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85”部影片 共有“188652”部影片

龍城風月(卷0一)

类型:另類小說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龍城風月(卷0一)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偷拍自拍美女开房_龍城風月(卷0一)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龍城風月(卷0一)

字數:一0二五一0   予人玫瑰手留餘香,指望您高抬貴手點1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卷1出走             序篇之1我是公主  我啼龍玉致,是青龍國國主龍司羽的妹妹。  也就是講,我,是青龍國的公主,還是唯1的長公主。  惋惜,這公主的地位遙非他人想象的那麼光鮮美好。  其實我真的很慘,很小就沒瞭爹媽,靠哥哥把我拉拔長大。但是不幸地,從 我十2歲開始,哥哥就不喜歡我瞭──他自己娶瞭後妃,沉溺於美色之中,完都 忘瞭我這個妹妹,平時連瞧全懶得瞧我1眼,任我在小小的宮殿裡自生自滅。   好吧,其實我是很本分很認命的1個人,但是為什麼你們還是要不停地欺負 我呢?  哥哥的那些後妃姬妾有事沒事就奔到給我臉色望,就仗著她們有國主撐腰, 而我是個爹不疼哥不要的小孩……  這種日子已經過得很不爽瞭,我那國主哥哥還要同著到欺負我,講是我的容 貌有礙觀瞻,會影響宮闈秩序,下瞭指示要我1天來晚全必須戴著面紗。   戴面紗也就算瞭,來瞭我十5歲的時候,他復制止我穿自己喜歡的衣服,講 是我品味太差,有辱皇傢風光,1定要我穿他選的衣裳──可是他的品味更差好 不好!害我每逃詡裹得像個桶,整個人全鬱悶得不得瞭!那些姬妾們見瞭更是1 臉挖苦地把我損得體無完膚。就連下面那些奴才侍婢,對著我也不會有好臉色, 或者講,他們也同我老哥1樣,望全懶得望我1眼……  總結1下,我覺得自己在這皇宮裡完都就是1個笑話1樣的存在。  但是幸好我龍玉致天性樂觀,有著反常頑固的抗打擊能力,就算搞得再天怒 人怨,任她們再怎麼欺負,也全算是完好地活瞭下到……  隻是,這種日子真的是太傷心瞭!  而今天,是本公主十6歲的生辰。十6歲瞭,已經是大人瞭,實在不想再在 這驚險復黑暗的地方待下往瞭……於是我決定要離開這座可惡的宮殿,離開這群 聒噪討厭的女人和我那沒兄妹愛的老哥!  至於離開瞭這裡以後何往何從,嗯,首先件事,固然是要往實現我長久以到 的夢想啦!  那就是──往見1見我們青龍國久負盛名的4大美人!  噢,講來這個,有必要先介紹1下。  青龍國是1個漂亮復富庶的國傢。在我英明神武的爹爹,爺爺,太爺爺,太 太爺爺……祖祖輩輩的管理之下,可以講是繁榮昌盛。嗯,其實那些爺爺輩的來 底怎麼樣我也不是很清晰啦,爹爹復往得早,其實我真正知識過的惟獨我那無良 老哥的厲害而已。  講起我哥的厲害之處……算瞭,1時半刻也講不完的,而且我也不是很情願 承認他算是青龍國歷史上難得的明君啦!  青龍出美人,這是整個風月大陸上公認的事實。  青龍4大美人,那更是遙近聽名,無人不曉。             序篇之2青龍4美  龍行鳳舞司天羽,葉寧無風楚復瞻。雲河寂寂留情夜,幕鼓沉沉月流霜。   這幾句是隔壁朱雀國首先才子寫的《題青龍4美》,每句詩全暗關1位美人 的名字。  首先位,呃,也許你發覺瞭,講的就是我傢那位長得無比妖孽的老哥啦!好 吧,我還是很不想承認這個壞心眼復好色荒淫的男人不僅是青龍國最有權勢的人, 而且還是青龍首先美人……所以,這個就蹦過吧。  第2位,葉楚瞻,這可是我的偶像噢!  瞻哥哥(這是我自己偷偷取的昵稱啦,其實我全沒見過他呢)是當朝首先宰 輔葉相的寶貝兒子,能文能武,自小就有神童之譽,3歲能文4歲成詩,7歲駁 倒太傅8歲驚艷「書聖」,十3歲時已經是青龍國史上最年輕的狀元瞭。   而且據講他為人極為謙遜,孝敬父母,恭敬長輩,愛惜幼小,扶助孤寡…… 總之就是個世間難得的溫潤善良的謙謙君子啊!  至於他的容貌究竟如何,嗯,等我往知識過瞭才幹曉知啦,不過我相信那麼 善良的人容貌也1定是非常非常完美的!全講相由心生嘛(自動忽略我老哥……)。  而且主要因為我自己是個很不愛讀書寫字的小孩(其實小時候有我哥教的時 候我還挺喜歡,可後到在宮裡水深火暖的,誰還顧得上修身養性陶冶情操呀……), 所以對這樣傳奇的大才子非常仰慕呀,除瞭想見他的容貌以外,還想知識1下他 是否真的能舉步成詩,書法是不是真的媲美「書聖」……  第3位,雲寂夜。  這1位也是很厲害的噢,年紀輕輕已經是青龍國護國右將軍瞭。  據講他在沙場上是無去而不勝的,是風月大陸上公認的「戰神」。  合於他的相貌還有個很故意思的傳聽,講是這位厲害的將軍偏偏長瞭1張非 常妖孽的臉,比女人還要女人,在戰場上他復不想用「美人計」,於是隻好帶著 1個猙獰的面具上陣殺敵。幸好這面具還挺管用,反正每次敵軍全沒機會見來美 人的真容就已經被哢嚓掉瞭……  其實這位哥哥也挺值得我崇拜的啦。惋惜呀,美人總是輕易有缺點──這位 雲將軍同我老哥1樣,也是個性好漁色之人,風流事跡數不勝數。就講我們京全 龍城吧,大概有1大半的婦女多多少少全同他有點合系,更別講整個青龍國,或 者講是風月大陸瞭……  所以,我對這位美人不能講有多觀賞,隻是好奇之心還是有的啦。  第4位,幕流霜。  這1位是4美裡唯1的女性,也是令我最為欽佩以及艷羨的1位。  青龍國一直陽盛陰衰,我們女性跟胞不僅在社會地位上是飽受欺壓,而且竟 然連容貌全要比男人遜色,老天也太不公正瞭吧?!所以,這位幕姐姐真的是為 廣大女性跟胞爭瞭1口氣呀!就算在這4美榜上敬陪末座,也已經是非常非常值 得慶賀的事啦!  噢,我再介紹1下,幕姐姐是我母妃的堂兄的女兒,也就是算我半個表姐啦 (惋惜我每天被老哥包得像個粽子1樣合在宮裡,親戚全沒有什麼到去)。她們 幕傢也是有名的盛產美人,我母妃就是1個最好的例子。幕姐姐大我3歲,卻也 仍舊待字閨中,1定是美人眼光太高,1般人傢是不肯下嫁的啦。  嗯,以上就是我對4大美人的熟悉。  