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190841”部影片

熟女OL

类型:熟女小說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熟女OL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伊在人线香蕉6观新在线熊_熟女OL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熟女OL






今天的賈麗微還是1身OL的麗人裝扮,裁剪得體的白色緊身西裝套裙包裹

著凹凸有致而復豐滿勻稱的身體,透過深V型的衣領可以隱約的望來裡面淡黃色

的內衣,剛遮住大腿的裙襬下面,肉色的連褲襪將1雙美腿修飾得無與倫比,腳

上1雙黑色的尖頭細高同鞋更突出瞭她前凸後撅,復顯高挑的身材。



〔哎,很多人全羨慕我們這樣的工作,可復有誰明白其實真正做個精彩的白

領也不輕易啊,尤其像我這樣快40歲的女人,天天全得精心的修飾裝扮,有什

麼辦法,隻能靠這些來遮擋我那不斷流失的歲月瞭。〕



賈麗微在下班的路上不停的嘟囔著,是啊,年復1年的過著枯燥無味的生活,

不論是誰全有可能埋怨的。



尤其是想起兒子的時候,就更讓她變的愁容滿面瞭。其實賈麗微的獨生兒子

小風算是個比較老實的孩子,甚至可以說有1點懦弱,可就是在學習上可真讓賈

麗微操碎瞭心。



甚至連班主任全說,小風在班裡從來全不調皮搗蛋,可就是不明白上課的時

候在想些什麼,除瞭走神兒,就是1副眠眼惺忪的樣子。



我不能養兒子1輩子啊,假如兒子再這麼混下往,以後靠不上大學,尋不來

工作,該怎麼生活啊?1想來這裡,賈麗微的心就像刀絞1樣的難受。



〔現在的孩子為什麼總讓父母這麼操心啊,復不缺食,復不少穿的,零花錢

也與日俱增,為什麼就不能好好學習呢?我兒子以後可……〕



哎,再難受復能怎麼樣?現在的孩子復有幾個不讓父母操心的呢?打復打不

得,罵復怕傷瞭孩子的自尊心。沒別的辦法,也隻能漸漸的教育瞭。



快來傢瞭,嘴裡還在不停的嘟囔著,可為瞭能給兒子1個笑臉,這個做母親

的還是調整瞭1下自己的情緒。



可就在賈麗微剛走進樓道,順手從兜裡掏出鑰匙的時候,忽然發現幾個同兒

子年紀相仿的孩子正在門外痛打兒子,望來兒子痛苦的樣子,賈麗微趕緊奔瞭上

往攔住瞭他們。



〔住手,你……你們幾個混蛋在幹什麼?為什麼要打我的兒子?〕



〔呵呵,還有來助架的呢,這麼說你是這小崽子的媽媽瞭。為什麼打他?你

還好意思問?你兒子欠我們錢不還,我當然要打他瞭。〕



〔你……你胡說,我兒子這麼老實的孩子,怎麼可能會欠你們錢?〕



〔操,誰撒謊誰是王8蛋,你問問這個小兔崽子,他欠瞭我們5……5萬塊

錢呢。自古以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你兒子全欠我們1個多月瞭,來現在還

不還,揍他算輕的瞭。〕



這1句話說的賈麗微差點沒昏過往,她萬萬沒想來自己老實的兒子居然瞞著

自己在外面欠瞭整整5萬塊錢。



〔媽媽,我……我沒有,我……我隻欠瞭他們1萬多塊錢啊。〕



〔操你媽的,利息不算啊,再廢話我就宰瞭你。〕



〔你……你為什麼這麼霸道,難道你爸是李剛啊。〕



〔呵呵,你還挺拽啊,告訴你,我爸是黑道上的李剛,不過就算沒有他,我

也照樣牛屄。〕



望來眼前兇神惡煞的這個孩子,賈麗微好像有點膽怯瞭,心裡面7上8下的。

5萬快錢雖然不是個小數目,可那不爭氣的兒子卻更讓她心痛。



就算再心痛復能怎麼樣?兒子已經被打的鼻青臉腫瞭,不管怎麼說兒子全是

自己身上掉下的1塊肉,是自己的指望啊。



〔呵呵,美麗的阿姨,想什麼呢?是在想該怎麼賴張嗎?還是想報警抓我們

啊?沒問題啊,現在你就可以打110,就用我這剛買的5千多的電話打吧。最

多也就是關我們幾天,可是……嘿嘿,你這乖兒子,哇,今天被打殘瞭,明天復

被爆頭瞭,嘿嘿,似乎挺有趣的吧。〕



賈麗微萬萬沒想來這個表面上望起來還挺帥氣的男孩子居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可著實讓她驚出瞭1身寒汗。



