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191209”部影片

遊艇上玩護士

类型:公車小說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遊艇上玩護士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色妹妹成人在线电影_遊艇上玩護士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遊艇上玩護士






蔚藍海面,波光瀲濫,遙遙的蒙朧岸景隨著舟隻載浮載沉,孤獨的海平面上惟獨1艘白色遊艇停泊……



    「嗯……」纏如麻花辮的兩具軀體緊緊相擁,唇瓣吸引在1塊兒,激烈也暖吻著。



    男人的大手捧住女人比例完美的臉蛋,將舌頭探入紅唇之中,吸吮著女人的唇、軟嫩的舌……



    女人純白色的短裙掀至腰際,露出修長白皙的雙腿,此刻正勾住男人阻壯的腰桿,細踝交疊地箍住男人,敏銳、微微悸動的雙腿之間抵在男人腰際,有1下沒1下地摩擦。



    「川……嗯……」



    男人的手滑向女人圓翹的臀部,粗魯地去自己身上猛力1壓,蠻纏在1塊的身體歸應著海浪的起伏,微微搖曳,男人1把將女人壓在門框上,大手粗暴地扯開女人的衣服。「飲!」



    女人倒抽口氣,隨即因為男人的動作發出銀鈴般的笑聲,伸手扯開男人的黑色絲質襯衫,塗著蔻丹紅的指甲滑過古銅結實的胸膛、拉開腰際上的皮帶,將手伸入裡頭。「川,給我……我想要你……」



    男人按住女人亂動的手,發出不認跟的嘖嘖聲。「寶貝,有耐心點。」



    女人無辜地咬著唇瓣,「你講我們要在海上好好享受3天的,你講會好好滿足我的,為瞭你,我把米蘭的秀全推掉瞭。」



    「小寶貝,我明白你乖。」男人將手指探入絲緞內褲裡,陷進玉腿之間暖軟沁濕的丘壑裡。



    「川……」女人渴求得連聲音全在顫抖,雙腿緊緊夾住,感覺著男人手指埋在體內所帶到的快感。她扭動著臀,身子趴在男人身上,以裸露的香乳摩擦他的胸膛。



    「川……快!我要你……用你的粗壯占有我……求求你……」



    男人捧高女人的臀,扳開她的腿壓在門框上,讓她的深濕毫無遮掩地迎向他,兩指並為1指剎那沒進她暖濕、激烈收縮的幽穴裡……



    「啊--」女人瘋狂大啼,仰頭抗拒身體移山倒海而到的快感。



    長指快速在蜜穴裡抽撤,發出濕膩的聲音,女人仰頭享受,雙手不由自主地罩住自己飽滿晃動的皙乳,揉捏著、把玩著聳立如櫻桃般的小巧蓓蕾。



    「快……哦……川……」



    眼前美景讓男人眸色變深,手指的動作加快,直來玉腿間的深潤沁出透明狂潮,漫過他的指、沿著雙腿滑下……



    女人趴在男人寬厚的肩膀上喘息,小手渴求地去下探,「川,我已經預備好瞭……」



    她調皮地將手放入男人褲子裡,覆在凸起的中心地帶,挑逗地以指尖勾搔。「川,你也想要我吧?」



    看著女人的臉,男人倚著門框,閉上眼深吸口氣。



    「川?」面對男人怪異的舉止,女人皺眉,隨即動手拉下他褲子的拉鏈……



    男子禁止女人的動作,隨馬上拉鏈拉上,系好皮帶。「我似乎聞見電話響瞭,應該是很危急的事,不然舟上的衛星電話不會響。」



    「我沒聞見……」女人話還沒講完,男人便像逃命般去舟艙裡逃往。



    ****



    將自己合在舟艙裡,男人無力地靠墻而立,額頭抵著鏡子閉上瞭眼。



    松喜慶子是當今日本最火暖的模特兒,都身上下完美得連名牌設計師全贊美,都日本的男人全渴求她能出版寫真集,日夜作著將她抱在懷裡的春夢。



    誰能像他1樣幸運,經歷所有男人夢想的事,讓她毫無保留地為他張開雙腿,像浪蕩女露出私密的地方,小嘴裡請求著要他貫通?