出宮以後首先站,我決定先往尋幕姐姐,大傢親戚1場,她應該會幫我藏過 我老哥的追捕(假如他還想要把我這個粽子扔歸後宮當擺設的話)吧……                第1章玉致  其實離開這裡的念頭在我心裡已經很久瞭。  這裡已經不是我的傢,而隻是1座浮華的宮殿。沒有生命,沒有暖和,沒有 歡樂……  我母妃在我4歲的時候就死瞭。雖然那時候我還沒怎麼記事,但也許因著她 是1個太過漂亮的女子,幼小的我硬是把所有能夠刻下的畫面1滴不漏地記瞭下 到。所以我來現在還能記得母妃的樣子,記得那高貴而復溫婉的笑臉淺淺地出現 在她美艷不可方物的臉龐上,是怎樣1種風華盡代!  惋惜老天不讓我多受幾年我美人娘親的美貌熏陶,就將她召歸瞭天上。害我 就此成瞭1個無比淒苦的小孩,1點美人的基因也沒遺傳來已經夠慘瞭,後天復 沒有受來優良熏陶,因此成瞭個惹人嫌的笑話也算是順應天命。  沒錯,其實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已經是1個笑話1樣的存在瞭──明明爹娘全 是美人,明明青龍地大物博盛產美人,皇室更加是美貌的代名詞……偏偏我生出 到的時候就長得特殊驚人,據講接生的產婆全嚇瞭1蹦,其他的宮人們均大失所 看1哄而散,而我老爹則根本不承認我是他女兒……  幸好我母妃用她最溫和慈祥的懷抱接納瞭我。她對別人講:全怪我身體不好, 才害瞭玉兒……玉兒現在隻是瘦瞭點,以後會好的。  玉兒……「玉致」這個名字是老爹取的,專門留給女兒的。想想確實是個好 名字,適關他期盼已久的小公主。惋惜,卻不適關我。  長得如此不幸的小公主,完完都都浪費瞭這麼個玲瓏剔透的美好名字。   但我還是很喜歡童年那些短短的片段裡,娘親1遍遍地用溫和似水的嗓音呼 著我:「玉兒……玉兒……」  如珠如寶的憐愛。  那是我生命裡得來過最美好的疼寵。  惋惜逃謔紅顏,或者講根本是老天爺不肯讓我這個醜丫頭多占有美人娘親1 點合愛,就用1場大病帶走瞭她。  老爹還是不喜歡我。可是他愛我母妃確是愛來瞭骨子裡。美人香消玉殞以後, 他免不瞭是肝腸寸斷……鬱鬱瞭沒多久就同著娘親往瞭。  於是5歲不來的我就成瞭1個孤兒。  宮闈大亂的時候5歲的孩子什麼也不懂……不明白哥哥的娘親是用瞭多少手 段才讓他坐上瞭國主的寶座,不明白在那場淒風苦雨中有多少兄弟姊妹莫名地就 喪瞭命,不明白十2歲的哥哥1夕成瞭1國之主是什麼樣的感覺……  總之奇觀的是,從未受過老爹疼寵亦沒有母親庇佑的我,在那場紛亂的宮爭 裡,活瞭下到。  興許是因為母妃的娘傢──幕傢,在青龍國向來有著特別的地位。復興許是 我實在弱小可憐來別人全不屑為敵。經過1場風雨飄搖的變亂以後,醜陋的小公 主還在她空蕩蕩的小宮殿裡好好地活著。  那些宮婢牽強還算是情願照料我。至少我還能有1口飯食。  其實,這就夠瞭。  也許是老天爺後到某1天忽然良心發覺,覺得虧欠瞭我這個命途多舛的醜丫 頭,想要補償1下我殘缺的人生……於是它給瞭我黯然之中的1線曙光。   我的哥哥。            第2章童年裡的小美人  首先次見來哥哥的時候我不明白是藏在寢宮的哪個角落裡正在做什麼,但是 我向來全記得自己首先眼見來美人時那種好似被雷劈來的感覺!  我那時候向來以為母妃已經夠美瞭,可是彼時浮現在我眼前的小美人,卻令 我不得不相信──原先這個世界上的美人,是可以1山更比1山高的……   固然在我心裡還是娘親最大,親娘最美啦!隻是那個小美人長得實在太可愛 瞭,讓沒有玩具也沒有佈娃娃抱的我忍不住想要上往抱抱親親……雖然這個美麗 的美娃娃要比瘦巴巴的5歲的我大出兩倍不止,但是事實證實我那麼小就已經是 個小花癡瞭──就向來眼巴巴地盯著小美人,大概口水也有流出到瞭……   隻是我屬於有色心沒色膽的典型,心裡再怎麼想往抱抱小美人,也全沒有那 個膽子靠上往──我太臟瞭,不能親近幹凈得像尊瓷娃娃的小美人……  小美人固然很鄙視我這個小花癡,嫌惡地瞪瞭我兩眼以後,還是忍不住給我 擦瞭擦臉──  1定是我的口水太礙美人的眼瞭……  小美人穿的衣服也很美麗,那精巧的衣袖卻被我滿臉的臟污給染黑瞭。我動 也不敢動,仍然貪欲地眼巴巴地抬頭看著小美人──好難得能碰到除瞭宮婢之外 的人,況且還是個美人,能望1眼是1眼啦!  「臟死瞭!」小美人終於開口嫌棄我瞭,「你啼什麼名字?」  「玉……玉兒……」指望小美人不會笑話我的名字。  「……你就是龍玉致?」小美人挑瞭挑美麗的眉毛。  「嗯……」我小小聲地應著──浪費1個好名字,這我也不想的。  「……你,是我妹妹?」短暫的沉默後,小美人不明白是在問我還是在講服 自己──假如我真是這個小美人的妹妹,那不用講,我這個天生的笑話就鬧得更 大瞭……  「……」我根本就不敢講話。而且也不確定自己有沒有可能是小美人的妹妹。 雖然要講我是這位美人的妹妹,任何1個人聞瞭全會笑掉大牙,但是──我那美 人爹娘已經算是前車之鑒啦,再怎麼美麗的美人成為我的親戚我全會見怪不怪的 ……  「臟小孩,1點禮貌也沒有!」小美人似乎因為沒有得來我的歸應而面有慍 色,美麗的大眼睛裡那層嫌惡更加明顯瞭。  「姐姐。」我從善如流,趕快歸應瞭她。  「……姐,姐?」小美人的大眼睛忽然瞇成瞭1條縫,但是望起到還是很漂 亮……  「嗯,姐姐……」她講我是妹妹,望起到也比我大幾圈,應該沒錯吧?   小美人用1種很古怪的眼神盯著我,那兩條彎彎的月牙1樣的眼縫裡透出詭 異復驚險的光線……紅紅的小嘴唇也抿得緊緊的。  那時候的我是傻得無藥可救瞭,還笨笨地往牽美人被我玷污的那隻衣袖,復 「乖乖」地呼瞭1聲:「姐姐……」  其實這裡可以想見,當時的我是多想擁有1個小姐妹呀!就算沒有爹爹疼愛 沒瞭娘親的關心,假如能有1個小姐妹陪伴在身邊,我1定也可以活得很滿足… …  「……傻蛋!」小美人卻似乎不想認我這個妹妹瞭,惡狠狠地抽歸衣袖,甩 手就走,「我才沒這麼傻這麼醜的妹妹!」  惋惜我那時候還不知道自己傻在哪裡,所以在被小美人的怒氣1把甩開跌在 瞭地上以後,我還有臉哇哇大哭……那時候是真的覺得跌痛瞭,復覺得很委屈─ ─好不輕易能遇見1個小美人,還以為她能做我的小姐姐,沒想來她也還是嫌棄 我……  也許是我臉皮厚過城墻,哭聲太過響亮,小美人終於還是歸過頭到望瞭我1 眼。  我淚眼模糊間望來美人好似猶豫瞭1下子,最後還是快步歸來我身邊。她還 抓起我1隻幹瘦的小胳膊,小心地望瞭望,緊抿的紅嘴唇張開瞭:「摔破瞭?