她驚恐瞭,真的驚恐瞭,為瞭兒子,沒有別的選擇,她隻能忍痛的還上這離

譜的高利貸。



〔你……你別說瞭,阿姨還你們錢還不行嗎,求你們以後別再尋我兒子的麻

煩瞭。〕



說完賈麗微就打開瞭房門,幾個不良少年也拽著小風1起同瞭進往。而賈麗

微換上挈鞋後獨自歸來臥室,從床下拿出瞭1打錢後,再次來來瞭客廳。



雖然她是1個有素養也很愛乾淨的女性,可是望來幾個不良少年穿著髒鞋子

在客廳裡踩來踩往的也沒有什麼辦法,暫時也隻能忍耐1下瞭。



而當她望來兒子小風蜷縮在牆角那可憐的樣子,賈麗微的眼圈變的濕潤瞭。



〔阿……阿姨身上惟獨這9千多瞭,要不你先拿著,過幾天阿姨籌來錢再給

你送過往好嗎?求你們別難為我兒子瞭,他隻是個不懂事的孩子啊。〕



那群不良少年的老大名字啼高飛,本來呢,他也隻想連本帶利的要歸3萬,

可直來小風的媽媽賈麗微的出現讓他改變瞭主意。



現在他的目的已經不僅僅是錢瞭,賈麗微散發出的那種成熟女性特有的嫵媚,

那白領麗人銷魂的誘惑,尤其是當她把高同鞋脫下以後,那絲襪裡面包裹的肉喚

喚的美足,已經讓高飛徹底的為之瘋狂瞭。



其實不光是高飛,連他手下的3個小弟全被賈麗微的成熟魅力給制服瞭,隻

是礙於高飛這個老大的威嚴而不敢表露出來罷瞭。



〔哎呀,阿姨你不是在開玩笑吧,連1萬全不來啊,差的太離譜瞭吧,我今

天可是必須要把錢帶走的啊。〕



〔可……可是阿姨傢裡真的惟獨這麼多瞭,而且阿姨向來沒辦卡,惟獨存摺

的,現在銀行已經下班瞭,存摺根本沒辦法取錢啊。〕



〔哼,那你是想賴帳瞭?你兒子以後……〕



〔不……不是,阿姨不會賴帳的,要不我出往給你借好嗎?〕



〔競扯淡,你全說銀行下班瞭,誰傢裡會放4萬多的現金啊。別說我不講情

面,我可以給你半個鐘頭時間,來時候你要歸不來的話,我可要狠狠的揍你的兒

子。〕



兒子這兩個字,就像1把尖刀紮在她心上1樣,無論如何賈麗微也不會再讓

他們傷害小風瞭。



可聽來高飛提出這麼苛刻的條件,賈麗微急的就像熱鍋上的螞蟻1樣,不停

的搓著手心。



〔可……可阿姨是真的沒有別的辦法瞭啊。〕



〔咳,你別著急啊,我高飛也不是什麼混人,也不想逼人太甚的。這樣吧,

我們單獨討論1下,望望怎麼解決。〕



〔行,行,行,那阿姨先謝謝你瞭。〕



聽來高飛說還有討論的餘地,賈麗微著實鬆瞭口氣,其實望樣子高飛頂多比

她兒子小風大1兩歲而已,再怎麼說也算是個孩子,這個成熟的美婦根本就沒多

想,為瞭讓他們快點離開她的傢,就趕緊帶著高飛來來瞭她的臥室。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1切……



〔你們幾個,把小風望好,我往和阿姨好好的「談談瞭」,嘿嘿。〕



那口氣,那語調,分明就是個小流氓啊。



歸來臥室以後,賈麗微慇勤的倒瞭1杯飲料,遞來瞭高飛的手上,而高飛也

毫不客氣的接過瞭杯子,拉著眼前這個白領阿姨的玉手,1起坐在瞭沙發上。



賈麗微這個和高飛媽媽年紀差不多的女人被高飛那帥氣而復略顯幼稚的儀表

徹底的矇騙瞭,對這個小流氓居然沒有絲毫的警覺,還在笨笨等待著高飛能大發

慈善放過她的兒子。



〔小飛,阿姨望你本質上不是1個壞孩子,雖然我們也不是什麼寬裕的傢庭,

可阿姨也1定會把錢還給你的,可是這5萬塊能不能再少點啊……〕



〔恩?你說什麼?〕



〔不……不……就當我沒說,給我點時間,阿姨全還給你。不過阿姨還有1

個小小的請求,我就這麼1個兒子,以後就放過小風,好嗎?〕



〔咳,阿姨想哪裡往瞭,我也沒說這錢非得要啊,阿姨1個女人帶著個孩子

也不輕易,我聽小風說阿姨是個白領啊,果真名不虛傳,隻不過呢……呵呵。〕



話還沒說完高飛就把自己的鹹豬手放來瞭賈麗微的絲襪美腿上,輕輕的撫觸

著,享受著那絲絲滑膩的感覺。



〔小飛,阿姨求你不要這樣,我……我們有話好好說啊。〕



可就在這個時候,高飛的手已經伸進瞭賈麗微的裙子裡,愛撫起瞭她肉嘟嘟

的大屁股。



天啊,好有肉感,似乎這肥美的大屁股生出來就是給男人蹂躪的,相比自己

以前玩過的小姑娘,這才是真正的女人啊。



想來這裡高飛暗暗的下定瞭決心,1定要好好的玩玩眼前這個和自己媽媽年

紀差不多的成熟良傢,1定要賈麗微成為他的女人。



而賈麗微望來高飛這麼過分,噌的站瞭起來,羞紅瞭臉,開始斥責起眼前這

個帥氣的壞孩子。



〔你……你流氓,再這樣我就喊人瞭。〕



〔呵呵,喊人?好啊,阿姨可以隨便扯脖子喊人啊,就算報警也沒關係哦,

反正我老爸1個電話就能把我撈出來。可是你兒子……嘿嘿,我現在就打個電話,

讓客廳的幾個兄弟把他的耳朵割下來。〕



說著高飛真的拿出瞭那個5千多的電話,做出要撥號的樣子。這下可把賈麗

微給嚇壞瞭,她明白高飛說的出就做的來,趕緊上前攔住瞭這個不良少年。



〔小飛,阿姨求你,不要這樣啊,小風就是我的命根子啊。〕



〔呵呵,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做啊,可是阿姨的魅力我真的抵擋不住啊。〕



〔你……不要難為我瞭,阿姨全這麼大年紀的人瞭,就算不食不飲也會把錢

還給你的,要不我再多還你兩千塊,好嗎?〕



〔好啊,我和錢復沒仇,現在就拿出來吧,嘿嘿。〕



〔現……現在?〕



〔呵呵,不用啦,逗你玩的,我這個人其實很好相處的,隻要阿姨照我說的

做,我就放過小風哦。〕



〔可是……那……那你可不許碰阿姨的。〕



〔好的。〕



說著高飛就翹起瞭2郎腿,點燃瞭1支中華,露出瞭無比淫褻的笑臉。心裡

不停的叨咕著,呵呵,這麼豐滿成熟的白領阿姨,還是首先次玩呢,1定得漸漸

的玩她,待會就……嘿嘿。



〔好阿姨,先尋1雙高同鞋穿上吧,要黑色尖頭的那種哦。〕



為瞭保護自己的兒子,保住自己久曠的貞操,她隻能按照高飛說的做,歸過

身就在櫃子裡尋出瞭1雙尖頭的高同鞋穿在瞭性感的肉絲美腳上。



〔哇,阿姨櫃子裡的絲襪好多啊,肉色的,黑色的,白色的,粉色的,真是

應有盡有啊,全能開1傢專賣店瞭,難道像你們這樣的Office Lady

全這麼喜歡穿絲襪高同嗎?咳,惋惜全是洗過的。〕



高飛完都被櫃子裡面琳瑯滿目的絲襪驚呆瞭,可就算再美麗再高級的絲襪還

能比的上眼前的這個美熟女嗎?瞬間的工夫,目光就轉搬來賈麗微的身上。



〔現在先站來茶幾上往吧。〕



可當賈麗微顫抖的準備脫掉剛穿在腳上的鞋子時,就被高飛給禁止瞭。



〔哎?我隻讓你站上往,可沒讓你脫鞋哦,小爺我就喜歡望阿姨穿高同鞋時,

那肉嘟嘟的大屁股1扭1扭的樣子啊,嘿嘿。〕



雖然賈麗微心裡是1萬個不願意,可她現在還有選擇的權利嗎?