    而他……緒方天川無力地瞄著腰際處的1路「平整」,解開褲子,望著毫無動靜的「那裡」,他的頭開始發脹、抽痛……



    自從再度與堤晃司的未婚妻童心見面,他的「男性雄風」剎那蕩然無存!



    高中時親眼目睹童心怎麼惡整堤晃司,讓他陷人永無止境的惡夢,鷹王會的面子、堤傢的榮譽,都部被這小妮子拽著去地上踏。



    8年後,童心像隻驕傲的孔雀住入堤晃司的傢,毀瞭他的傢,還入駐強森集團首屈1指的實驗室,把他與堤晃司好不輕易弄來手的上億研究機器當成兒歌點唱機!



    緒方天川踉蹌地扶著椅子坐下,最讓人身心受創的,是得曉他「插花」跨足生化領域後向來最崇拜的邁爾.道森,居然就是童心--



    他的「終身幸福」、男性雄風的「終身幸福」、都天下所有女人的「終身幸福」,都葬送在她手上瞭!



    假如童心依然浮現在他面前東搖西晃,他這輩子斷定要過著苦行僧的日子!



    「川,你沒事吧?」艙門外傳到合切的聲音。



    「我沒事……我正在接1通很重要的電話。」此時艙內電話響起,正好給瞭緒方天川1個借口。



    「哦。」松喜慶子猶豫瞭下,才舉步離開。



    「喂……是將臣哦?」



    「你復尋女人上床瞭?」跟是鷹工會成員的黑澤將臣,語氣裡多瞭調侃的笑意。



    緒方天川怔瞭下,皺起眉頭。「你管不著。」



    「我是不太想管,不過我很擔心你1望見女人就拉上床的做法,會打碎鷹王會的名聲。」



    打從緒方天川明白自己「不行」的那天開始,便想絕辦法和形形色色的女人上床,但卻沒有1次是順利「提槍上馬」的。



    「都日本誰不明白鷹王會的成員個個風流慣瞭,不尋女人上床才會壞瞭鷹王會的名聲,別人會認為我們不行!」



    電話那頭傳到悶笑聲,緒方天川瞇起眼,很不快樂。



    終於,話筒那頭的男人止住笑聲。「緒方,我提議你,與其使用這種「傳統」的「民俗療法」,還不如找求醫生的幫助比較有效復快速。」



    「你要我往望泌尿科?!」緒方天川忍不住啼囂,隨即發覺自己的音量過大,可能讓外頭的松喜慶子聞見,他連忙捂住嘴小聲咆哮。



    「媽的,要我脫光褲子讓醫生望個夠,還有可能被安排成為教學范例,被1堆實習醫生指指點點,用眼睛奸殺我的「男性雄風」,這不是打碎鷹王會的名聲嗎?門兒全沒有!」



    電話那頭立刻傳到仰天長笑,笑聲大得直達雲霄。



    「藍色小藥丸是我的「最低限度」!」緒方天川咬牙怒道。



    「假如你沒瞭性能力,那還剩什麼呢?緒方,你真的好可憐、好可憐哦……」



    「往死!」



    「沒瞭性能力,你可能就隻剩那張臉瞭。」黑澤將臣毫不掩飾自己的笑聲。



    「你……」



    黑澤將臣完都不跟情摯友痛苦的經歷,等笑夠瞭才復再度開口。「緒方,你的舟已經來小樽瞭嗎?」



    「來瞭。」



    「那好,趁你入行那塊地的收購行動時往望醫生,那裡遙離東京,你往望泌尿科的事還傳不來東京這邊到,可以好好的……噗……把「病」治好……哇哈哈……」



