我,我有1個很幸福的傢庭,
從小來大我全是父母的寶貝,雖然目不能視,但我依舊有1個很高興的童年,唯
1的遺憾就是我對於父母的長相完都沒有印象。

  我的父親啼黃國棟,是林業局的1名處長,雖然不算很大的官,但是多多少
少也算是個官員,福利待遇顯然不會落下。

  我的母親莊雪蘭在銀行工作,天天工作時間全不長,有充足的時間到陪我。

  他們上班時間就專門請瞭個保姆到照料我,保姆啼李淑娟,天天早上母親快
要出門的時候她就會上門,我全啼她娟姨,娟姨已經在我傢工作近一0年瞭。

  以前我的日常生活就是聞娟姨給我說說故事,或者1些好玩的事兒,此外就
是聞聞廣播,再有就是娟姨的拿手好戲——1手廚藝讓我欲罷不能,這也是為什
麼我就認定瞭娟姨的緣故之1。

  不過年紀慢慢變大的我也不再滿足於這種稚嫩的生活瞭,我自我感覺智商並
不差,甚至我還聞完過許多的名著,這讓我對文學產生瞭十分濃厚的愛好,因為
望不見,我的大部分時間還是沈浸在我的世界裡,我感覺我的腦海中有著許許多
多的故事,雖然它們很離奇,但我想把他們寫出到。

  同父母講過之後,他們給我尋瞭1個傢教老師,天天下午到給我上課。

  我簡直愛死這個老師瞭,他的年紀不大,二四,據他講是北大中文系博士在讀,
而且還寫過幾篇小講出版。

  老師名啼海無涯,我同他聊過1次後就深深被他的淵博學識給折服瞭,幾乎
是上曉天文下曉地理,不管我講什麼他全能很順利地接上話,讓我感覺碰到瞭真
正的曉己,在把我的某個腦洞講出到給他聞後,他甚至還能即將將其改編成1個
小故事!

  於是海無涯就開始當我的傢教老師瞭,我的日子也開始變得豐富多彩起到,
我無比地等待著天天中午食完飯後海無涯的來到,然後便迫不及待地拉著他學寫
作,並且分享我的腦洞,向來來媽媽歸傢。

  ………………

  我有個小機密。

  大概是3年前,一三歲的時候,有1天晚上我尿床瞭。

  當時我慚愧來幾乎要死,還以為自己除瞭眼睛,連雞雞也壞掉瞭。

  直來早上媽媽過到大笑著把我內褲給脫掉之後我才明白原先這不是尿床,這
是遺精。

  雖然不是很清晰遺精是什麼,但是我明白這是我變成瞭大人的標誌。

  那種感覺有點讓人歸味無窮,但是事後想要歸想那種感覺復覺得怎麼也想不
起到。

  偶爾有1次,娟姨在上廁所的時候,我剛好也尿意上到瞭,1種古怪的感覺
在我下面醞釀起到,我試著夾緊腿到憋住,結果1種古怪的快感從那傳遍都身,
我渾身1激靈,差點尿褲子裡,還好這時候娟姨出到瞭,忙把我帶入瞭廁所,讓
我坐在馬桶上上廁所。

  這1剎那尿出到的感覺有1種……如釋重負?1種宣泄般的快感。

  有1點像那次尿床時的感覺。

  我開始沈迷憋尿。

  但是這種行為並不隱秘,尤其是對我到講。

  由於我沒法獨立完成上廁所的任務,娟姨好像很快就發覺瞭我的反常。

  之後的幾天,娟姨開始給我念紅樓夢,這部作品我聞起到不怎麼感愛好,但
是據娟姨講這是4大名著之首,其他3部我全很喜歡,那麼這1部1定更加出色。

  聞來第6歸賈寶玉初試雲雨情時,我宛然打開瞭新世界的大門——1大早起
到發覺自己「尿褲子」瞭,這不就是我向來追求的那件事嗎?

  於是我強裝從容地問:「這襲人被寶玉強澪偷試雲雨之事是什麼意思?」

  我好像聞來娟姨食食的笑聲,不由羞紅瞭臉,但還是強裝從容。

  我猛烈的好奇心促使著我往瞭解這件事究竟是什麼,假如明白瞭,我以後豈
不是就能隨時尋來這種我夢寐以求的感覺瞭?雖然似乎還差個「襲人」,但是爸
爸媽媽這麼愛我,我要是提出要求他們應該不會拒盡吧?

  娟姨的歸答卻不是我想象中的解釋,而是被輕問瞭1句「瀟兒你想試1下嗎?」

  誒?

  娟姨的手驟然伸向我的褲襠,因為尋常上廁所褲腰帶也全是娟姨解的,娟姨
很容易地就把我的褲腰帶給解開瞭,然後伸手1扒,我就感覺兩腿1涼,襠下好
像也有寒風吹過,好像內褲也被扒掉瞭。

  「1轉眼瀟兒全這麼大瞭,來瞭想尋女人的年紀瞭?」

  1股柔軟的摸感摸遇到瞭我的小雞雞,這是什麼?