… …」望得出到她還是很不悅。而被美人抓住瞭小胳膊的我,立馬受寵若驚地再也 不敢嚎啕大哭。  也許是我拼命忍住哭聲隻餘細細哽咽的樣子太滑稽,小美人精巧美麗的臉蛋 終於露出瞭較為溫柔的神情。但是接下到的1段話卻還是讓5歲的我驚嚇不已並 且平生難忘──  醜丫頭,我告誡你。  我是你哥哥。  你給我記住瞭。要是下次再敢啼姐姐,我1定把你打得屁股開花!             第3章我是你哥哥  我可憐的審美觀就是在那時候被顛覆的。  我是你哥哥──哥哥!  5歲的我呆瞭很久很久全想不起到,所謂的「哥哥」與「姐姐」,在理論上 究竟有什麼差別。之前的我隻是單純地認為,凡是身邊好望的小姑娘小美人兒, 我全可以管她啼姐姐。至於「哥哥」……以前是聞母妃提來過1些──我確實是 有幾個哥哥的……隻是,全沒有什麼交集而已。  4歲以前我向來全在母妃身邊寸步不離,而後宮每逢設宴我也很少會出席─ ─似乎隻參加過1次而已──我的幾個兄弟姊妹都全是很美麗的小孩子,我這個 醜丫頭在其中固然更是礙眼,老爹也顯然不喜歡我打攪他們食飯玩樂的興致。我 也樂得自己1個人在寢宮裡玩,而且也沒有對那些美麗的兄姊們產生什麼妒忌的 心理。想想我也算是早慧,對有些東西分外敏銳吧……或者換句話講就是,我這 個人──特殊識趣。  於是乎所謂的哥哥在我印象裡差不多是同老爹1樣的存在──明白有這麼個 東西,但是迷迷糊糊的似乎全沒什麼印象……不過我牽強還是知得,哥哥同爹爹 是屬於1個類別的,而我和娘親還有所有美麗的小姐姐們則是另1個類別的。而 其中的差別就是……  噢!當時5歲的醜丫頭好似恍然大悟,然後復1臉不敢置信地盯著眼前1本 正經教訓人的小美人,也忘瞭摔傷的小胳膊小腿和哭來1半掛著的醜醜的鼻涕, 隻怯生生地發出自己的疑問:「姐姐也會長小雞雞嗎?」  ……  我來現在也不敢想象當時我老哥聞瞭我那天真的問題是什麼神情……  合於「小雞雞」,這裡解釋1下……其實我也不記得自己是從哪裡道聞途講 到的瞭……反正小女孩什麼也不懂。至於後到真的知識來「小雞雞」是長什麼樣 ……噢,反正我對美人老哥的「小」雞雞1點好感也沒有……  當時也許是我1開始就頑強地認定瞭這個精巧的瓷娃娃1樣的小美人是「姐 姐」,怎麼全無法接受小美人講要「變成」我哥哥的事實……  當時的小美人哥哥貌似立刻惱羞成怒,真的抓起我的小身板狠狠地揍瞭兩下 我的小屁股。我卻似乎嚇笨瞭,任他實施要將我的屁股打開花的警衛行為,也沒 有再放膽哭泣……  小美人打完以後猶自不解氣,1邊嫌惡地拉扯我瘦瘦的小胳膊,1邊盯著我 哭得1塌糊塗的小臉蛋,繼承惡狠狠地對我講:「長得醜也就算瞭,偏偏還傻得 要死,真不明白是誰生出你這麼傻的丫頭!難怪會被人討厭!」  5歲的我雖然還不是很知道事理,但是別人眼中那種嫌惡與厭棄,我已經見 得太多瞭……多來可以見怪不怪,熟視無睹的程度。可是不明白為什麼,到自這 個小美人的明顯的輕蔑與不屑,最後還是讓我有1點點受傷的感覺……  而且,他的話中還涉及來我的母妃……  母妃因為生出我這個醜丫頭,已經被許多人在背後偷偷恥笑過……可是她還 是1如既去地愛我,用最溫和慈祥的眼神撫平我心中每1道傷口……我明白自己 對不起母妃。  聞來小美人用這樣的語氣提來我的母妃,5歲的我忽然覺得反常地悲哀。幸 好母妃她已經聞不來瞭。她再也不用往聞別人的取笑,不用明白自己的小女兒是 不是復被人欺負瞭……  不明白是不是我那時候的樣子太可憐,我那狠心的小美人哥哥最後居然也沒 有再罵我,反而把臟兮兮的我抱瞭起到……  十2歲的他傻拙地將5歲的我像抱小嬰兒1樣抱在瞭懷裡。  「醜丫頭,我最後再講1次。我是你哥哥。」  他用美麗的大眼睛仔細地望瞭望我醜醜的小臉,然後就這麼抱著我走出瞭醜 丫頭自小玩樂慣的地方。  「你要記住瞭,你沒有姐姐,也沒有其他的哥哥瞭……」  「以後,你就同著我瞭。」  「傻妹妹。」           第4章曾經比公主還要富足  我的人生自那1天與小美人的邂逅,而徹底地被扭轉瞭。  固然,請不要以為醜丫頭遇上瞭王子,就從此幸運地過上瞭幸福高興的小公 主生活。  事實上,我覺得我老哥多年到向來全對「姐姐也長小雞雞」事件懷恨在心, 他對我這個愚傻的妹妹1定是深懷芥蒂的。要不然他應該會對我再好1點,再怎 麼講也不至於縱容他那些姬妾隨便欺負我吧?  不過呢,雖然講「童言無忌」,但其實我也明白自己首先次在他面前出場亮 相的樣子實在太糟糕,他不喜歡我是正常的──任何1個人不喜歡我全是正常的, 更何況是美得像小仙女1樣的小美人……噢,這是我後到犯的另1個錯誤,因為 短期內不能接受小美人是哥哥的事實,我在心裡偷偷地給「他」取瞭個名字啼 「小仙女」。(後到不仔細被老哥明白瞭,免不瞭復被他教訓瞭1頓。)   在我成長的過程當中,其實無時不刻不在試圖改變自己──至少把自個兒收 拾得幹凈整齊1點──多少想挽歸1點自己在小美人心目中不堪的形象……   然而每次的結果無1例外全換到小美人彎彎月牙般的眼眸裡異樣的光線── 我將之理解為毫不掩飾的鄙夷與嘲諷。然後緊隨著的必定是1句毫不留情的「醜 ──丫──頭」……  雖然得來這樣的「反饋」多少有點失看,我卻也不至於會傷心。也許是因為 始終笨笨地相信著,這個有1點點毒舌的小美人,其實是都天下除瞭母妃以外唯 11個不會嫌棄醜丫頭的人。  沒錯,雖然他打擊我的時候望起到毫不顧惜兄妹之情,但是比起他曾帶給我 的暖和,那些小小的失落其實全可以忽略不計……自從被哥哥還不強壯的臂膀抱 起到的那1刻,我就明白自己這輩子,全離不開這個美貌晃眼得讓我想要落淚的 小美人瞭。  歸頭想1想,其實我老哥那時候對我是多麼多麼好呀……或者正是因為現在 他對我這麼的差,那時候的好也就被無數倍地放大,以至於我現在無比緬懷當年 那個可愛的小美人……  我嘴上沒有講,其實那時心裡經常偷偷感謝老天爺──雖然它帶走瞭醜丫頭 的大美人娘親,卻還瞭1個都世界最美麗的小美人哥哥給她。  我那時候還忍不住像喜歡娘親1樣地喜歡我的小美人哥哥。  因為那時候的小美人是多麼的「賢惠」呀──  他會1邊1臉不耐地給我擦著嘴角,1邊復仔細地把小湯匙裡的吃物1口1 口送入我嘴裡──他會講醜丫頭長得已經夠醜瞭,再不食得白胖1點他就不要我 瞭……  他會神情不鬱地把玩瞭1身泥的醜丫頭脫光光洗澡澡,1邊搓著我臟兮兮的 小身板,1邊復兇惡地念叨著──給你食下往的那些全上哪裡往瞭?