    電話這頭的緒方天川,已是氣來發抖。



    遊艇剛駛入日本海,原本陽光絢爛的好天氣剎那起瞭變化,開始飄起綿綿雪花,越親近港口,岸邊水面結瞭1層薄薄的冰。



    緒方天川拉攏身上的黑色大衣,走在小樽又古的街道上。



    小樽有條非常聞名的小樽運河,黃昏時,沿岸的瓦斯燈會被點亮,整條運河佈滿著氤氳的浪漫氣息。



    這裡向來是以入出口貿易為主的經貿港全,近年到因為電影「情書」的合系聲名大噪,已經是僅次於函館、觀光客最喜歡造訪的地方。



    緒方天川打算建立另1座遊艇基地,指望停泊量能比小樽現有的「小樽港遊艇基地」的3百5十艘還多。



    綜觀種種條件,這裡對遊艇業到講極具競爭力,他已經規劃好在周圍建立觀光商店,形成1個碩大的超級觀光購物基地,成為小樽市的新地標。



    緒方天川腦海裡盤算著整個投資案,如今最棘手的是港邊的土地取得不易,雖然大部分的土地全已經完成收購手續,但其中兩戶比鄰的土地卻死全不肯賣……



    「讓開、讓開、讓開……」



    甜膩的女聲在身後響起,聲音急促,緒方天川停下步伐轉身,霎時1陣天旋地轉,他還搞不清晰狀況,人已經被撞倒在石板地上,1陣金屬碰撞聲跟時響起--



    「哎唷!」



    像百關般溫軟的女孩聲音從緒方天川頭頂上方傳到,他盯著壓在身上的柔軟嬌軀,他的手掌正好摟在她細如楊柳般的纖腰上,她的身上好香好香,是1種百關般的清甜香味……



    「我啼你讓開的嘛!」女孩皺起眉頭,手掌支著地撐起身子。



    有瞭點距離,女孩那張細致得不像日本人的可愛臉蛋才正式收入緒方,天川的眼底。



    他有些驚異地盯著女孩精巧的5官,她的皮膚比周圍白皙的細雪還細嫩,就算身上掛瞭幾片菜葉,也無損她的嬌美。



    面對緒方天川的直視,女孩不甚快樂地瞪他。



    「你幹嘛盯著我?」她臉上有寫字嗎?還是出門時復被隔壁的伊藤偷偷戲弄,趁她不註重在她臉上抹面粉?



    「你望起到不像日本人。」



    「那復怎樣?」她掙紮著起身,卻發覺自己居然被眼前的男人抱得緊緊的,他的1雙大手就擱在她的腰後,而她的身體,則壓在他強壯如鋼鐵般的身上……,



    女孩羞紅瞭臉。「喂,把你的手拿開!」



    「你啼什麼名字?」



    女孩氣鼓瞭臉。「我啼什麼名字要你管?你隻管把手拿開,不然我要啼人瞭!」



    這1生除瞭被爺爺和爸爸抱過外,她還沒被男人這麼親熱地抱著,尤其眼前的生疏男人英俊得像是從時裝雜志裡走出到的模特兒……



    發覺自己正在胡思亂想,臉頰甚至泛起暖喚喚的溫度,她趕快低下頭,掙紮著起身,但緒方天川好像躺上瞭癮,依然不動如山地抱著嬌軟身軀。



    「喂!快放開你的手!」



    「告訴我名字就放開:」



    「你是土匪啊!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厚--牛湄湄,我要告訴你爺爺,講你和男人摟摟抱抱,還躺在大馬路上不想起到!」騎著腳踏車路過的小男孩伸出吃指搖瞭搖。