  柔軟的摸感張開,似乎包裹住瞭我整個小雞雞,包括下面的蛋蛋,這是娟姨
的手?

  從未感覺過的古怪的摸感讓我感覺小雞雞1陣瘙癢,似乎有1股火正在我的
身體某處燃燒,血液全在去那兒鉆,很快那裡就開始充血,發暖……

  「咦,全已經會勃起瞭啊。」娟姨感慨道。

  勃起?什麼意思?

  我試探著把手伸向下面,娟姨適時地把手搬開,我直接摸觸來瞭1根堅硬挺
翹復有點彈性的棒子——在我小雞雞原本在的地方。

  「這,這是什麼?」我觸瞭1下那根棒子,摸感傳到,讓我確信這是我身上
的1處部件。

  「這是你的小雞雞勃起瞭,因為想女人瞭所以才會勃起,勃起瞭就會變成這
樣。」娟姨溫和地解釋著。

  「啊——那我還能變歸往嗎?」我有點哭腔地講,這東西觸起到感覺好醜啊,
而且感覺前面硬硬的,似乎上廁所也上不出到,我以後全不能上廁所瞭嗎?那我
豈不是要被憋死?

  「能啊,到吧,讓娟姨幫你變歸往。」

  「好……好……」我松開手,等待著娟姨幫我把小雞雞變歸往。

  柔軟的摸感復1次傳到,娟姨伸出手握住瞭我的勃起後的小雞雞,1隻手就
將我整個小雞雞全給握住瞭,我感覺非常的暖和,似乎整個人全被棉被裹住瞭1
樣。

  娟姨的手驟然動瞭起到,我感覺似乎那裡的皮全被撥動瞭,前端有點疼,但
是復有點癢,結關起到竟然有點舒暢。

  我忍不住挺起腰,試圖把小雞雞去前送1點。

  娟姨的動作愈加的大瞭,前後運動的幅度變大,我感覺似乎前面的皮都全被
扒下到瞭,娟姨喚出的氣息噴在我從未見過光的尖端——非常的舒暢。

  「呃,呃……」我忍不住呻吟瞭起到,似乎整個人全要變得古怪瞭,這種感
覺讓我有點恐慌,我忍不住伸手往輕輕的推娟姨的手。

  娟姨的動作不慢反快,而且握的也越到越緊,終於,在那古怪的快感疊加來
1定程度的時候,我似乎整個人腦子全炸開瞭1樣,尿瞭出到。

  對,就是這個感覺!那次尿床……

  娟姨等我緩過到之後拿紙巾在我尿完的雞雞上擦瞭擦,然後幫我把褲子穿好,
便往洗手往瞭。

  我1個人坐在沙發上,還回顧著剛剛那比我這輩子最高興的時刻還要高興無
數倍的快感。

  之後娟姨似乎沒事人1樣繼承給我做飯,說故事,我也有些心虛,之後也沒
敢同爸爸媽媽提這件事。

  畢竟我已經有我的襲人瞭。

  之後娟姨每隔1周全會幫我弄1次雲雨情,隨著我的成長,我能感覺來娟姨
越到越沒法1隻手握住我的整個雞雞,頻率也漸漸加快來六 天,五 天,四 天,三
天……最後一 天一 次,我還不滿足。

  娟姨似乎也非常沈迷於這個遊戲,花樣越到越多,在1天1次也沒法滿足我
後,她竟然首先次用嘴到給我舔,讓我幾乎1剎那就射瞭出到。

  娟姨甚至尋到1些被她啼作「色文」的小講念給我聞,每次全聞得我纏著她
讓她舔上兩歸才罷休。

  那些色文還提來過1種啼操逼的活動,但是我要往娟姨給我做的時候被她拒
盡瞭,讓我很不快樂。

  色文的內容讓我打開瞭新世界的大門,聞來揉胸,我會讓娟姨給我揉,我還
很古怪為什麼要揉別人的胸,自己沒有嗎?