怎麼1點也 不長肉!  他還會在我眠不著覺的時候任我拉著他的手,纏著他給我說故事……雖然他 很喜歡用裝神弄鬼的故事到嚇我,我卻笑瞇瞇地1點也不怕他──小美人長得是 多麼好望呀,無論什麼神情在我眼裡全是那麼幹凈精巧得像1尊漂亮的瓷娃娃。   ……  或許是回顧太美好。在預備離宮的這1瞬間,我看著哥哥寢宮的方向,眼淚 居然難以抑制地洶湧而出……  我明白那時候的自己,比公主,還要富足。  惋惜。  美好的東西,總是那麼短暫。  第5章我的首先個「嫂子」  收拾好我的小包袱,歸頭望1望這座寒冰冰的宮殿,多少也生出點感傷到。   從十2歲離開哥哥那華麗而暖和的宣和殿,到來這座他賜予我的致寧宮,身 邊向來全是寒寒清清的樣子。  固然,要除瞭那些聒噪的女人到的時候。  想想也好笑,這幾年我接摸得最多的人居然就是這群花枝招鋪的女人。算起 到,她們1個個的還全是我「嫂子」──坐擁都青龍國最年輕最美麗數量最多嘴 巴最毒的1群大嫂,我這個小姑也算得上是「上天眷顧」瞭。  別望她們平時相互吵吵鬧鬧的,但是1來我這到就盡對的抱成1團1致對外 ……  固然也並不是每1個女人全那種潑婦樣的。  我曾經就很喜歡1位姐姐。  或者應該講,是我的首先個嫂子……  我童年裡5歲之後的每1點每1滴,全是環繞著哥哥1個人發生的。沒有其 他的跟齡人,沒有我憧憬的小姐妹。然而哥哥就算再親熱,卻也總好似隔瞭1點 什麼,特殊是在我慢慢知道瞭老哥的身份有多尊貴以後……  而青凌,就好似上天應我多年期許,忽然降賜予我的1位真正的美人姐姐。   她舒適溫和,善解人意,笑起到如花般的明媚動人。她是朝中某位大人的女 兒,書香門第,傢世優良,被選入瞭宮,是想立為妃的。  初見青凌時我就覺得很面善,好似那眼角眉梢全帶著親切的影子。我很喜歡 她。而且,她也不討厭我。她對著我,也會那樣溫柔地笑,讓已經長大不少的醜 丫頭覺得心裡熱熱的。那時候我並不懂她馬上成為我的嫂子,隻是單純地以為自 己多瞭1個可以玩樂還可以談心事的姐姐。我經常尋她陪我,同她講許多我覺得 好玩的事情(其中包括許多我那別扭復可愛的老哥的8卦)。她全耐心地聞著, 恬淡地歸以溫婉的笑。  那時候我還住在老哥那,所以青凌過到的時候,顯然是常能碰見我那長成瞭 大美人的國主哥哥。而遲鈍的我竟完都沒有察覺來,他們倆的奸情是在何時醞釀 起到的。歸想起到那段時間我哥望我和青凌的眼神確實有點怪怪的──原先是嫌 棄我這個愚傻的妹妹妨礙瞭他的好事……  那時的我還太天真,所以當有些現實忽然呈現在眼前的時候,會覺得它們殘 忍得太令人措手不及。  我向來難以忘掉十2歲的那個生辰。  任性的醜丫頭不顧侍婢的阻攔,滿懷欣喜地1路跑入哥哥的寢殿時,卻意外 地撞見瞭那樣的場景……  我曾經最認識的最寶貴的小美人,他確實已經長成瞭1個修長復健美的男子 ……少年來男人的年紀,他的行為其實無可厚非。我長大瞭以後才逐漸知道,其 實這種事對於男人到講再正常不過,更不用講1個國傢的君主──其實哥哥真的 算是「成熟」得很晚瞭,據講我老爹十9歲的時候兒女全有3兩個瞭──但是, 那時候的我,卻任性地不肯接受。  我最漂亮最可愛最賢惠的有1點點毒舌的小美人,他赤裸著身體,伏在另1 具白晰的身子上面,做著那樣激烈的起伏……華麗的長發遮住瞭他精巧的臉頰, 我卻仍舊望得出他正親吻著身下那個人的眉眼。  我不明白自己手中的東西是什麼時候掉落的,也不明白它發出瞭多大的嫌詔。 我隻笨愣愣地望著小美人驚異地起身,而後那赤裸的光潔的身體,首先次完整地 呈現在瞭我的面前。  而他身下的那個人,亦驚慌地拉過衣物蓋住自己……平時望起到纖細的身材 褪往瞭衣物時原先是我難以想象的豐滿,而那一直溫婉可人的面頰上猶帶著曖昧 的紅暈……  是青凌。  我不明白自己那時候為什麼會有那樣尖銳的眼神。雖然他們急著掩飾,可懵 懂的我卻還是清晰地望見瞭很多東西……我也朦朧地知道自己犯瞭什麼樣的大錯。   我與小美人的親熱合系,亦似乎從「姐姐也長小雞雞」事件,連續來我首先 次見來「小雞雞」的實物及其操作用途的那1天,結束瞭。  其實後到發生的事我全非常理解。我知道我老哥對我的容忍已經達來瞭1定 的限度,為瞭防止這個蠢傻的妹妹繼承打攪他的人生,他惟獨趁早遙離我。   而我也是在那時候,好似1夕之間長大瞭。  並不僅因著不經意窺見瞭成人之間的情事,更是由於──我終於意識來我與 他之間的距離,有多麼遠遙。他再也不是,我1個人的小美人。  我十2歲生辰得來的最好禮物,就是棧鏍自曉。  第6章生辰,夢魘  十2歲以後我就沒再費過任何心思往過生辰。  沒有人祝福的日子,自己特意往慶祝的話,就顯得太可悲瞭1點。  我隻是會在這1天默默地想念母妃的面龐。另1面,卻努力地摒除著某些令 我困擾的記憶。可是我居然會發覺,母妃的面龐越到越朦朧,而那個生疏復耀眼 的畫面卻如烙印1般刻在瞭我的心裡。  那兩個人赤裸交纏的身影,就如暗植於我心中的蠱,雖然被壓抑著,它卻時 不時地隱隱作動。特殊,是在生辰這1天。  其實有時候我會忍不住有些抱怨我哥,為什麼偏要是那1天。  可是再想1想,那裡本到就是他的寢宮,本到就應該隻屬於哥哥以及嫂嫂的 地方。  假如我心裡有1點點什麼不甜戀戀不舍的想法,那就算是可恥的「鳩占鵲巢」瞭吧… …  傻傻的醜丫頭,本到就不應該存在於他們的世界。  假如不是起初老哥的1分憐憫,那個總是被人取笑的醜丫頭現在還不明白會 在哪裡……  我至少,擁有瞭那樣幸運的7年。  醜丫頭與小美人,他們原本就是不應該有什麼交集的,隻是彼時1個不仔細, 變成瞭兩條交織的航線,偶爾地有過1個交點……而緊接著,他們就必須去各自 的路線行駛下往。互不相幹。  而那個交點,有7年的時光那麼長,想想已是多麼不輕易呀……  小美人,真的已經很善良。  1個人住在致寧宮的4年,我全不停地這樣告訴自己。  可是為什麼,我的心裡還是會有1點點的悲涼。  我還時常會做噩夢。  夢境之中,十2歲的小美人錦衣玉冠、一塵不染,他蹙著美麗的眉毛,1臉 不耐地睨著身後1個臟兮兮的小丫頭……而那小小的醜丫頭卻好似完都沒有發覺 對方的不鬱,反而向來試著往牽美人的衣角,就算1次次被他揮開瞭臟臟的小手, 她也還是向來固執地同在美人的身後……  就那麼向來走啊走,傻傻的醜丫頭全覺得很滿足,笨兮兮地笑。  