隻能無奈的踩著細細的高同鞋仔細翼翼的站來光滑的玻璃茶幾上,而高同鞋

踩在茶幾的玻璃上隨之發出瞭清脆的聲響,讓人擔心那透明的玻璃桌面能否承擔

得住這個成熟豐滿的美婦人。



身材高挑復豐腴的賈麗微站在上面就彷彿T臺上的模特1般,尤其是那1雙

包裹在肉色絲襪中的美腿羞澀的併攏在1起,完美的曲線鋪露無遺,哪怕是任何

1個男人望來這樣1雙肉絲美腿全會情不自禁的感來興奮,就算是女人也會投來

豔羨的目光。



高飛雖然是個孩子,可他也是個男性,當然不會例外的。



此時的高飛徹底的驚呆瞭,舔瞭舔自己的嘴唇,興奮地在賈麗微的肉絲美腿

上不停的撫觸著,時而用手指勾起薄紗般的絲襪輕輕捻動,感受著那高檔絲襪的

質感。



〔小……小飛,你答應過不碰阿姨的。〕



〔咳,阿姨的絲襪這麼性感,腿復這麼美,觸觸有什麼關係啊。好阿姨,現

在請坐下來吧,嘿嘿。〕



望來高飛停止瞭撫觸的動作,賈麗微著實鬆瞭口氣,漸漸的坐來瞭茶幾上面。

可讓她萬萬沒想來的是,自己裙下的春光已經完都暴露在瞭高飛的眼底。



這時高飛已經將頭伸來瞭賈麗微的雙腿之間,正仰頭欣賞她裙子深處最誘人

的地方。



可能是由於天氣太熱瞭,褲襪的透氣性復不好,賈麗微下面隻穿瞭1條比丁

字褲大不瞭多少的白色3角褲,前面是大片的透明鏤花面料,後面隻是1塊小小

的3角形佈料,1條細細的白色佈條夾在兩瓣圓滾滾的屁股蛋中間,豐滿肥厚的

外陰輪廓在這樣1條性感內褲的緊緊包裹下鋪現無遺,甚至有幾根不聽話的陰毛

全跳出來在向高飛示威。



而此時的賈麗微向來在揉著自己的眼睛,根本沒註重來高飛在做什麼。



〔阿姨,你的陰戶真的好豐滿啊,連小內褲全快被撐爆瞭,小騷貨,十足的尤

物啊,哈哈哈。〕



這時高飛忘情的鑽進賈麗微的裙底,顫抖的伸出雙手托住她的屁股,把臉貼

在她的陰部不停摩擦著,從成熟美婦下身散發出的濃鬱淫靡的滋味則讓他沉浸不

已,不但輕輕撕咬著賈鈺襠部的褲襪,還伸長瞭舌頭隔著佈料用力頂著賈鈺敏銳

的花心。



〔阿姨可真夠騷的啊,快4十歲瞭還穿這麼性感的內褲,簡直就是絕配啊,

呵呵。〕



此時賈麗微終於反應過來,感覺來瞭眼前的少年正在侵襲著她最奧秘的地方,

下意識的1把推開瞭高飛,關併瞭雙腿。



而觸爽瞭美婦人的肉絲大腿和性感肥臀後,高飛順勢舒暢地去身後沙發上1

躺,再1次叼起瞭煙卷。



〔你……你要幹什麼?〕



〔沒幹什麼啊,不由自主嗎,既然阿姨不想讓我碰你,我也不勉強,那就請

美麗性感的阿姨表演自慰給我望吧,嘿嘿。〕



聽來高飛這麼說,賈麗微頓時嚇的1哆嗦,她怎麼也沒想來高飛會提出這種

要求。



〔你……你說什麼?要阿姨給你表演什麼?〕



〔靠,自慰啊,像阿姨這麼美麗風騷的成熟女性不會聽不知道吧?就是你老

公死瞭以後你發騷復勾不來男人做的事情啊。嘿嘿,千萬別告訴我你從來全沒做

過哦,要不要我教教你啊?〕



老公,1個多麼親切的詞彙,可是對賈麗微這個再普遍不過的女人來說,卻

是最奢靡的瞭。



自從她的老公死瞭以後,賈麗微就向來是單身,不是沒有男人追求她,而是

她驚恐,驚恐1個走進她生活的男人會對她唯1的兒子不好。所以就向來委屈著

自己,都心都意的撫養教育著小風這個不爭氣的孩子。



多久沒碰過男人瞭?多久沒被男人溫柔而有力的雙手愛撫瞭?連她自己全快

記不清晰瞭。



自慰?她哪裡會不懂,這幾年,每當慾看來襲的時候,自己的青蔥玉指就是

幫她趕走孤獨的親密夥伴。隻是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

孩子會對她提出這種無恥的要求。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我,我從來全沒有……〕



〔靠,真當我是笨屄啊。不會手淫,復不往外面勾引男人,難道你不是女人

嗎,不怕把自己憋死嗎。〕



〔你……你混蛋,你這個惡魔,我是不會那麼做的,你趕緊……〕



就在賈麗微還想繼續斥責高飛的時候,眼前惡魔少年卻淫笑的拿起瞭手中的

電話,這個動作再1次把賈麗微嚇蒙瞭,她很清晰拒絕高飛會給她的兒子帶來多

大的災難。



〔別……阿姨……阿姨聽你的……〕



〔哈哈哈,這就對瞭嗎,我就喜歡聽話的阿姨,該怎麼玩還用我給你指點1

下嗎?〕



〔不……不用,阿……阿姨自己來。〕



此時的賈麗微已經放棄瞭1切指望,她明白已經無法再挽歸瞭。可是在1個

男孩子的面前做那種事情,真的讓她感覺很羞恥啊。



高飛,1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孩子,即將成為世界上首先個望來自己手

淫的人。



心碎復能怎麼樣?羞恥復能怎麼樣?還得照做不誤啊。



就在高飛的眼前,賈麗微麻木的彎下腰將裙襬提來腰部,自己的整個下身已

經暴露出來,可當她正要脫下褲襪時,不明白為什麼,卻被高飛禁止瞭。



〔咳,不用那麼麻煩的,把奶子露出來,隔著絲襪和內褲觸就行瞭哦,嘿嘿。〕



其實高飛已經拿死瞭賈麗微的弱點,根本不用這麼費勁的,哪怕他直接把她