  揉瞭才發覺,女人的胸竟然是這麼軟這麼大的東西嗎?比橡皮泥捏起到還要
爽……而且上面還有兩顆硬硬的玉乳,手感竟然非常的好。

  娟姨還會穿絲襪到給我觸腿,觸過1次我就愛上瞭這種東西,這讓人留戀忘
返根本不想把手拿開的摸感。

  這樣的事情向來持續來瞭現在,直來海無涯的來到,才讓我浮現瞭新的愛好,
但天天還是最少1次讓娟姨給我舔出到……

  ………………

  明天是周1瞭,海無涯每周惟獨周1來周5會到,周末歇息,所以我非常期
待著明天的來到。

  「你就這麼喜歡那個老師啊?」媽媽刮瞭刮我的鼻子,寵溺地笑瞭笑。

  「嗯!」我興奮地應道,這兩天我復有許多的想法,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分享
給海無涯瞭。

  「那望到這老師沒白請,哈哈哈。」爸爸大笑著講,「咱們傢望到要出個大
作傢瞭啊!」

  「嘻嘻……」我很快樂地笑著,我現在最大的夢想就是當個作傢瞭。

  「好瞭好瞭,快往眠吧,不然明天可就沒精神瞭。」媽媽帶著我歸來我的房
間,扶我上床,然後幫我蓋好被子,在我額頭輕輕1吻。

  我淘氣地伸出手拍瞭媽媽1下,認識的摸感讓我1怔,媽媽也穿瞭絲襪嗎?

  「淘氣。」媽媽打瞭1下我的手,把我的手塞歸被子裡,然後退出瞭我的房
間,沒有合門,因為假如晚上我有事啼他們合著門他們會聞不見。

  剛剛的摸感讓我有些發怔,原先絲襪不是惟獨做那種事的時候才穿的啊?媽
媽也會穿絲襪,不明白媽媽的腿觸起到怎麼樣呢?

  我聞海無涯講過,娟姨長得很美麗,身材很好,我媽媽卻比娟姨更美麗,身
材也更好,那是不是講媽媽的絲襪觸起到會比娟姨的更舒暢?

  門外,爸爸媽媽輕聲談論著些什麼,爸爸好像要出差1段時間,媽媽讓他放
心,有娟姨在的話我不會有什麼事的。

  就這樣,我胡思亂想著入進瞭夢鄉。

  「醒醒,醒醒……」

  1個古怪的聲音傳到,不是媽媽早上啼我起到的聲音,似乎是1個虛無縹緲
的聲音,不明白從哪兒傳到的。

  我睜開眼睛,不是我認識的黑暗,而是1片五顏六的世界,是我存在在遠
遙記憶中的那些色彩。

  「你醒瞭?」虛無縹緲的聲音講。

  「你是誰?我這是在哪?」我貪欲地望著這些色彩,真美啊,惋惜我再也望
不見瞭,趁現在多望望,以後也能回顧1下。

  「我是神,你現在在夢裡。」

  「你真的是神嗎?」我好奇地問。

  我對於神的概念並不生疏,許多小講故事中全有他們的身影。

  但是娟姨不是講這個世界上沒有神嗎?

  「是的,我是神。」

  神,那不正是無所不能的代名詞嗎?

  我的內心驟然湧現出無比的渴求。

  「神,你能實現我的願看嗎?」我忍不住大喊。

  「可以,但是你必須付出相應的代價。」神的聲音聞起到沒有1點感情。

  「真的嗎?我情願付出任何代價!」我的內心洋溢瞭無絕的渴求,雖然這隻
是個夢,但是我還是大聲喊出瞭我心中的願看。

  「你能讓我的眼睛望見東西嗎?」

  神很平靜地講:「可以,但是卻不能治好你的眼睛,我隻能用我的力量讓你
短暫的望見東西。」

  「就算是這樣我也滿足瞭!你要什麼全可以拿走!」我祈求著。

  「很簡樸,等價交換,十年壽命,我可以讓你的眼睛望見東西1整天。」神
的語氣中沒有多少感情。

  「啊……」我楞住瞭。

  好像和我想象中的情況不太1樣。

  「你的剩餘壽命是七0年,但是根據我所望見的未到,你的父母會在四0年後往
世,而你雖然會尋來1個妻子,但是你的生活並不幸福,在你的父母往世後她就
開始虐待你,你的後半生過得生不如死,終日在黑暗中渾渾噩噩地度過,所以依
據我的提議,你不如用你那悲慘的後半生交換3天的光明。」神的語氣有1種讓
人難以拒盡的力量,我很容易地就相信瞭他的話。

  是啊,我以前從到沒有想過,假如父母往世瞭,還會有人這麼無微不至地照
顧我嗎?

  假如神所講的是真的,那我確乎還不如交換3天的光明,以後和父母1起離
開這個世界,過完1段幸福的生活然後笑著離開。

  「我情願交換!」我不再猶豫,講出瞭我內心深處的答案。

  「很好,交易成立,從你醒到的那1刻開始,你就會恢複正常人的勝利,之
後沒過二四小時,我會再問你1次是否繼承交易,然後收走你十年的壽命,你隨時
可以終止這項交易。」神頓瞭頓,繼承講:「但是這件事不能讓任何人明白,1
旦有人發覺瞭你能夠望見東西,我會即將收走你——都部的7十年壽命。」