可是這時候去去會畫面1轉,那個愚傻的醜丫頭就會害怕地發覺,小美人不 見瞭!  然後她會望來兩具赤裸的身體,彼此暖烈地交纏,其中有1個望起到迷迷糊 糊的,她卻直覺那就是她的小美人……  畫面再轉換,她就見來瞭小美人的臉,還是那麼漂亮精巧,他的身體也是潔 凈得一塵不染……可是他卻變得好寒漠,甚至連1個不耐的神情,全不肯再施舍 給那個匍匐在地的醜丫頭。而另1邊,就會浮現1張女人的笑容,明媚如花,1 臉的幸福與誇耀……醜丫頭就笨笨地望著那個女人,然後會感覺來她的笑臉那樣 礙眼……  最後,夢境馬上破碎的時候,小美人向來摟抱著那個女人,細細地親吻她的 眉眼……  那個女人再轉過頭到的時候,就變成瞭醜丫頭的臉。  每次我全會在這時候尖啼著醒到。  然後1個人在寒冰冰的寢宮裡抱緊自己,還有,擦掉滿臉的水珠。  我的夢魘,就如頑疾1般根深蒂固,隻是時好時壞而已。  而十6歲的這個生辰,我還是不敢讓自己有片刻進睡。               第7章離宮  離開這裡比我預想的還要輕易。  進瞭夜,幾名侍婢全各自休息往瞭──我一直很少使呼她們,她們也很少搭 理我──講起到我這個公主還真是歹勢……  擦擦不爭氣的淚水,我還是努力地讓自己笑瞭笑。  其實,若不是復來瞭生辰,我也不是這麼多愁善感的人啦。我覺得自己完都 就是個大大咧咧沒心沒肺的傻丫頭才對,哪到的那麼多憂傷感嘆呀!還是多想1 想我的「美人大計」,想1想很快就能見來傳講中的美人們,往知識外面的花花 世界……多令人興奮吶!  發揮瞭我那百折不甘的樂觀精神,1面慰藉自己那顆有些傷感的仔細靈,1 面我已經輕手輕腳地穿越瞭數座華麗的宮殿……我從小就淘氣,被哥哥寵著的時 候更是無法無天,整座皇宮除瞭太後的寢宮是我從不敢踏足的禁地以外,別的地 方全已經玩得快厭煩瞭……所以,出宮對我到講,並不是難事。  青龍國一直太平,我們龍傢在此統治的根基也反常的深厚,很少需要擔心什 麼「行刺」之類的問題……所以,這皇宮裡的守衛也算不上森嚴。況且,也沒有 人會謹防我這個沒什麼存在感的小公主。  我的規劃也已經佈置瞭蠻久瞭。換瞭1套低調反常的男裝,采卸掉已經快變 成我第2張臉的面紗,去臉上塗瞭些顏色很深的粉,將頭發束成1個簡樸的小髻 ……我覺得這樣的男裝裝扮比原來那種戴個面紗穿得像個桶的造型要使人輕松得 多啦!  所以很快地,青龍國唯1的長公主已經包袱款款熟門熟路加身輕如燕(這當 然隻是我自己的感覺啦,假如我會飛簷走壁的輕功就好瞭)地離開瞭她生活瞭十 6年的皇宮……  規劃裡離宮後的首先步是往尋幕姐姐。幕傢在龍城也算是聲名赫赫,出往打 聞1下應該不會太艱難吧……  我以「煥然1新」的面貌行走在龍城的街道上,喚吸著新奇自由的空氣,貪 婪復興奮地欣賞著這個世界裡的每1點滴……那種感覺就好似魚進大海,鳥上清 霄──這才是我龍玉致應該待的地方呀!  龍城作為青龍國的京全,顯然不是1般的繁華。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蕭聲動,玉壺光轉, 1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幽香往。眾裡找他千百度,驀然歸首, 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望著眼前火樹銀花不夜天,我不禁想起瞭小時候學的這闕詞。雖然不是元夕 佳節,龍城的夜景也是喧嘩非凡,氣象萬千。  1路走1路望,我也沒忘瞭向別人打聞幕傢的所在。  「幕傢?幕傢現在當傢的是幕大小姐。你要尋她的話,簡樸點就去流煙畫舫 往吧。」好不輕易尋來1個曉情復情願同我解釋12的人。隻是這位大叔望我的 眼神有點怪怪的,大概是瞧不起我貌不驚人還1身冷酸裝扮,卻想往「高攀」幕 傢大小姐吧……  我還是感激地對他笑瞭笑,道瞭謝轉身就要走的時候,那位大叔卻似乎有些 遲疑地啼住瞭我:「這位小兄弟,我望你也不像是那些狂蜂浪蝶,所以勸你1句 ──幕傢的人,不好惹……你還是……」  他欲言復止,我也聞得雲裡霧裡,不過既然他有棧鎦好意,我也就繼承問瞭 下往:「大叔,您講的流煙畫舫,是在哪裡呢?」  「望你這樣子是剛到我們京全吧?」大叔復打量瞭我1番,「怎麼會1到就 尋幕傢呢?……這流煙畫舫,就在龍城淮水之上。淮水……你總明白吧?」   「淮水?」淮水是龍城的護城河,這我還是明白的。隻是大叔為什麼有點吞 吞吐吐的……  「唉,你這小兄弟,還是自己往尋1尋吧……」大叔為我指點瞭淮水的所在, 就離開瞭。  他的語氣和神情反而讓我對這淮水和什麼畫舫更加好奇,心裡1陣興奮,更 加輕盈地去大叔指點的方向跑往……              第8章淮水流煙  原本以為京全的夜景在龍城中央已是鼎盛,然而此刻站在淮水河畔,印進眼 簾的的繁華景象,簡直令我瞠目結舌。  煙波浩瀚的江河在絢爛的星月之下泛著粼粼波光,倒映著夜空中的明月與星 辰,夜色美得如夢似幻……更別講江面上那1艘艘雕鑿得精美盡倫的畫舫之上, 1盞盞華麗的宮燈透出魅人的紅色幽光,映進水中反射出星星點點的燈火輝煌… …  到去出進的人均是錦衣華服,有些顯得風度翩翩,有些卻是1副腦滿腸肥的 樣子……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它美得簡直就似人間仙境……  隻是,這夜色實在太魅人,這江河也好似隱隱地透著曖昧的氣息……空氣中 的脂粉味甚至濃鬱得令我有些難以適應……  1群傢丁模樣的人攙扶著1個顫顫巍巍的醉鬼從我身邊經過,那濃鬱的酒氣 簡直令我作嘔。  隱約還聞來那人嘴裡亂78糟地啼嚷著:「今,今天真他奶奶的不爽!老子 砸瞭那麼多金銀下往,那假正經的小,小婊子……來最後也沒讓我見上1面!嘔 ……你們講,講……是不是……憑,憑什麼,隻是見1面也不行?復不是要她陪 老子上床!」  然後那人身邊的傢丁就1本正經地囑咐著:「老爺,您悠著點……別氣壞瞭 自個兒身子。這流煙畫舫的老板娘本到就是這副德性,也沒見哪個男人能奈何得 瞭她……」言下之意似乎是也不差您1個。  我不仔細聞瞭個清晰,忍不住偷偷笑瞭笑,目送著那群人繼承吵吵嚷嚷地往 瞭。  歸過頭到再望水中那些華麗的木質建造,我才忽然歸過神到──流,流煙畫 舫的老板娘?難道是講幕姐姐?!  望到,我真的沒有尋錯地方。  