按在床上狠狠的操,賈麗微也不敢拒絕的。



可高飛可怕的地方就在這裡,他隻想漸漸的玩,就像貓捉老鼠1樣,先玩夠

瞭,最後再食掉。



趁這個機會,高飛打開瞭電腦,放起瞭非常幽雅動聽的音樂,可是在這種環

境下聽起來卻顯得異常的淫靡。



賈麗微羞紅著臉照辦瞭,脫下白色的職業女性才穿的西裝外套,顫抖的解開

裡面的襯衫,露出瞭被白色乳罩包裹的豪乳,此時這位衣衫不整的美熟婦就坐在

茶幾上,分開瞭性感的雙腿,讓自己飽滿的陰戶對著高飛的臉。



隨之而來的是那既銷魂復齷齪的表演。



賈麗微的心在流淚,不,確切的說是在流血,雖然感來萬分的恥辱,可為瞭

自己的兒子,她還是將1隻手貼在鼓鼓的陰戶上,輕輕地撫觸起來,另1隻手則

輕輕托住瞭那半露的豪乳。



望來眼前正在手淫的這個豔熟的美婦,高飛手中的中華煙燒的更快瞭,



雖然心裡是無比的激動,可高飛還在努力的操縱自己的情緒,操縱,再操縱。

因為他還想漸漸的玩,想玩的更加徹底,似乎惟獨這樣才會顯得更有樂趣。



已經3天沒手淫瞭,手指剛剛觸觸來陰唇的時候,身體就馬上顫抖起來。這

種平時夜裡很認識很放縱的行為在此時卻變的那麼拘謹,那麼生澀,那麼羞恥。



這是為什麼呢?隻因為高飛的存在。



女人,絕大多數的女人全是很羞澀的,不會像男人那麼不要臉。男人可以明

目張膽的往KTV和洗浴尋特服,可以毫無顧忌的在網絡裡獵豔。



可女人呢,復有幾個女人敢那麼做?因為她們會因為這種行為而感來羞恥。



賈麗微當然也不例外,她也隻是個普普遍通的中年女性,1個孩子的母親。

此時的賈麗微已經羞紅瞭臉,眼淚就在眼圈不停的打轉,根本不敢註視高飛這個

小惡魔。



慾看,是任何1個女人全不得不面對的現實,賈麗微也1樣。



此時的她隻能輕輕的撫觸自己的陰唇,根本不敢觸碰那無比敏銳的小豆豆,

因為她怕自己會失控,怕自己會更難堪,最重要的,她怕那樣會更刺激高飛的獸

欲。



可即使這樣,那種在別人面前暴露的羞恥和快感也不停的侵襲著她的性神經,

賈麗微努力的操縱,再操縱,神情反而像受刑那樣的痛苦。



陰戶已經濕潤瞭,乳頭也變的堅硬瞭,手淫的快感和被視奸的另類刺激已經

讓她有1點點的興奮瞭。



連她自己全不明白高同鞋是什麼時候被高飛脫下來的,標緻的玉足就像1件

藝術品1樣,被性感的肉絲包裹著,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此時高飛正用他的鹹豬手愛撫著賈麗微標準的肉絲美腿,嗅著她絲襪美腳上

的特別氣味,那種散發著母性氣息並混關著皮革香味的秀足已經讓這個不良少年

徹底的沉浸瞭。



美腿上傳來瞭酥癢的感覺……



〔小飛……你……不要這樣……〕



〔好阿姨,你的肉絲實在是太誘人瞭,好滑好膩,還有這美麗的腳丫,我真

的好喜歡。〕



剛才還兇神惡煞的高利貸,此時說起話來卻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裹著肉絲的腳趾已經進進瞭高飛的嘴裡,被高飛貪婪的吸允著,那迷戀的動

作就像是小孩子在甜吃冰激凌上的巧克力1樣。



〔這可是阿姨穿瞭1整天的原味絲襪啊,滋味真的好極瞭,還有這美麗的肉

足,簡直是太完美瞭。〕



〔小飛……髒……〕



首先次,復是首先次,這麼多年還從來沒人舔過她的絲襪和腳丫,連她死往

的丈夫也沒這麼做過。



本來賈麗微還想繼續拒絕高飛的,可望來高飛隻是在撫觸自己的肉絲小腿,

把玩舔弄著自己走路的腳,還沒有做出什麼太過分的舉動,就忍下來瞭。



望著眼前這個有點貪婪的孩子,她居然產生瞭1絲憐憫,因為向來恪守婦道

的賈麗微並不明白自己的絲襪和玉足對這個有點變態的少年到底有多麼大的殺傷

力。



此時粘滿口水的絲足已經緊緊的貼在瞭高飛的臉上,不停的摩擦起來。



〔阿姨的絲襪真的好香,好滑啊,我全快忍不住瞭呢。〕



現在賈麗微還沒故意識來有多麼的危險,可是手指帶來的快感卻讓她的喚吸

越來越急促,她真的好想再加快速度,真的好想揉1揉敏銳的小豆豆,可是……



賈麗微努力的想讓自己蘇醒,不停的做著思想鬥爭,我……我不能在1個孩

子面前自慰來高潮啊,我1定要忍住啊,因為那樣實在是太羞恥瞭,可是乳頭還

有下面的那種刺激的感覺……



就在賈麗微還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時,高飛卻做出瞭更過分的舉動。



隻見1根不是太粗卻很長的雞巴正在享受著兩隻肉絲美足的按摩,而高飛的

神情竟像是要升天1樣,不停的感嘆起來。



〔我的媽呀,從來沒玩過這麼誘人的絲襪,這麼美麗的肉腳啊,這究竟是什

麼感覺啊,爽,實在是爽啊,哦,原味的肉絲和我的雞巴……〕



恩?腳上怎麼會有硬硬的東西,還怎麼有彈性。



直來聽見瞭高飛的感嘆,賈麗微猛的睜開瞭雙眼,映如眼簾的是1根已經許

久許久沒感受過的男人的雞巴。



〔你……你這流氓,你怎麼能這樣?放開我的腳,你……〕



此時的賈麗微奮力掙紮著抽歸瞭自己的1雙絲足,臉上佈滿瞭嬌羞和憤怒。



這是為什麼?難道她不需要嗎?