  「我明白瞭。」我也沒有打算告訴父母,因為這隻是短短的3天時間,就算
告訴瞭他們,那也隻是空歡喜1場,不如用這3天好好地望望這個世界,將所有
的映像全留存在我的腦海裡。

  「註重,並不是你不能主動告訴其他人,而是不能讓別人發覺,假如你有某
些意外的舉動導致瞭他人的懷疑從而導致暴露瞭,我1樣會對你入行懲處。」

  「瞭解,我會好好裝成1個瞎子的……這世上也沒有人比我更瞭解應該怎麼
裝成1個瞎子瞭。」

  神的聲音消逝瞭,我的意識也漸漸從那五顏六的世界中退瞭出到,重新歸
回1片虛無。

  ………………

  好像做瞭1個古怪的夢。

  我睜開眼睛,映進眼中的卻不是1如既去的黑暗,而是1片不可名狀的景色。

  我楞瞭十幾秒,伸出手往摸碰這些「望」起到震撼人心的景色。

  我「望」見瞭我的手!

  我的手沒能如我所願的摸遇到那望上往圓圓的發出「耀眼」景象的物品,似
乎還差瞭不少「距離」,我首先次用眼睛確認來瞭距離的概念。

  這究竟是……

  「我能用我的力量讓你短暫地望見東西。」

  夢裡的聲音驟然在我腦海裡歸想,我想起到瞭,就在昨晚,我在夢裡碰到瞭
神,然後和他交易,獲得瞭「視力」。

  「不能讓任何人察覺來你能望見瞭。」

  「怎麼瞭瀟兒?起到瞭嗎?媽媽這就到幫你穿衣服。」媽媽的聲音響起,我
下意識地歸頭望往。

  除瞭無法理解究竟是什麼的景象之外,我望見瞭1個人。

  我無法用語言描繪,因為我根本就沒有見過其他的景象,除瞭對方臉上不斷
張關的嘴唇以及和我記憶中能完都對上的聲音外,我甚至無法確定這就是我的媽
媽。

  我努力地望著媽媽的臉,試圖將眼前的畫面深深地可在腦海裡。

  3天之後,我就隻能依賴記憶到望這幅畫面瞭。

  媽媽沒有因為我呆呆的「審視」而感來意外,因為我「什麼也望不見」,平
常向來全是呆呆地盯著某個地方的,隻不過今天「恰好」盯在瞭她的身上而已。

  眼睛慢慢能夠適應眼前的景象,與去常的黑暗完都不跟的斑斕的景象幾乎讓
我感來眩暈,大腦內幾乎從未運轉過的視覺區已經在超負荷運轉瞭,但我根本舍
不得暈過往,惟獨3天,惟獨3天啊!

  也正是因為這樣,眼前的景色不論是什麼,對我到講全是如此的「漂亮」,
如此漂亮的景象,如此漂亮的人兒。

  媽媽已經溫和地為我穿好瞭衣服,然後對著我笑瞭笑——嘴角上勾,和我笑
起到的感覺非常相似,望起到非常地心曠神怡。

  「好瞭,到,要上廁所嗎?」媽媽牽起我的手,等我下意識地站起到雙腳站
地後才牽著我去房間外走往。

  原先如此,這就是門。

  這是餐桌,這是椅子,這是衛生間,這是馬桶,這是花灑……

  我憑借記憶把所有的物品通過位置好外形對應瞭起到,哪怕隻是個牙刷,我
也非常好奇地盯著它望直來能記住為止。

  媽媽對我今天不停地轉頭感來有些古怪,卻也沒講什麼。

  爸爸這時候也過到瞭,因為已經記住瞭媽媽的樣子,我開始故意識地對照起
爸爸媽媽的外貌。

  爸爸比媽媽要矮1點點,臉要大1些,皮膚比起媽媽要更加接近我尋常望見
的顏色,臉部線條要更加的直1些,身體要更粗1些,身上穿的也要更接近我平
常望見的顏色……

  「你往做早飯吧,我到幫瀟兒洗漱。」爸爸對著媽媽講,媽媽拍瞭拍我的頭
就走出瞭衛生間。

  我註重來媽媽腿上的顏色同臉上完都不1樣,望上往質感也不跟,應該是穿
瞭東西,但是我剛剛沒有觸,無法推斷那是褲子還是絲襪。

  「爸爸今天要出差瞭,你同媽媽在傢可要聞媽媽的話哦,媽媽不在傢就要娟
姨到照料你,對瞭,還有你那個老師……」

  「嗯。」我1下子想來瞭還有兩個我十分等待「見」來的人,即將就把剛剛
腦海裡的問題拋開瞭,非常等待地接過爸爸擠好牙膏的牙刷塞入嘴裡刷起牙到,
刷完後捧起杯子含瞭1口水吐來瞭水池裡。

  「咦?今天怎麼自己就尋來水池瞭吐這麼準?」爸爸有些古怪地講,「你不
會是亂吐的吧?」

  我的心裡剎那像被潑瞭1盆寒水,不好,過於興奮,完都忘記瞭要繼承裝作
望不見的樣子瞭。

  我打瞭個哈哈,講:「我剛才觸著水池邊1的啦,我吐的準吧!」

  「真瞭不起。」爸爸比瞭個大拇指,然後想起我望不見,連忙講。

  我這才意識來尋常爸爸媽媽有多不輕易,由於我沒有視覺,尋常和他們的交
流就惟獨語言和摸碰,這對於能夠望見的兩人到講是非常不習慣的,我因此更加
地感動,愈加覺得我允許交易的挑選是準確的。

  謝謝你,神!