隻是,這江面上的畫舫少講也有數十,卻不明白哪1艘,才是「流煙」呢?   我在江畔東張西看瞭半天也不明白該如何走下1步。心裡有個隱約的感覺─ ─這裡,似乎不是我應該到的地方……  總覺得這江上的1切雖然繁華誘人,卻暗關著1股驚險的氣息……  可是,我全已經走來瞭這1步,現在歸頭的話,復該何往何從?  沒辦法,走1步是1步,我的「美人大計」還是要入行下往的呢。於是鼓起 勇氣拉住瞭1位望起到比較面善的書生裝扮的男子(我果真對讀書人比較有好感), 請教瞭流煙畫舫的所在。  這位大哥也是將我上下打量瞭1番,然後開口就是文縐縐的1通:「有道是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這位小哥也想往好地方知識知識的心情在下可以理解。 隻是,這流煙畫舫實非你我之輩能夠踏足之地……唉,望你就如初生之犢,還1 臉天真……」  我不明白自己除瞭其貌不揚以外,還是不是真的望起到特殊愚傻,為什麼每 個人見來我全是1副「你真可憐」的樣子……這流煙畫舫真的不是我能往的地方 麼?  「也罷……」這位大哥大概是望我1臉的無辜與疑惑,最後還是好心指點於 我,「前方那最為刺眼炫目的都全是『流煙』名下的畫舫瞭,它們的燈飾上全有 標志。」  都,「都全」?那是什麼概念?  按著書生大哥所指的方向,我放眼看往,果真發覺前方有幾艘規模最大樣子 最華麗的畫舫,高高懸掛的精巧宮燈之上全隱約可見1個「雨」字。而這個樣子 的畫舫,粗略預計竟不下十艘!  告辭瞭書生大哥,我帶著滿腹的疑慮與好奇到來瞭這幾艘畫舫附近。其中有 34艘望起到確實是人到人去,喧嘩非凡。  而另外還餘幾艘顯得略微小巧精巧1點的畫舫,則離得較遙,也更肅靜。   我1時不敢親近喧嘩的場所,想想假如幕姐姐真的在這裡,那也應該會在較 為清靜些的地方吧?於是躡手躡腳地就上瞭1艘最為偏僻的畫舫──居然也沒有 人攔著。  「做賊心虛」,無論我到此的目的是什麼,總覺得自己像是進瞭金庫的小賊 1般的緊張、興奮、不安……  這艘畫舫外面望起到不算很大,隻是入到瞭才發覺別有洞天。  明明隻是江上1條「小舟」罷瞭,沒想來裡面竟做得如此精細,從窗戶來 「墻壁」再來「地面」,望起到竟全猶如實地上的房屋1般。更別講那些華麗復 雅致的擺設,其中許多物件讓我這個青龍國的公主(固然,其實有些名不副實啦) 也忍不住1再發出驚奇……  這陣興奮感還沒有過往,1陣悠揚的琴音卻剎那令我恍瞭神。             第9章被掠搶的初吻  那琴音初起時隻感覺輕微細弱,流轉溢出,斷斷續續,若有若無……可是那 樣輕柔婉轉的聲音卻1剎那就吸引住瞭我所有的心神。  豎起耳朵悄悄地聞,發覺那琴音慢慢變得清楚起到,悅耳的樂聲不斷傳到, 我就如被肉骨頭牽引著的小狗1般,貪欲復興奮地朝著那音樂的到源1步步搬往 ……  過瞭1個小門,我發覺這畫舫內的空間真是大得驚人,周圍仍舊是各種精巧 的擺設,卻不見有人。可是琴音明明就從內間傳到……而那樂聲已經愈到愈激越, 歸旋蕩漾,琴音強勁有力,氣概磅礴。我放佛已經望見瞭演奏者急速翻飛疾走的 十指,在清逸的撩撥之間落下急驟紛繁的琴音……  那琴聲太動人,甚至令我沒瞭繼承去前走的勇氣──生怕唐突地打攪瞭演奏 者的雅興。  於是我就笨笨地站在這雅致得可以媲美宮廷的建造之中,悄悄地聆聞著我1 輩子全沒有觀賞來過的人間仙樂,跟時還帶著1個笨笨的念頭──這裡,還真的 猶如仙境吶……難道幕姐姐是這裡的仙女嗎……  我的笨念頭還到不及多轉悠,卻感覺來那琴音慢慢地緩瞭下到。曲調開始變 得極為溫和,時而流暢婉轉,時而幽怨哀婉,琴音撩人,整個曲子竟是如泣如訴, 如慕如詩……  我的腦子徹底不會轉瞭。所有的心神全隨著那琴音的撩撥而遊走,所有的意 志全隨著那曲子的高低而起伏。  眼前竟好似浮現瞭1個畫面──高貴嫻雅的漂亮女子,懷抱著1個瘦巴巴的 小嬰孩,盡艷的面頰上露出瞭極為溫和慈祥的微笑……她還輕輕地呼著,玉兒, 玉兒……  琴聲再流轉,那畫面也隨之變瞭──1個臟兮兮的小丫頭,顫巍巍地同在1 個錦衣少年身後,不停想往拉他的手……她請求瞭很久,那個擁有著刺眼美貌的 少年終於轉過身,1臉不耐地把她抱瞭起到,嘴裡念叨瞭1句,「醜丫頭」。   琴音不斷地流瀉,我也似乎隨之經歷瞭1個復1個的場景……  不明白那樂聲是什麼時候停止的。  當我歸過神到的時候,竟發覺自己,已淚流滿面。  有些錯愕地擦瞭擦滿臉的淚水──我果真,還是因為生辰這個日子而變得特 別脆弱麼?復或者,是這琴聲實在太美,不曉不覺竟能誘瞭人的心魂……   「你果然,還是不願麼……」琴音止後,1道清爽醇厚得可以與那音樂媲美 的聲線入進瞭我的耳中。  「呵呵……你明白,我根本就不可能,給她幸福。」另1道優雅而復慵懶的 嗓音。  起先那人好似猶豫瞭許久,還是輕輕地開口:「她真的,很笨。」  「人總是輕易犯笨。你這做哥哥的,應該多勸勸她才是。」  「雲兄一直全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我那笨妹妹,倒確實……高攀不 上。」  「呵……」另1人仍是笑著,笑得極為動聞,「楚瞻,你也明白我的性子。 1切全是隨性而至,任何人全奈何不得,就算是我自己也1樣。」  「我並非想要強求於你,隻是,心疼妹妹罷瞭……」那醇厚清越的嗓音好似 透出瞭淡淡的憂慮。  「假如真的讓你那寶貝妹妹同瞭我,你才真的會心痛萬分,追悔莫及吧……」 另1人好似毫不心軟,反勸道。  「……雲兄難道從未想過,有1日安定下到,娶妻生子麼?」  「呵呵,我這樣的人,何必1定要往害瞭人傢女兒呢。1個人過得滿意,復 何須介意枕邊人姓甚名誰,是何模樣。」慵懶的聲線講出的話卻隱隱透著張揚的 堅定。  「惋惜我那笨妹妹卻並不介意做你眾多枕邊人中的1個。」  ……  我還沒有從這段偶爾偷聞來的對話中歸過神到──楚瞻?難道是葉楚瞻?! ──轉眼間卻已經被1陣輕柔而有力的風給卷入瞭舟艙的最內間……  這個驚嚇已經不小──進瞭金窩還偷聞人傢機密的小賊毫無謹防地就被抓住 瞭──下1刻,我卻更加害怕地發覺自己落進瞭1個寬厚的懷抱之中,而不待遲 鈍的我做出什麼反應,幾縷長發落在我的頰邊,1張臉忽然壓近,兩片帶著暖度 的唇將我所有的驚喚全堵在瞭嘴裡……  轟!我的腦袋像是炸開瞭……  原本想喚啼而微微張開的小口被1條溫暖而柔軟的東西給進侵瞭……那,那 是人傢的舌頭嗎?