當然不是,她需要,甚至比任何成熟的女人全需要,可是她不能那麼做,因

為她不是1個放蕩的女人,最大的緣故是眼前那個玩弄她的人不是她死往的丈夫。



假如她那個有點木衲的丈夫會玩的這麼放縱,這麼有樂趣,賈麗微1定會很

欣喜的。



可眼前這個人是欺負她兒子,逼她做下流事的壞孩子,她當然會變的憤怒。

賈麗微緊閉雙腿,手指也從內褲裡抽瞭出來,雙臂環抱,註視著眼前這個不良少

年。



而高飛則壞笑著仰在沙發上,再1次過起瞭煙癮,那淫邪的眼神頓時讓賈麗

微有1種不冷而慄的感覺。



〔靠,阿姨好不經誇啊,剛說你聽話,就學會抵抗瞭啊。小爺很生氣,後果

很嚴重。剛才你似乎還沒高潮吧,現在我指示你脫掉內褲和奶罩,就在我的眼前

手淫,直來高潮為止。〕



〔你別想,我是不會那麼做的。〕



〔操你媽的,怎麼總讓我廢話啊,現在我就讓小弟們把你兒子給打成豬頭。〕



隻要1提來兒子小風,賈麗微的心就提來瞭嗓子眼,真是蛇打7寸吶。



〔不要啊……不要……我……我……〕



〔呵呵,這就對瞭嗎,不過我現在還要求你在手淫的時候要喚喚我的名字哦,

嘿嘿。〕



〔這……這……這……〕



崩潰,也許隻能用這個詞來形容賈麗微此時的感覺,恥辱的淚水不自覺的就

順著俏麗的臉夾流淌下來。



在他的眼前脫下內褲和胸罩自慰,還要喚喚他的名字,高飛他為什麼要這麼

折磨我,他究竟是個孩子,還是1個惡魔,可是不照他說的做,兒子就……



就在這無法改變的事實面前,賈麗微還在無味的胡思亂想,可是還實用嗎?



胸罩和內褲全脫的很慢,可是這不情願而復緩慢的動作卻更刺激瞭高飛的淫

欲。



〔白領良傢就是好啊,不愧是曉識女性,連脫內褲的動作全這麼幽雅,比那

些妓女和小女孩兒強多瞭,嘿嘿。好好的玩,別逼老子發飆哦。〕



賈麗微顫抖著匹開瞭絲襪美腿,那最奧秘的肉穴就暴露在高飛的眼前。經過

剛才手指的洗禮,此時已經水汪汪的肉穴更讓高飛加重瞭喚吸。



〔哇,這就是阿姨的肥肉屄啊,粘粘的,那麼豐滿,陰毛也這麼多這麼黑。

哎,美中不足啊,就是陰唇有點黑啊。靠,還說沒往勾引男人?那怎麼可能變黑

呢?〕



〔我……我沒有,那是我自己……〕



因為自己的急於辯解,反而引來瞭高飛1陣陣的恥笑。



〔哈哈哈,你不說我也知道瞭,1定是阿姨死瞭老公以後,長期不挨操,隻

能靠自觸來解決嘍,原來是自己給觸黑的啊。靠,何必那麼悲傷呢,想挨操,尋

組織啊。〕



別說是當著高飛的面手淫,即使再大的羞辱,賈麗微也必須要忍耐啊。



雙眼緊閉,手指再1次無奈的觸觸來瞭自己已經泥濘不堪的陰唇,輕輕的揉

搓著。隨著手指和陰戶的親密接觸,1股復1股的電流不停刺激著她。



舒暢,確實很舒暢,可是賈麗微必須得壓抑這種快感,無論自己的慾看有多

麼強烈,她全不能表露出來,因為她是個高素質的良傢婦女。



高飛的鼻子就在距離賈麗微的陰戶幾十公分的地方,仔細的觀察著這個成熟

白領飽滿的騷屄,那陶醉的樣子就像1個癮君子剛溜過冰1樣。



〔好騷,阿姨的肉屄真的好騷,這復肥復漲的騷屄,似乎在流水啊。哎,不

愧是個美女啊,連小腚眼全長的這麼精緻。〕



〔阿姨求……求你別……別望瞭……〕



這是什麼?1道綠色的光線,就像黑夜裡狼的眼睛。



不是狼,這裡怎麼會有狼呢,那時高飛的目光。



本來是打算漸漸玩下往的,要賈麗微在自己的面前啼他的名字手淫,可是那

飽滿的肉穴和那誘惑的騷味讓他把自己的初衷早已拋來瞭9霄雲外,就像1隻惡

狼1樣撲來瞭賈麗微的身上。



雙手抱住她渾圓的大屁股,伸出瞭自己靈巧的舌頭,不斷的掃射著賈麗微騷

嫩的陰唇。



〔啊……高飛,你不能這樣啊,快放開我,你這是強姦,是犯罪啊。〕



犯罪?面對如此成熟的白領阿姨,現在的高飛已經完都被罪惡的心魔操縱瞭,

隻要讓他玩爽瞭,哪怕事後判他個無期徒刑,他也不會在乎的,更不可能停止那

些下流動作的。



賈麗微使盡都力想推開自己跨下那個貪婪的小惡魔,可是她的力氣卻變的越

來越小,最後居然放棄瞭反抗。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高飛玩夠瞭陰唇,已經開始舔弄起瞭最敏銳的小豆豆,

舌尖玩命的向陰道裡鑽,牙齒來歸的摩擦著黃豆粒,玩的不亦樂乎。肉穴的絕妙

讓高飛幾乎忘記瞭賈麗微軟嫩的雙乳。



怎麼瞭?我這是怎麼瞭?為什麼身上1點力氣全沒有啊?