    「誰不想起到瞭?是他抱著我不放啊!」



    小男孩挑釁地揚高下巴,驕傲睨視。「我不管!反正我就是望來你和他躺在地上,他的手放在你身上。」男孩拿起掛在脖子上的立可拍,咱嚓1聲,拍照存證。



    牛湄湄怔瞭下,隨即捉狂。「伊藤須也,把照片給我!」她掙紮要朝小男孩疾馳過往,卻發覺自己仍然被困在1堵溫暖舒暢的臂膀裡。



    「放開我!」



    「你不是日本人?」



    「對,我不是日本人,我是你媽媽!」她掄起拳頭猛捶他的胸膛。「放開!」



    緒方天川微笑地松開手,牛湄湄動作迅速地朝小男孩疾馳過往,小男孩見狀嚇得快踩輪子。



    「該死的伊藤須也,把照片給我!」



    「不要咧!」



    牛湄湄追瞭上往,但奈何她怎麼努力,卻隻能望著腳踏車快速駛離,小男孩驕傲地歸頭朝她扮瞭個鬼臉,隨即快踩離往,手上系著的5彩彩帶畫瞭1個圓弧,消逝在轉彎處。



    「該死!喚--」牛湄湄喘著氣望著伊藤須也消逝的街角,氣得大踏步去歸走。



    緒方天川站起到,拍拍身上灰塵,拿掉掛在手臂上的青菜葉……



    「全是你!」牛湄湄氣得跺腳,狠狠瞪他1眼,隨即彎腰牽起腳踏車,1旁長臂伸瞭過到,替她扶正車子後立好。她蹲下身撿拾滿地的蔬果,1邊撿1邊咒罵。



    「你怎麼像個登徒子1樣,隨隨便便摟著女人不放?!」



    「我記得是你自動送上門的,不是嗎?」



    「所以我啼你讓開瞭啊!」這下子被伊藤須也那小鬼拍照存證,復不明白他要怎麼對左鄰右舍加油添醋瞭……



    厚--想起到頭就痛!



    牛湄湄跺瞭下腳,心不甜戀戀不舍情不願地撿起已經撞爛的蘋果,有些心疼地瞧著上頭的傷口,隨即在袖子上抹瞭抹,不管372十1就去嘴裡送--



    緒方天川攫住那抹纖細手腕。「喂,這蘋果復臟復爛,你還送入嘴裡?」



    「另1邊還能食啊!」牛湄湄瞪他1眼,拍掉礙事的大手,將蘋果送入嘴裡大大咬瞭1口。



    緒方天川將手裡的牛皮紙袋放歸腳踏車前方的竹籃裡。「對瞭,這附近哪裡有飯店?」



    「飯店?!」牛湄湄像望怪物1樣盯著他瞧瞭瞧。「搭車往札幌,札幌有觀光飯店,這裡是小樽,惟獨溫泉旅社同民宿。」



    怪物1個!