  見爸爸根本沒有懷疑來我身上,我舒瞭口氣,然後目光望來瞭1樣東西,不
由1怔。

  這裡還有1個人?

  不對,這是鏡子。

  我反應過到,鏡子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娟姨講過,鏡子裡可以照出所有人的
倒影,雖然倒影是什麼我不是很清晰,但我現在明白瞭。

  所以這裡面就是我的倒影嗎?

  我原先是長這樣的?

  我記住瞭自己的相貌,發覺和爸爸媽媽很像,全是兩個眼睛1個鼻子1個嘴
巴。

  驟然,鏡子裡的我嘴巴動瞭動,似乎對我講瞭些什麼。

  唔,沒有聲音,光望嘴型我也望不出什麼。

  好好奇啊,爸爸媽媽會明白嗎?可是我復不能往問,不然就暴露我能望見瞭,
所以我隻好把問題壓在心底。

  鏡子裡的倒影對著我笑瞭笑,笑得我有點心慌,連忙轉身處瞭廁所。

  認識地拿著勺子食完被準備好的碗裡的吃物,我首先次明白父母食飯是在1
個盤子裡夾東西食的,惟獨我是被提前夾好瞭所有喜歡食的東西放在碗裡的。

  「好瞭,我到收拾吧,你要出差,可不能遲來瞭,快點往公司吧。」見爸爸
食完瞭,媽媽忙講。

  「嗯,傢裡就拜托你瞭,我1周之後應該就能歸到,我來那邊瞭會給你打電
話的,十1點的飛機,晚上7點應該差不多能來酒店瞭。」爸爸望瞭望手上的某
個物品,然後擡起頭講,「你也別太累瞭,不是還有李淑娟麼。」

  「人傢照料瀟兒快十年瞭,現在就像我們傢人1樣瞭,也沒必要什麼事全交
給她做,反正就是洗個碗而已。」

  「也對,全十年瞭啊,你同她年紀差不多大,你們預計全是好閨蜜瞭吧。」

  「那是,淑娟同我可情跟姐妹呢……好瞭別閑聊瞭,全這麼晚瞭。」媽媽推
著爸爸走來門口,歸頭望瞭我1眼,宛然在確認我有沒有「偷望」,然後輕笑1
聲,輕輕摟住瞭爸爸的脖子,然後親瞭上往。

  我對於親吻並不生疏,爸爸媽媽親過我無數次瞭,不過這種嘴對嘴的從到沒
有過,這種行為我隻在娟姨給我念的色文裡聞過。

  這是惟獨夫妻能做的事。

  爸爸媽媽固然是夫妻。

  我強行操縱著神情讓自己偽裝什麼全沒望見,但是還是忍不住望著那邊的情
況。

  預計是覺得少兒不宜,兩人的暖吻沒有發出1點聲音,媽媽離開爸爸嘴唇的
時候,兩人的唇間還拉出1條口水絲,口水絲拉的很長才斷開,滴落在媽媽胸前
的衣服上。

  「真是,像什麼樣子。」爸爸臉的顏色全變瞭,望上往有些困窘,整瞭整衣
服,然後拿起手提包就出門瞭。

  媽媽站在門口觸著嘴唇歸味瞭1下,然後才轉身走過到,見我向來「望著」
門口,雖然明白我望不見,但是還是感覺有些心虛,裝作什麼全沒發生地講:「
食完瞭沒有?食完瞭媽媽往洗碗瞭,你往沙發坐會兒吧,要聞新聽嗎?媽媽給你
放。」

  我連忙點頭,站起身到,觸索著走向客廳。

  畢竟是生活瞭十幾年的地方,傢裡的構造我還是很認識的,而且地上永遙全
收拾得很幹凈,以免我會被絆倒。

  媽媽還是不放心地同瞭上到,確認我坐好在沙發上後,才過往把電視給打開,
畫面出到的1剎那把我嚇瞭1蹦。

  媽媽復過到扶著我讓我坐正,才方向地往洗碗往瞭。

  臨走前,我偽裝不仔細地觸瞭1下媽媽的大腿。

  這個摸感,是絲襪沒錯,我觸過娟姨的絲襪腿很屢次瞭,同褲子的手感是完
都不1樣的。

  電視上放著的是早間新聽,我首先次望來這麼多人的模樣,不由望出瞭神。

  對照1下,我才發覺許多人的長相全不如媽媽望上往讓人「開心」,有1些
人望上往有些讓人心底生惡,這就是所謂的美和醜嗎?望到美醜這種東西果真是
人天生就具有推斷力的,莫非這就是所謂的「瞎子全覺得好望」?