而且還在我的口腔裡霸道地翻攪著,與我自己的小舌蠻纏著, 逗弄著……  太,太可怕瞭……現在發生在我身上的究竟是什麼情況?我隻感覺那人的氣 息並不討厭,甚至可以講是極為誘人……可是,不對啊!為什麼這個人會……   難道宮外的人全是這樣懲處被抓住的小賊的嗎?  我轉過笨乎乎的念頭,首先次被人做這樣的進侵,卻完都不明白該如何反抗。   從我的嘴被堵住向來來那唇舌退出我的口腔,我根本就不明白過瞭有多久… …那人終於將我放開,豎立起高大的身子,還帶著笑意講瞭1句:「1點經驗也 沒有,不過嘗起到感覺還不賴。」  我笨笨地抬頭往望他,那額發遮掩下的面龐有些炫目,我甚至已經呆愣來感 覺不出1個人的美醜。隻發現來那人還邪氣地用舌頭輕舔瞭1下自己的嘴角……   意識來他話中的含義,我的腦袋復再次「轟」的1聲!臉也發燒1般地越到 越燙……  我,我被人,「嘗」瞭?……!  可,可是,我現在不應該是1個身材矮小、其貌不揚的男人嗎……為什麼會 有人用這種古怪的方式到懲處1個「男人」?  ……  笨兮兮的醜丫頭還沒故意識來──十6歲生辰的這1天,她什麼值錢的禮物 也沒有收來,卻莫名其妙地,把自己最寶貴的……初吻,給丟瞭。  第10章美人,復見美人  「既然這是雲兄最後的答案,楚瞻也不會再多講什麼。」1道沒有溫度的目 光淺淡地落在瞭我的臉上,復很快搬開,「告別。」  楚,楚瞻?真的是瞻哥哥?!  被先前那個莫名其妙的「懲處」弄得模模糊糊的我霎時隻覺眼前1亮,1切 全似乎豁然開朗起到──哇,果真踏破鐵鞋無覓處,得到都不費工夫!原本想先 尋幕姐姐,沒想來到瞭這裡,卻意外地見來瞭我心心念念的偶像。  可是還不待我這個小花癡多望他兩眼,瞻哥哥已如1陣清風似的轉身離往瞭, 隻留給我1個修長俊挺的背影……  果真是美人,就算隻是個背影也是飄逸動人,害得我心動不已。  「瞻……」我「深情」的呼喊原本已經不假思索,忽然1個高大的身影擋在 瞭面前,突如其到的壓迫感令我本能地收瞭聲。  瞻哥哥的身形似乎微微滯瞭滯,也不明白他有沒有聞來我微弱的呼喊。   「楚瞻,你也望來瞭……」我正想著要不要即將追上往,卻隻聞1道慵懶而 魅人的嗓音飄過,「我男女皆收。呵呵……比起你妹妹,倒不如你……」   這下,瞻哥哥的腳步更快,快來我根本望不清晰他是怎麼消逝不見的……   吼!是什麼人「嚇」走瞭我的瞻哥哥?!  我抬頭對前面那個礙眼的高個子怒目而視……那可是我的偶像誒!他居然對 我的偶像講那種「古怪」的話!  我腦子1暖就忘瞭方才這人還對我做過什麼「古怪」的事……急急忙忙地就 想繞過他往追我的瞻哥哥。  「小丫頭,不要告訴我,你是為瞭楚瞻到的……」還沒到得及追出兩步,可 憐的弱小的我(其實我也不算太矮呀!)復落進瞭那個可恥的長腿男的臂彎裡, 「近望你這丫頭,還真醜。」  他不輕不重地下瞭結論。  好吧,我真的已經習慣被人講醜瞭,多1個不多,少1個不少……慢著!為 什麼他會明白我是個醜「丫頭」?!  「從你踏上這艘畫舫的首先步我就明白瞭。」他似乎能夠望透我心裡想的東 西似的,「楚瞻心裡有事,所以也沒留意來你。剛好,借你開瞭個玩笑。」   玩笑?沒錯──方才他們的對話我聞瞭個7788,大致還是能猜來幾分的 ……應該是瞻哥哥的妹妹也就是葉傢大小姐望上瞭這個男人,可能還找死覓活, 害瞻哥哥不得不「低聲下氣」地到求這個可惡的男人!而我眼前這個輕浮的男人 1望就是那種花心來死的壞男人!以風流為榮的大淫蟲!這個淫蟲為瞭歸盡瞻哥 哥的1片「赤誠」,居然還利用我這個無辜的醜丫頭到捉弄瞭他1把!  而這1切在這個壞男人口中隻不過是個玩笑──傷瞭瞻哥哥那顆愛妹的心 (多好的哥哥呀,再對照1下我老哥……),還過分地「嘗」瞭我從到沒被人碰 過(小時候親過我娘或者哥哥的全不算)的小嘴──全是他的1個玩笑?!   不明白是不是我怒火中燒的樣子很逗樂,眼前這個長著1張桃花臉的男人 (按我的思維隻要是風流的男人長的全是桃花臉——)居然笑得越到越「淫蕩」 ……  「望你這張哭得亂78糟的臉,醜死瞭。」他居然伸出1隻手,修長的手指 擦瞭擦我還在發燒的小臉……  我的臉?望到是先前被琴音感動的時候哭花瞭……全怪那音樂太動人──瞻 哥哥果真是琴棋書畫樣樣熟知的大才子呀!我這個小花癡忍不住1邊露出崇拜的 笑臉,1邊擦瞭擦自己斷定是1塌糊塗的臉……沒想來,卻惹得眼前的男人不悅 瞭。  「在我面前,你居然在想別的男人。」  真不知道他怎麼會有那麼敏感的洞察力,「假如你覬覦的是楚瞻的話……呵 呵,醜丫頭,還是有點自曉之明的好。」  什麼意思?!長得醜就不能有偶像嗎?  人傢好歹也是個公主,再不濟也應該擁有觀賞美人的權力吧?這個下流男憑 什麼抹殺我那純純的少女心呀!  還是講,「覬覦」瞻哥哥的不隻是我……還有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壞男人?─ ─想想方才他對瞻哥哥講的最後1句話,我再遲鈍也能感覺出到那是對1個男人 的「欺侮」好吧!  望到這個男人不隻下流,還是個「變態」!  更可怕的是,我首先次在瞻哥哥面前出場亮相,居然是作為1個被「變態」 輕薄瞭的「男人」……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人生總是這麼悲慘──在老哥面前出場的樣子太糟糕, 害我之後拯救瞭這麼多年也無果,而現在,我明明可以與瞻哥哥有1個美好邂逅 的(?),卻被這個下流男徹底給毀瞭!  我剎那怒從心上起,惡向膽邊生──狠狠地踹瞭仍抓著我不放的男人1腳, 使出食奶的力氣擺脫瞭他的鉗制,然後──撒腿就奔……  我1定要趁早往挽歸我在瞻哥哥心目中的形象呀!(假如他方才對我這個可 憐的「男人」還有印象可言的話)  踉踉蹌蹌地跑出瞭這艘剎那由仙境變成狼窟的畫舫,我像是被大灰狼追捕的 小兔子似的(見諒我把自己想象得這麼楚楚可憐吧)奮力逃竄著。  「喲,這是哪到的小哥……怎的不聲不響,就上瞭我們流煙畫舫呢。」   好,好美的聲音!  嬌柔甜媚,卻復帶著1種冰泉般的涼快之意……光是這把嗓音,已足以使人 心笙蕩漾,顛倒迷戀!  就這麼短短的1句話,我就被迷得暈暈乎乎的,止住瞭腳步,笨愣愣地望著 1個紅色的倩影緩緩向我飄到。  沒錯,是飄。  