    牛湄湄坐上座墊,腳踏車踏板還到不及踩就復被拉住。「你復有什麼問題,登徒子先生?」



    「你可以介紹1間有信用復可靠、尊重病人隱私的……嗯,診所嗎?」



    ****



    這間診所是1棟兩層樓的木造房屋,屋齡應該有34十年歷史,外觀已經不再光彩,有些老舊但卻很整潔幹凈。



    緒方天川坐在椅子上,1旁擺著幾座放有藥品的鐵櫃,放眼看往,診間惟獨1張木頭桌、1床病床,還有隔簾……他實在很難相信這裡的診療技術。



    他站起身打算走人,門卻在此時被推開,1個穿著老舊吊帶褲,領口處綁著紳士領結、年約7旬的老人背著手踏入診間。



    「你哪裡有問題?」老人聲音響亮有力。



    「呃……」



    老人拿起擱在桌上的聞筒掛歸脖子,轉身拉到1張椅子。



    「坐啊!全這種年紀瞭,站著也不會再長高。」瞧緒方天川還站著不動,老人忍不住調侃幾句。



    緒方天川勉為其難地坐下,面對留著滿臉白花花大落腮胡的老人,他顯得坐立難安,屁股像長瞭瘡1樣。他1點也不相信這老人的醫術有多好。



    「你哪裡有問題?」



    「呃……這個……」突如其到1問,緒方天川竟語塞瞭。



    「咳嗽?打噴嚏?頭痛、發燒、都身酸痛還是兩眼發黑、4肢無力……」



    「對!就是這個!」緒方天川像中瞭首先特獎般大啼。



    「4肢無力?」



    老人拿起桌上1本小冊子,丟給他。「拿著!」



    緒方天川順手接過,拿的好好的。



    老人再度拿瞭另1本更厚的書遞給緒方天川,他也很順利地接在手裡。



    老人思量瞭會兒,站起身走來鐵櫃旁,拿出1本厚厚的醫學叢書遞給他,緒方天川還是不費吹灰之力地接在手裡。



    老人手擦在腰上,倚著鐵櫃看著緒方天川。「你是到浪費醫療資源的嗎?」



    「我沒有。」



    「你手腳好得很,那麼厚的書全能拿在手裡,哪裡4肢無力?」



    「呃……我、我發覺自己在某些時候會「使不上力」……」這種事,男人最清晰瞭!緒方天川朝老人眨眨眼。



    惋惜,對1個已經7十歲的老人到講,很難意會這種「性」暗示。



    「腳使不上力嗎?」老人當真彎腰檢查緒方天川那雙修長結實的腿。「肌肉無力、僵直、痛、猛烈口渴、疲乏、腰酸嗎?」



    緒方天川聞得1愣1愣的,頭還到不及搖就復聞見老人滔滔不盡的話語。



    「假如排尿呈現「可樂」的顏色,有可能是橫紋肌溶解癥,等會兒替你打點滴,大量補充你身體內的水分,假如你沒法排尿,我會再給你利尿劑。橫紋肌溶解癥賦予重碳酸鹽可以改變身體及尿液的酸堿度,使肌球蛋白較不易結晶沉積於腎小管,不過假如你有急性腎衰竭的1些並發癥的話,必要時可能得送你來更大的醫院做危急透析治療……」



    「等1下!」好,他承認,這老人嘴上1堆專出名詞,聞起到好像是有那麼兩下子。不過……橫紋肌溶解癥?!



    他隻是很單純地無「性」生活!



    老人見緒方天川那張俊臉變成苦瓜臉,不禁皺起眉,猶豫地搖瞭搖頭。「不是嗎?」



    緒方天川很謹慎地也搖瞭搖頭。「不是。」



    「那是……」



    「醫生,我是有地方使不上力,但不是4肢……是……」



    「是……」老人豎起耳朵期待。



    緒方天川將臉湊瞭過往,附在老人耳邊細語。「是雙腿中間。」



    「雙腿中間?!」



    ****



    診間陷進1片沉靜,兩個男人、4隻眼睛都去1個地方看往,就是那傳講中的「雙腿中間」--



    「噗……哈哈哈哈……哈哈……」細軟的女孩聲音從門口傳到,打破1片死寂。



    牛湄湄端著暖茶入到的還真是時候,正好聞見最重要的診療部分,隨即笑來都身無力。



    「妹妹,不可以這麼無禮。」老人怒瞪她1眼。



    「不是……哈哈……我……我沒……哈哈哈……」牛湄湄很想止住自己的笑聲,但笑蟲爬得她喉嚨好癢,她完都抑止不住。



    她的笑聲,讓緒方天川很想抱頭痛哭。



    牛湄湄清清喉嚨,忍住笑意將冒著暖氣的濃茶擱在桌子上。「我泡瞭你最愛飲的抹茶,還買瞭紀之燒的煎餅。」



    她的視線很顯然地復想去緒方天川那兒飄往,唉!努力地節制自己的眼球不可以亂轉,實在很辛勞。



    緒方天川懊惱地想尋洞鉆入往,老人則是拿起茶杯,喚著上頭的暖氣,飲瞭1口濃茶。



    「妹妹,你先出往,我還在望診,臨時還不用你幫忙。」



    「可我是你的護士耶!」



    「這時候你浮現在這兒不方便……」



    「哪裡不方便呀!我可以幫你寫望診紀錄,還可以替你處理打針拿藥的事啊!重要的是,我是關格、領有執照的正牌護士,爺爺你怎麼可以趕我走?」



    老人1時啞口無言。



    「你是護士?」緒方天川不甚相信地問。



    「固然!」牛湄湄驕傲地頷首。「雖然剛從學校畢業,不過同在爺爺身邊也學瞭不少。」



    牛湄湄湊來老人身邊,忍不住復瞧瞭緒方天川「有問題」的地方1眼,隨即興奮地問:「爺爺,你是不是要替他做前列腺檢查?」



    「噗!」老人口中的暖茶直接噴向正前方的緒方天川。



    英俊男人臉上霎時掛瞭1攤綠綠的茶水,診間3人都愣在當下。



    對於這兩個人,他已經不明白要講什麼瞭……緒方天川閉著眼、4肢僵硬。



    「我……對不起!」老人立刻轉頭朝1旁拉開聲如宏鐘的嗓門。「牛湄湄!」



    「爺爺……」牛湄湄捂著耳朵閃來角落往。厚--復大吼大啼瞭。



    「你怎麼可以對緒方先生如此無禮?」



    「爺爺,這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噴得人1臉全是抹茶的復不是她!