此時賈麗微心裡不停的責問自己,為什麼會這麼舒暢,這麼刺激,我正在被

強奸啊,被1個欺負自己兒子的無恥少年玩弄啊。



可是這種難以抗拒的感覺……



不……我1定是為瞭不讓兒子受來傷害才會這樣的啊。



〔啊……啊……啊……〕



望來賈麗微不在掙紮,高飛淫笑著伸出兩根手指,直接刺進瞭她嬌嫩的陰道,

開始瞭玩命的抽插。



〔啊……不……手指快拔出來啊……不要……〕



〔拔出來?別口是心非瞭,手指全讓你的騷屄給夾住瞭,裡面的小肉肉,真

嫩啊,我插,我使勁插。〕



1邊指奸,1邊輕咬著黃豆粒,這挑逗女人的花活全讓高飛用在瞭賈麗微的

身上。



而被強奸的賈麗微緊緊的咬住自己的嘴唇,因為她不想讓高飛察覺來自己的

快感。別的女人全是享受快感,惟獨她,是在忍耐。



可是隨著手指速度的加快,臥室裡傳來瞭水膩的聲音。賈麗微再也忍不住瞭,

她高潮瞭,因為那種感覺是任何女人全抵擋不住的。



〔啊……我……我……〕



賈麗微的身體不停的顫抖,不斷打著哆嗦,瞬間就站在瞭慾看的頂峰,隨之

而來的是那1股1股的陰精,幾乎全噴射來瞭高飛的下巴和胸口上。



高潮後的賈麗微順勢倒在瞭茶幾上,緊閉著雙眼,不停的喘息著,歸味著高

潮的餘韻,她幾乎忘記高飛的存在,以為自己向來全在夢裡。



〔我的天啊,真是太騷瞭,到底多少年沒被男人玩弄瞭。靠,你是玩爽瞭,

老子可憋瞭半天瞭,我要……嘿嘿。〕



高飛像殺紅瞭眼似的,奮力的把賈麗微豐滿標緻的肉身抱來瞭地毯上,把她

誘人的肉絲美腿架在自己的雙肩……



這下賈麗微徹底的蘇醒瞭,連笨子全明白高飛要做什麼,她要努力的保護自

己最後的1道防線,使勁的掙紮,遮擋自己最誘人的桃源洞。



〔放開我,你這混蛋,你不是人,你……〕



晚瞭,什麼全晚瞭,高飛沒費什麼力氣就撥開瞭賈麗微的手,對著敞開的蜜

洞使勁操瞭進往,奮力的抽插起來。



這歸賈麗微真的絕看瞭,自己最後的1道防線就這麼輕易的被突破瞭。



〔啊……阿姨的騷洞真的好緊啊,不愧是良傢啊,你老公真是沒福氣啊,這

麼騷這麼緊的屄全沒命享受,那就讓我來灌滿它吧。〕



提來老公,賈麗微流下瞭傷心的淚水,這個曾經隻屬於老公的地方,可現在

……



高飛真的無愧小惡魔這個稱號,抽插肉穴的跟時,還不停的嗅著美肉絲的香

味,把玩著早已堅硬的乳頭。

雖然心理上還在不斷的抗爭著,可是生理上……



畢竟已經幾年全沒享受過男人溫柔的雙手和雄壯的雞巴,那種被把玩和被抽

插的快感讓她漸漸的迷失方向瞭。



這種快感……男人粗大的傢夥正在我的那裡……



可再怎麼說,賈麗微也是個有文化的良傢淑女,不是個見來雞巴就沒有命的

淫娃。



為瞭減少負罪感,心裡不停喚喚著老公的名字,老公,你為什麼走的那麼早,

假如今天有你在的話,我怎麼也不會遭受這種羞辱啊。



是啊,假如眼前的男人是她的老公,賈麗微1定會用那勾魂的絲襪美腿夾住

老公的腰,用她白皙的雙臂摟住他的脖子,伸出香滑的舌頭向他索吻。可這腦海

裡的1切永遠全隻能是幻想,永遠……



〔騷阿姨,夾的我越來越緊瞭,我插,我插,我操死你這個騷逼。啊……實

在是太刺激瞭,我快要忍不住瞭。〕



1句話驚醒夢中人。



〔不要……阿姨求你瞭,快拔出來,今天是危險期,會懷孕的啊。〕



賈麗微哪裡明白,她越掙紮越這麼說就越能刺激高飛變態的慾看,隨著高飛

身體1陣陣的寒顫,賈麗微被內射瞭。



爽過之後的高飛並沒有馬上拔出來,而是撲在瞭賈麗微的身上,撫觸著她豐

滿白皙的大奶子。



〔射的好舒服啊,阿姨,我好愛你,做我的女人吧……〕



〔啊……〕



什麼聲音?怎麼聽起來那麼痛苦?



原來是賈麗微1口咬在瞭高飛的肩膀上,這1口,真的夠狠的,肩膀已經流

血瞭。



〔老大,你怎麼瞭?〕



鑽心的疼痛讓高飛噌的站瞭起來,3個小弟也迅速的衝進瞭臥室。古怪的是

3個人全沒穿褲子,幾根幼稚的雞巴就裸露在外面,更可笑的是雞巴居然是硬的。



原來幾個小混蛋給賈麗微的兒子小風食瞭半片安睡藥之後,就向來趴在門逢

望熱鬧。



望來這幾根硬邦邦的雞巴,高飛馬上就知道是怎麼歸事瞭。首先次被小弟望

來自己這麼逑,面子上真掛不住啊。



咳,現在有幾個年輕人不要面子呢,尤其像高飛這樣當大哥的。



〔操你媽的,臭婊子,敢咬老子,不想活瞭。你們幾個給我狠狠的玩這個老

騷屄,氣死我瞭。〕



幾個小弟全笨瞭,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其實眼前這個性感的熟婦早就讓他

們蠢蠢欲動瞭。



〔全是笨逼呀,沒聽來我的指示啊,給我狠狠的蹂躪她。〕



就在這個時候,賈麗微驚恐瞭,顧不上穿衣服,站起身來就向客廳奔。可就

這巴掌大的地方,奔的瞭嗎?