  電視上確實能學來不少東西,雖然望不懂文字,但是光是聞,我就學來瞭不
少——至少我能分清什麼啼黑色,什麼啼白色,什麼是紅色,綠色,黃色瞭。

  媽媽的皮膚就是偏白色,爸爸的皮膚是偏黑色,媽媽身上的衣服是黃色,裙
子是白色,絲襪是黑色。

  我努力吸取著見識,卻復不敢表現得很明顯,生怕媽媽發覺端倪。

  沒過多久,敲門聲響起,我下意識轉頭望往,媽媽很快應瞭1聲,起身往開
門瞭。

  入到瞭1個頭發長長地披在身後的女人,她比媽媽要矮半個頭,身材要更粗
1些,但是卻不是胖,隻是媽媽身材比較瘦而已。

  比起剛剛在電視上望見的那些人比起到,這位自然算得上是「美」的1方。

  「瀟兒,我到啦!」

  她1開口我就認出瞭這是娟姨,不過就算是不開口我也明白,畢竟這時候會
到這的,也就惟獨娟姨瞭。

  我照例努力盯著娟姨望,試圖記住她的模樣。

  比媽媽要圓1些的臉,望上往依舊讓人心曠神怡,穿著啼不出顏色的連衣長
裙,裙底下是1雙裹著白色絲襪的小腿。

  「我講淑娟啊,最近怎麼每天望你穿這麼好望,是不是煥發第2春瞭啊?」
媽媽打趣道。

  娟姨望瞭我1眼,雖然明白她是無意的,但我還是忍不住1陣心虛。

  「哪有的事,我傢兒子全同瀟兒差不多大瞭,我傢那口子全每天想著退休瞭,
上哪煥發第2春往啊,不像你,同你傢那口子那麼恩愛。」娟姨歸擊,「還講我
呢,你這不也每天短裙絲襪的……」

  「往往往,在瀟兒面前講啥呢你,我這不是工作要求嗎?」媽媽臉1紅,連
忙打斷娟姨的話。

  不得不講,兩個漂亮的女人互相打趣的場景非常的讓人心曠神怡。

  娟姨把手裡的包放在鞋櫃上,然後換鞋走瞭過到,1陣香風展面,還是認識
的滋味。

  「瀟兒,有沒有想娟姨啊?」講著,娟姨還伸手偷偷在我大腿內側觸瞭1把。

  我渾身1顫,講:「想。」

  以去我望不見的時候娟姨也沒少這麼調戲我,但是這歸可不1樣,我親眼望
見媽媽就在不遙處啊!

  現在我可是已經明白瞭,我和娟姨做的這些事情全是「不倫」的,娟姨有丈
夫,甚至有個和我差不多大的兒子,但是這種不倫讓我更加地沈迷其中,相信娟
姨也是這麼欲罷不能的。

  這種事情,讓媽媽發覺瞭那不是很慘嗎!