到人應是個女子,身材高挑,穠纖關度,走路的姿勢可稱得上儀態萬方,卻 復輕靈似不著實地,1襲面紗覆住瞭她的面龐,唯有紅艷的長裙與潔白的肌膚相 襯,在夜色中閃現出魅人的光線……  若非她身著如此魅惑的紅裝,而換1身白衣的話,我1定會以為真是仙女下 凡瞭……  「抱歉,驚擾來您瞭。」女子已經到來瞭我的面前,用那嬌柔復清新的嗓音 輕道。她露在面紗外的眼睛晶瑩明亮,好似折射出無數星光,反映出江河上星輝 點點……好美的1雙秀目!我望得笨瞭,呆愣瞭半天才發覺這美人並不是在對我 講話──  她的眸光從我身上擦過,已經搬來瞭我身後。  「無妨。楚瞻已經走瞭?」是「大灰狼」的聲音,聞起到倒真是慵懶迷人… …  「嗯。沒想來會有人上瞭畫舫,實在是抱歉。」紅衣美人微微欠身,向我身 後的某人行禮示意。  我忍不住還是歸過頭往──現在外面走動的人不算少,這個下流男應該不會 復對我做什麼不好的事吧……帶著這個想法,我義正詞嚴地睜大眼睛,狠狠地望 瞭這個高大的男人1眼──  ……  上天!我的眼睛是不是有毛病,今天望什麼全是閃閃發亮的對不對!還是講 我今天真的是誤進仙境,望來的都全是仙人1般的大美人……  方才在畫舫內我匆忙之間也沒註重望他的容貌(註重力全被碰到瞻哥哥這個 大驚喜給吸引啦),隻覺得1張桃花臉炫目得過分。沒想來出瞭舟艙,在這漂亮 的夜色之下,這個下流的大灰狼居然變身成瞭1個熠熠生輝的美男子……              第11章幕傢美人  「大灰狼」的美貌簡直是我匱乏的言語難以形容的,總之──饒是望著我傢 小美人那張妖孽的臉長大的我,也忍不住有點要流口水的感覺……  他很高,站在這夜色之中的淮水河畔,若非那望起到不容小覷的身板,盡對 可以稱得上1根「亭亭玉立」的竹竿。  他的眉眼還是閃閃的桃花眼的樣子,似乎隨便1個眼神就能把人的魂勾走… …1頭黝黑的長發不羈地散落,望上往與他1身玄紫衣袍融在瞭1起,整個人顯 出無絕的倜儻風流……  「這個小傢夥就交給你瞭。」美貌的大灰狼講瞭什麼,把小白兔轉交給別的 野獸嗎?  他也沒有與我計較方才那1腳,隻是面無神情地望瞭我1眼,就邁開長腿, 去夜色深處往瞭……  原本逃脫瞭大灰狼應該快樂才對,可是不明白為什麼,看著那個瀟灑不羈的 背影,望著他──這個方才還對我講著1些「古怪」的話,還用手指有些親昵地 掠過我臉上淚跡的男人──就這樣毫無愛戀地離開,我的心裡似乎忽然有1點點 的傷心。  是因為發覺瞭他是1隻美貌的大灰狼嗎?我果真是個無可救藥的小花癡,饑 不擇吃來對大灰狼也產生瞭1點點不該有的愛好?  復興許,是因為方才那短暫的接摸中有著1種奇異的親昵,使得我適應不瞭 他轉剎那的寒漠──似乎我在他眼裡,就是1隻順手拈到、揮之即棄的玩具1樣。   我討厭這種感覺。  討厭這種眼高於頂的大登徒子!  哼,他那麼惡劣地「嘗」瞭我的小嘴的帳全還沒同他算呢,假如還有機會讓 我碰上他,1定要加倍討歸到!  「這位小哥,請隨我到。」是方才那個嬌柔而清新的聲音。  我終於從大灰狼給我的震懾中歸過神到,轉眼復見來瞭紅衣美人那雙明亮的 明眸,不禁復是1陣激蕩──美人呀,怎麼那麼多美人!  美人的魅力戰勝瞭我所有的理智,笨兮兮的醜丫頭也沒往想被抓住的「小賊」 會遭遇什麼樣的懲處,就亦步亦趨地同著美人婀娜的身影去前往瞭……  「入到吧。」紅衣美人歸頭望瞭我1眼,我才隨著她的視線抬頭瞧瞭瞧,發 現自己已經站在瞭1艘極為華麗復龐大的畫舫之前。身邊還有不少1臉嚴厲的大 個子男人對我虎視眈眈。  我終於開始擔心瞭──這下我不會真的入瞭虎口瞭吧?  「請,請問……」我實在是後曉後覺呀。  「方才既然敢上我們流煙的舟,不會現在沒瞭入到的膽子吧。」那把嬌柔復 清新的聲音聞不出有什麼不悅,可是不曉為何就害得我仔細肝1顫,立馬乖乖地 就同入往瞭。  很快,我復被這艘大舟的內部裝飾給震得1愣1愣的──雕梁畫棟、富麗堂 皇、金碧輝煌……我也不明白怎麼形容比較好1點。  裡面的人也全是衣著華麗,形態姣好,滿目的美人進眼,簡直令我目應接不暇目。   「請入。」  我就這樣同著紅衣美人入瞭1個房間,卻發覺裡面的擺設反常的清爽雅致, 1股講不出到的清新,與外面那些華麗的事物似乎是兩個乾坤的東西。不過這與 這位美人的氣質倒挺相符──端莊、高雅中帶著清冽之意。  「講吧。」那雙動人的美眸望不出喜怒,「你是誰。」  「我……」被美人這麼望著,我有點緊張,「我是玉兒。」  望我多誠實。  「呵。」美人不著痕跡地輕輕嗤笑瞭1聲,「就這麼不明不白上瞭我們流煙 畫舫的人,膽子倒是不小。」  美人沒再望我,徑安閑1張椅子上坐下,姿勢依舊是端莊迷人。  「小丫頭,你到這裡,所為何事?」她的嗓音仍舊嬌甜,卻沒有再呼我「小 哥」。  果真復被發覺瞭麼?望到我這女扮男裝的技術實在不怎麼樣……  「我尋幕姐姐。」假如幕姐姐真的在這裡的話,多半就同眼前這位美人有幾 分合系瞭。我話1出口,就見紅衣美人美眸1挑,落在我臉上、身上的目光變得 有些犀利。  「你不是到尋葉楚瞻或者……雲公子的嗎?」她講來「雲公子」3個字的時 候,感覺有種奇特的滋味……我直覺那就似乎是講來自己心中小機密1樣的心情。 遲鈍的我對這種事不曉為何特殊的敏銳──小花癡還兼具瞭挖掘8卦的本事……   「除瞭幕姐姐以外,我確實還想尋瞻哥哥,噢,也就是葉楚瞻葉公子。」我 也特意強調瞭1下「葉公子」3個字,似乎比寶貝似的,「至於那個什麼雲公子, 我就不知得是何方神聖瞭。」  其實我猜來那個姓雲的大登徒子1定不是個簡樸的角色──能讓眼前這位美人 姐姐如此和顏悅色甚至是「卑躬屈膝」──就不明白他究竟是何身份罷瞭。   美人姐姐凝望瞭我片刻,像是在確定我話中的可信度……  「假如你要尋的是幕流霜的話……」她不疾不徐地采下瞭臉上那襲跟樣是紅 艷艷的面紗,「我就是。」  ……  我已經確信瞭老天爺今年想要給我的生辰禮物就是──望美人望來流光口水, 然後──自卑而死……  還好,我的抗打擊能力一直全是那麼強盛,而且已經下定決心,今天就算真 的望見仙女從天上飄下到我也會見怪不怪的瞭。  「你就是,幕姐姐……」其實先前就已經差不多能確定瞭,能在這個地方有 著主人姿勢的女子,十有89就是幕傢當傢的大小姐瞭。  眼前高雅端莊的美人好似為我那自到熟的稱喚而有些許訝異:「姐姐?」   生怕這位大美人不悅我的「高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