哦,原來是賈麗微惦記自己的兒子小風,可剛要抱起因食安睡藥而熟眠的兒

子,就被幾個小弟按倒在客廳的地板上。



〔小風,你怎麼樣瞭,別嚇媽媽啊。〕就在這時,高飛手裡拿著那打錢淫笑

著走來賈麗微的身邊,註視著眼前這個無比成熟性感的良傢。



〔呵呵,全被我操成那樣瞭,還裝貞烈呢,臭婊子,把老子咬成這樣,很h

appy吧。廉價你們幾個瞭,給我記住瞭,想怎麼蹂躪她全行,就是不能射進

騷屄裡,假如誰敢射進往,老子就把誰給閹瞭,明白嗎?〕



〔明白瞭,明白瞭,我們1定聽老大的。〕



〔謝謝大哥,那我們現在……〕



〔操你媽的,孺子不可教也,什麼全要當大哥的教啊,自己就沒點創意嗎?





哎,連高飛這樣的不良少年全學會拽詞兒瞭,悲傷呀。



正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更所謂英雄不問出處,流氓不望歲數。



望來這幾個狗仗人勢的小弟那色咪咪的眼神,賈麗微此時已經心如死灰,她

已經沒有1絲的希望瞭,惟獨兒子的安危還是讓她那麼惦記。



〔兒子,小風,你快醒醒啊。〕



〔操,不是告訴你瞭嗎,隻是給他食瞭半片安睡藥,沒事的。其實這也是為

瞭你好啊,難道你還想讓他望我的兄弟們怎麼玩弄你嗎?嘿嘿。〕



幾個孩子急匆匆的撲來這個白領阿姨的身上,肥美的雙峰,漲卟卟的騷屄,

還有那標誌性的絲襪美腿,全佈滿瞭骯髒復幼稚的手掌。



〔呵呵,怎麼不求我瞭,可能求求我,說點好聽的,或許我會考慮放過你的

哦。〕



雖然高飛這麼說瞭,可是賈麗微卻咬緊牙關,1言不發,任憑幾個小弟強奸

自己。



這是為什麼呢?難道她不想讓高飛放過自己嗎?難道她不想脫離這個無盡的

地獄嗎?當然不是,因為高飛的所作所為讓她知道瞭1個道理。



寧和君子打1架,不和流氓說句話。



女人在流氓的面前越掙紮,越能刺激流氓的獸慾。



〔操,別說大哥沒提醒你們,最好別讓她給你們口交哦,萬1她把你們哪個

的雞巴給咬斷瞭,下半輩子就隻能當太監瞭,哈哈哈。〕



〔謝謝大哥的提醒,嘿嘿,騷阿姨,我可要操你瞭,我要狠狠的操你的騷屄

啦。〕



撲的1聲,賈麗微的貞潔再1次的被男孩子強奸瞭,另外的兩個小弟,1個

還在把玩著她的肉絲和玉足,而另1個卻開始扣弄起賈麗微的小腚眼。



被欺侮被恥笑她全能忍耐,可是腚眼的疼痛讓她無法再沉默下往瞭。



〔啊……不要碰那個地方啊,不要瞭……〕



〔呵呵,阿姨的小腚眼還1動1動的呢,真可愛,望樣子似乎從來全沒被操

過吧,才1根手指就受不瞭瞭,1會我要好好的享受1下,給你開開苞。〕



上樑不正下樑歪,有什麼樣的大哥,就會有什麼樣的小弟。



〔不要啊,那裡不行的啊……〕



高飛呢?他在做什麼?原來這個老大正在笑呵呵的註視著自己的幾個小弟不

停的欺凌著這個成熟的良傢呢。



〔我說華子,望你那個慫樣兒就明白你快射瞭,你們幾個全沒有資格射進她

的陰道裡,趕緊給老子拔出來,給我射在這個「好阿姨」的臉上,哈哈哈。〕



速度真快,這個啼華子的小弟瞬間就拔出瞭雞巴,對準瞭賈麗微俊俏的面孔

狠狠的射出瞭自己腥臭的精液。



而賈麗微呢?臉上都是白花花的液體,那楚楚可憐的樣子,讓任何1個男人

望來全會感來心痛。



淚水,還是無盡的淚水……



其中1個小弟似乎是絲襪控,其他的兩個孩子全在玩弄賈麗微的雙峰,陰戶

和腚眼,而他卻隻對賈麗微的肉絲美腿和玉足心有獨鍾,舔夠瞭美腳,就開始不

停的撫觸賈麗微的絲襪美腿,甚至變態來把自己的雞巴放進瞭絲襪和大腿之間的

縫隙,不停的抽插起來。



而他的精液則獻給瞭賈麗微性感的肉絲,可這還不算完,在這個稚嫩的小壞

蛋射精之後,復把那隻沒遭受精液污染的絲襪從賈麗微的美腿上褪瞭下來,像系

褲帶1樣纏在瞭自己的腰上。



身體接著被兩個射過精的小弟擺弄成瞭狗交的樣子,這個時候,那個剛才玩

弄她腚眼的男孩子,就企圖強奸賈麗微身體唯1的處女。



〔求……求你瞭,別弄那裡瞭,那裡真的不行的啊……〕



〔哎呀,疼死我瞭,實在是太緊瞭,怎麼也進不往啊,這是什麼腚眼啊,把

雞巴的連筋全弄斷瞭,氣死我瞭,我打死你這肥屁股,我要把它打爛。〕



啪……啪……啪,客廳裡傳來瞭清脆的響聲,那充滿肉慾的聲音聽起來既悅

耳,復讓人感來悲傷。



開始賈麗微還咬緊牙關忍耐著疼痛,可是隨著男孩子不停的抽打,賈麗微再

也忍耐不瞭。



〔啊……不要啊……好疼的……〕



肥美的大屁股上佈滿瞭通紅的掌印,女人1聲聲的哀嚎會讓君子義憤填膺,

反之就會讓讓變態的人更加的熱血沸騰。



〔哈哈哈,好過癮啊,華子把皮帶遞給我,今天我要抽的她皮開肉嶄,替我

的雞巴報仇。〕



還沒等皮帶遞過來,賈麗微就差點被嚇昏瞭。



用皮帶懲罰,那不是過往日本鬼子和國民黨對付戰俘用的手段嗎?現在是和

諧社會瞭,怎麼還會有這麼變態的人?怎麼還會有這麼無情的事發生呢?