  還好媽媽並沒有註重來這邊,她預計也想不來她的兒子和保姆已經進展來每
天口交1歸的地步瞭。

  娟姨調戲完我後笑著往尋媽媽往瞭。

  「啊?國棟他要出差1星期啊?」

  「嗯,所以這周可就得多麻煩你瞭,不過尋常其實也沒國棟什麼事,你就照
常照料好瀟兒就好瞭。」

  「那怎麼行,要不我以後天天早點到吧?」

  「那多麻煩你啊,沒事的。」

  「咱們誰同誰啊,要不這樣,我這周索性住這邊吧?」

  「啊?」媽媽好像有些意動。

  「尋常有你和國棟1起望著,現在光你1個人,晚上得多累啊,反正我傢那
口子也沒什麼事,讓他帶幾天兒子往,我和你好有趣幾天。」

  媽媽自然非常喜歡這個決定,雖然覺得不太好意思,但是既然是娟姨主動提
出到的,最後還是點頭答應瞭。

  然後媽媽就收拾好東西出門上班往瞭,最後固然沒忘記讓我好好聞話。

  媽媽把門1合上,娟姨就走來我邊上坐下,1雙絲襪美腿緊緊地貼著我的大
腿,1隻手也搭在瞭我腿上往返摩挲。

  我感覺下面似乎擡頭瞭。

  擡起頭望向娟姨,她的神情有些古怪,皺著眉頭似乎在做什麼困難的決定。

  「娟姨……」我以為她是在想要不要幫我弄,連忙開口講道。

  娟姨即將換上1副笑容,講:「怎麼?忍不住瞭?」

  我連忙點頭。

  「小登徒子,坐好別動。」娟姨起身,然後蹲來瞭我面前的地上,雙手搭在瞭
我的褲腰帶上。

  我吞瞭口口水,微微擡起腰部,方便娟姨脫下我的褲子。

  娟姨很純熟地解開瞭我的褲腰帶,然後把褲子連跟著內褲1起給扒瞭下到,
向來來膝蓋上。

  我也是首先次望見我那勃起的肉棒,長度應該和我的中指差不多長,大概兩
根手指頭粗,前端鮮紅鮮紅的,望上往……有點醜。

  好吧,比我想象中要醜不少,雖然以前有觸過,但是還是覺得很醜。

  娟姨好像不覺得醜,1隻小手覆蓋在我的前端,隻是輕輕1握我就感覺整個
人全被捏住瞭1樣。

  怪不得有些色文裡把這東西啼作化身。

  「娟姨,讓我觸觸你的腿。」媽媽不在,我就放開多瞭,直接講道。

  「小登徒子。」娟姨笑著站起身,1隻手還握著我勃起的肉棒輕輕擼動著,然
後擡起1條腿踩在瞭我邊上的沙發上,撩起裙擺把整條大腿全露瞭出到。

  我眼睛全快直瞭,但是為瞭不暴露,隻能低著頭偷偷往瞟。

  娟姨拉著我的手放在瞭她這條腿上,然後握著它前後摩挲起到。

  這手感真是太贊瞭!

  我愛不釋手地往返觸瞭好幾遍,然後漸漸深進,向來來入進瞭裙底望不見手
掌才被娟姨1把拉住,講:「小登徒子,這裡邊可不能觸。」

  我不撓心地抽歸手,講:「那我要觸胸!」

  「哪到這麼多名堂。」話是這麼講,娟姨還是笑著拉著我的手按在瞭那對照
媽媽還要高聳的胸部上,柔軟的摸感洋溢瞭整個手掌心,我忍不住捏瞭兩下。

  「我要不隔衣服的!」我連忙抗議,我從早上開始就向來在等待那已經觸過
好屢次的女人胸部長什麼樣瞭,那麼絕妙的手感,1定很好望吧?

  娟姨拍掉我的手,然後便開始脫那條連衣裙,以前隻能聞見沙沙聲,現在卻
能望見整個過程瞭,我不由有些激蕩。

  惋惜卻不是我想象中的把整條裙子脫下到,而是把兩條肩帶給拉瞭下到,然
後1扯,上身的裙子就堆在瞭腰間,1對被內衣束縛的巨乳浮現在眼前——好耀
眼的1條直線。

  這就是我的想法。

  娟姨「啪」地1下解開瞭內衣,內衣解開的1剎那那1對雙峰猛地蹦出到,
然後在重力的作用下垂瞭下到,講是垂,但這隻是因為分量過大的顯然下垂,實
際上這1對肉還是非常堅挺有彈性的。

  我捏過這麼屢次瞭,我能不明白嗎。

  不過我已經沒心思想那些瞭,我全望呆瞭。

  興許是因為望黑色望的太久瞭,我對白色非常的情有獨鐘,媽媽那白嫩的肌
膚,以及眼前娟姨白色的乳肉,全讓我賞心悅目,無法自拔。

  「想什麼呢?」見我發呆,娟姨不由笑瞭起到,「我全脫完瞭。」

  我連忙身上1抓,豐滿來從我指縫間溢出的乳肉簡直要讓我呻吟出聲。

  「臭小子怎麼抓這麼準?」娟姨笑罵1聲,嚇得我剛準備伸出往的第2隻手
暫時去下搭在瞭娟姨的腿上。

  「你這是抓哪啊?誰傢兩個胸離這麼遙啊?」娟姨被我的動作逗笑瞭,抓著
我另1隻手搭在瞭準確的地方,然後閉上眼睛享受起我胡亂的抓捏。

  趁著娟姨閉眼,我連忙瘋狂運轉大腦,把面前這幅景象映進腦海中。

  「好瞭好瞭,捏個沒完,還要不要娟姨給你弄瞭?」過瞭1會,娟姨拿開我
的雙手,重新蹲下到趴在我的兩腿間,我這我的肉棒開始上下擼動。

  「娟姨,用嘴,用嘴!」我迫不及待地講。

  「這麼猴急幹什麼瞭?」雖然嘴上這麼講,娟姨還是聞話地俯下身,張嘴含
住瞭我的前端。

  哦哦……這認識的暖和濕暖的感覺,似乎整個人全泡在溫泉裡1樣,整個腰
部1圈全酥軟瞭起到。

  靈便的小舌頭繞著我的前端打轉,無論是哪個角落全細致地照顧來瞭,然後
是用舌尖頂住最前面的1點尿尿的地方去裡鉆,宛然有1部分舌尖全鉆瞭入到的
感覺讓我幾欲升天。

  我下意識地擡起手撫摩在娟姨的頭上,柔順的長發1樣讓人愛不釋手。

  我輕輕1用力,娟姨就非常理解地將我的肉棒含地更深,幾乎1口把我整根
肉棒全給吞瞭入往,前端好像插進瞭1個會動的地方,四周全是緊窄的活物,緊
緊箍住瞭我的前端壓榨著裡面的精液。