    「你……我……」牛爺爺開始顧左右而言他,試圖替自己尋臺階下。



    「診斷應該是我下,你隻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實習護士,你復明白緒方先生……那個……咳……」



    牛爺爺湊來牛湄湄面前仔細低語。「你復明白他「那個地方」不行,該做前列腺檢查瞭?」



    牛湄湄和牛爺爺大眼瞪小眼,瞅著可愛的圓眼同著「輕聲細語」。「爺爺,這些話我跟樣原封不動還給你。」



    「牛湄湄,你就不能少同我頂嘴嗎?」牛爺爺以手指點著牛湄湄的額頭。「你老是喜歡在診間同我爭論,要搞清晰,醫生是我,你隻是護土。」



    牛湄湄扁著嘴瞪著牛爺爺好久,1老1少就這麼大眼瞪小眼,誰全不想退1步,個性簡直1模1樣。



    緒方天川深深地嘆瞭口氣。「指望你們還沒忘瞭我的存在。」



    他這1提醒,頓時驚醒寒戰中的兩人。



    「真是對不起!」牛爺爺連忙抽瞭幾張面紙遞給緒方天川。



    擦著臉上的茶水,緒方天川的心裡連連漢氣。她竟然想替他到個前列腺檢查?拜托,她是想讓他繼不能「人道」之後,復因前列腺檢查而痛死在病床上嗎?



    「對瞭,你怎麼會大老遙奔來這裡到望……咳,望病?」牛爺爺連忙緩和藹氛。



    「呃,我有事來這裡出差,所以就順道望個病。」



    牛爺爺支著下巴思量瞭下,問出心裡的迷惑。「你和妹妹怎麼熟悉的?」



    「咳!咳咳咳……」牛湄湄驚喘瞭下,隨即被口水噎來。



    「妹妹,你怎麼瞭?」牛爺爺將茶遞給她順氣。



    坐在矮椅上的男人,薄抿的唇瓣徐徐勾起1抹不懷好意的微笑,黑白分明的眸子透出1絲惡意的光線。



    「你問我和妹妹是怎麼熟悉的呀……怎麼熟悉的呀……嗯,讓我想想……」



    你這樣講,爺爺會越懷疑啦!牛湄湄激蕩地對緒方天川擠眉弄眼,隻差,沒急得跺腳。



    「嗯……我走在橋上尋路,然後妹妹騎著腳踏車過到,撞來瞭我……」惡意的尾音拉得好長。



    你不要再有意發出這種聲音瞭啦!牛湄湄急得想將手裡的茶潑向緒方天川……圓黑的眸子剎那發亮,講時遲那時快,她手裡的茶杯立即去前1翻--



    杯裡剩餘的茶水潑向緒方天川身上,他的俊臉不僅復濕瞭,這下子連身上英挺的手工制西裝也濕瞭!



    「牛湄湄,你再這麼鬧我要氣憤瞭!」牛爺爺內疚得不曉如何是好,趕快抓起1把面紙去緒方天川身上擦,結果面紙的棉絮沾瞭水,都黏在西裝上瞭。



    這下子,事情越到越大條瞭!



    「糟糕,你的衣服……」



    緒方天川的臉色真的很難望,這輩子,他從未因女人而這麼狼狽過,這對於從小生活在上流社會裡,時時刻刻全要註重儀容、舉止要有教養的他到講,是不可見諒的挑釁!



    「我望你還是往換件衣服吧!這衣服我會啼妹妹送來幹洗店往清洗……妹妹,你帶緒方先生往換件衣服。」



    「爺爺,他是生疏人……」



    「但你潑瞭人傢1身濕。」牛爺爺有些不悅。



    緒方天川站起身,高挺的身材在矮小的診間裡顯得巨碩。「隻要拿塊佈擦1擦就好瞭,實在不需要這麼客氣。」



    「這怎麼行?是妹妹的錯,對瞭,也快中午瞭,你就留下到食個便飯吧!妹妹的手藝還不錯,就當是向你賠罪吧!我會要她趕快把衣服送往幹洗,不要耽誤瞭你的時間。」



    「不會。」緒方天川轉身朝牛湄湄笑瞭笑。「請帶路。」



    有必要笑得這麼惡心絢爛嗎?牛湄湄狠狠瞪他1眼,隨即轉身帶路。「同我走。」



    她怎麼覺得他的笑臉像豺狼1樣驚險?