哎,望來現代人的心態還真是5花8門啊。



高飛和賈麗微的眼神再次交織瞭……



望來賈麗微那驚恐復顯淒美的目光,難道高飛就1點反應全沒有嗎?他這個

不良少年就真的那麼沒有人性嗎?



可是此時高飛的眼神望起來真的好古怪。



就在皮帶剛要抽來賈麗微的大屁股時,客廳裡卻忽然傳出瞭1聲大飲。



〔我愛你,把皮帶給老子放下,我們不是法西斯,玩玩也就算瞭,你他媽

的還想弄死誰啊。〕

〔大哥……我……我……〕



〔我你個腦袋,他媽的,給老子滾1邊往。你們兩個也是,全給我往那邊立

正,明白嗎?〕



雖然高飛對他們像對小狗1樣的喚來飲往,可老大的指示他們還是不敢違抗

的,幾個小弟戀戀不捨的離開賈麗微的身體,低著頭站在瞭1邊。



而這時高飛就扔掉瞭煙頭,徑直向賈麗微的臥室走往,他要往做什麼?



讓人大感意外的是,高飛出來的時候,手上卻拿著1條被子,蹲下身體蓋在

瞭已經被欺侮的不成樣子的白領阿姨身上,溫柔的註視著她。



〔其……其實我也並不想……〕



啪……客廳再次傳出瞭清脆的響聲,可這次已經不是打在賈麗微的屁股上瞭,

而是打在瞭高飛這個不良少年的臉上。



〔你不是人,給我滾,嗚……〕



滿臉淚水,泣不成聲,無盡的憤怒,是此時這個白領麗人最真實的寫照。



高飛這是怎麼瞭?完都沒有瞭剛才盛氣凌人的模樣和那種做大哥的威嚴?他

剛剛在自己的小弟面前被賈麗微打瞭嘴巴,為什麼沒像剛才1樣繼續懲罰她?



〔對不起,我……〕



1臉的歉意,這是高飛嗎?是被打笨瞭?還是有什麼其他的緣故呢?



〔咳,這……這個留給我做個紀念吧。〕



高飛在說什麼?哦,原來高飛指的是纏在小弟身上的那條還沒被精液污染的

肉色絲襪。



〔滾……拿著錢帶著你的小弟給我滾,嗚……〕



最讓人感來意外的是,高飛臨走的時候居然把手裡的9000多塊錢靜靜的

放在瞭客廳的鞋架上,難道他不是來要債的嗎?



在出門的1剎那,歸頭註視賈麗微的那種眼神……,眼圈怎麼會有1絲的濕

潤?高飛究竟是怎麼瞭?



離開以後,3個小弟像狗1樣同在高飛的後面,誰也不敢做聲。



〔操你媽的,誰讓你們幾個那麼對人傢的?〕



〔大……大哥,剛才不是您老人傢讓我們幾個懲罰那個阿姨的嗎?〕



〔對……對……是我讓我,是我這個混蛋讓你們那麼做的。操,我讓你們往

死,你們怎麼全不往啊。〕



〔這……〕



〔操,全他媽給我滾蛋,馬上從老子面前消逝。〕



幾個小弟望來高飛那惡狠狠的樣子,全灰溜溜的離開瞭。



而高飛呢?1個人躺在公園的長椅子,不停的琢磨著,腦子裡接連的閃現出

賈麗微那成熟性感的樣子,嘴裡也不住的念叨著。



〔咳,剛才是有點太過分瞭,我這是怎麼瞭?心裡為什麼會這麼亂?也不是

沒玩過女人,怎麼這歸的感覺卻這麼古怪呢。〕



〔對啊,我來幹什麼瞭?不是來要錢的嗎?為什麼臨走的時候我會鬼使神差

的把錢留下呢?〕



望來高飛領著幾個小弟離開瞭自己的傢,賈麗微趕緊把兒子拽來客廳的沙發

上,聽來兒子還在打著喚嚕,才放下心往洗澡。



這個白領麗人是幾乎天天全要洗澡的,可這歸卻洗瞭很長時間,首先次洗的

這麼徹底。洗過澡之後,復換瞭1身衣服,把傢裡好好的打掃瞭1遍,才坐在瞭

沙發上。



等兒子醒來以後,賈麗微是真想狠狠的揍他1頓啊,可是望來兒子那張稚嫩

的臉,復收歸瞭這個念頭,苦口婆心的教育起瞭小風。



小風當然對這之前發生的事1無所曉,還以為媽媽已經把問題圓滿的解決瞭。

而小風這個連累母親的孩子在賈麗微的勸導下,也發誓從此不在沾賭,要好好學

習報答媽媽的養育之恩。



接下來的幾天,賈麗微全提前請瞭假,奔來小風所在的學校門口偷偷的觀察

兒子,其實她更擔憂的是高飛這幫不良少年再來學校欺負小風。



可幸運的是這幾個曾經欺負她和兒子的人沒在學校的門口再出現過,至少現

在沒有。



夜晚,賈麗微獨自躺在床上欣賞著自己傲人的肉絲美腿,嘴裡不停的念叨著。



〔我的腿和腳真的那麼讓人著迷嗎?呵呵,望來望往,似乎還真挺標緻的。

可那天高飛為什麼要把錢留下呢?他不就是為瞭錢才來的嗎?還有他臨走時的那

種眼神,怎麼感覺怪怪的,眼睛似乎還有點濕潤的樣子……〕



〔其實……哎呀,我在想什麼啊,他是個把兒子引進歧路,還強奸過我的壞

蛋啊。〕



下面復傳來瞭1陣陣的瘙癢,慾看,那無盡的慾看再1次襲上瞭心頭。



〔啊……老公……給我……〕



手淫,還是手淫。



嘴上不停的喚喚著「老公」,可是賈麗微這個性感迷人的成熟白領心裡到底

在想什麼呢?



可無論她在想什麼,幻想全是無罪的,那個讓她終生「難忘」的噩夢已經結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