  「啊,不下到,快吐出到!」我連忙講道,但是娟姨並沒有聞話,而是雙手
摟住我的腰,不讓我拔出到,甚至還更加去裡插瞭1點。

  我再也忍不住瞭,直接在娟姨嘴裡噴射瞭出到。

  等我射完後,娟姨才松開雙手,把我已經軟化的肉棒給吐瞭出到,吐出到時
還帶出瞭嘴裡的精液,白色的精液掛在嘴角望上往非常的……我不明白該怎麼形
容。

  「啊啊娟姨全怪你,我全還沒享受夠呢!」

  「急什麼,以後有的是機會享受,我還要打掃衛生和做飯呢,固然是快快解
決比較好咯!」娟姨嘻嘻1笑,在我萬分不舍中穿上瞭內衣和連衣裙,嘴裡的精
液也吐出到拿衛生紙接住,丟來廁所往瞭。

  等娟姨給我穿好褲子後,我就坐在沙發上,1邊聞電視,1邊偷偷打量娟姨
工作的背影。

  挺翹的臀部望上往非常誘人,因為我捏過我才明白。

  腿上的白色絲襪裹在皮膚上望上往整個人全變白瞭,前面講過我現在非常喜
歡白色,所以比起媽媽的黑色絲襪,我覺得娟姨的白色絲襪更加的好望。

  望著望著,我竟然感覺復硬瞭。

  尋常我是不會這麼輕易硬的,至少要娟姨調戲我,或者給我念色文,因為我
望不見。

  可是現在,我首先次理解瞭用視覺到思量這方面的事,我感覺來瞭1種異樣
的刺激。

  於是,在娟姨打掃完衛生後我復纏著她到瞭1次口交,這1次我撐瞭十分鐘,
好好享受瞭1番娟姨的口技。

  食完中飯後,原本應該是娟姨的念故事時間,不過現在這個任務交給瞭海無
涯,於是我便纏著娟姨要捏胸部,娟姨拗不過我,隻好坐在沙發上脫下上半身的
連衣裙讓我捏那1對豐乳。

  我把整張臉全埋在瞭這1對洋溢奶香味的胸部中,兩隻手1手1個地瘋狂揉
捏著,太棒瞭,這個世界真是太美好瞭!

  然後我開始等待著海無涯老師的來到,性欲得來滿足後,我的文學欲看開始
瘋狂生長,我的腦海中甚至湧現出無數的腦洞,迫不及待地要與海無涯分享瞭。

  嗯,第一得望清晰海無涯長什麼樣。

  就這樣,在我的無限等待中,敲門聲終於響瞭起到。

  我望向娟姨,娟姨也即將起身往開門。

  不過我好像意識來瞭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小心1望,娟姨的連衣裙沒有拉上
到!

  我剛想提醒,可是即將反應過到不行,這樣豈不是要暴露我能望見的事實瞭?

  可是應該怎麼辦?

  我不由懊悔自己為什麼就這麼貪玩非要玩娟姨的胸部。

  現在隻能寄指望於娟姨自己發覺瞭。

  惋惜事與願違,娟姨毫不在意地直接打開瞭房門——1個高大的男人走瞭入
到。

  他的皮膚很白凈,戴著眼鏡,望上往有1種讓人平靜下到的氣質。

  臉望起到不讓人討厭,對照電視上的人到講應該算在「美」的1方。

  這就是海無涯?

  可是現在這不是問題所在,娟姨的1對巨乳還露在空氣中啊!

  我甚至全能想象來接下到的畫面瞭,海無涯1定會靦腆地轉過頭往,然後提
示娟姨衣服沒穿好,娟姨再後曉後覺地驚啼1聲,紅著臉沖入廁所穿衣服,接下
到這個下午全將沈浸在尷尬的氣氛中……

  我別過臉不忍再望接下到的畫面。

  三 ,二 ,一 ……我想象中的的尖啼沒有來到。

  我轉過頭望往,娟姨竟然被海無涯按在瞭墻上,兩個人嘴唇緊緊貼在1起,
蠻纏在1起的舌頭甚至全清楚可見。

  毫無疑問,兩人正在暖吻,雖然沒有發出1絲聲音。

  ……啊咧?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