「剛才你是有意的對不對?」牛湄湄遞給緒方天川1件幹凈的襯衫。



    「什麼有意的?」接過襯衫,緒方天川似笑非笑地瞅著牛湄湄。



    「我復不是有意要撞倒你的!」



    「哦,你是講這件事。」緒方天川點點頭,脫下西裝外套,擱在1旁,解開袖子上金制的袖扣。「我明白你不是有意的。」



    「那你……先告訴你,我爺爺好奇心特殊重,像你剛才那樣的說法,他1定會問個沒完沒瞭。」



    正解開前扣的大手停下,性感的唇角揚起玩味的弧度。「他是你爺爺?」



    「很顯而易見不是嗎?」明曉故問!



    牛湄湄順手將擱在床上的外套折好掛在手臂上,期待緒方天川將襯衫換下。



    「我資質駑鈍。」



    「駑鈍個頭!」快把衣服脫下到。」



    緒方天川愣瞭下,隨即發出曖昧笑聲。「這麼熱昧的話講瞭不怕讓人誤會嗎?」



    「我……」小臉立即羞紅。



    「我很好奇,為什麼你向來對我有敵意?」緒方天川解開最後1顆扣子,敞開的襯衫中露出古銅色的茁壯胸膛,顯得性感無比。



    牛湄湄立即將視線從緒方天川的胸膛上搬開,整張臉復紅復燙!「我……我哪有……」



    「沒有嗎?」緒方天川緩步前入,碩大的黑影像是1隻怪獸,慢慢吞噬掉她的往路。



    牛湄湄身上汗毛自動肅然起敬!「我沒有對你有敵意……」



    她討厭被他抱著,用寬厚的胸膛圍著她,更讓人討厭的是……她竟然喜歡這種擁抱,真該死!



    牛湄湄低頭喃喃自語,小臉惱紅得像是熟透瞭的番茄,沒註重來怪獸般的黑影已經將她團團圍住。



    緒方天川掌著墻俯身看著眼前嬌小的漂亮小女人。「我的魅力一直沒有人能免疫,何況是有所敵意?你倒是讓我印象深刻。」



    「我講我沒……」牛湄湄抬頭想反駁,立即笨眼。



    眼前這堵散發著溫度、古銅顏色的墻壁……哦,不會吧?那個嵌在隆起丘陵上的兩個粉紅色突出物……是男人的……奶、奶、奶……



    牛湄湄震動地去後1彈,貼著墻壁大氣全不敢喘1下,視線立即搬開。「你……你不要親近!」



    眼前的菱形紅唇盈潤飽滿,誘人地讓他想1親芳澤,甚至讓他想起她身體有多柔軟馨香……



    「你不認為我很英俊、很有魅力嗎?」



    雖然這陣子他的「能力」實在不怎麼樣,但他萬人迷的魅力還是存在的吧?



    他的臉怎麼越到越放大……他的腿已經遇到她的瞭……他的胸膛也遇到她的……他的鼻子快要遇到她的鼻子瞭……



    「你1點也不英俊!」



    「你、你講什麼?」緒方天川拍拍耳朵,不可置信地望著她。



    「我講你1點也不英俊,更沒有魅力!」



    緒方天川完都笨眼。「等1下……」他攫住她的肩膀,有點無法承擔地閉瞭閉眼。



    「你……你講我1點也不英俊?」



    「嗯。」



    「更沒有魅力?」



    「嗯。」



    「不可能!」緒方天川煩躁地抓著頭發,高大身軀顯得有些無助。「不可能!你曉不明白我才剛才和日本當紅名模松喜慶子度完假!」



    牛湄湄直視他,紅唇多瞭嘲弄的笑意。「然後呢?」



    「什麼然後?」



    「我才不相信你和那個連首相全稱贊是「最漂亮的女人」的松喜慶子在1起。」牛湄湄雙臂抱胸。



    這女人……



    「我剛和她在港口分手,她正要往米蘭,我連她身上哪裡有痣、性感帶在哪裡全明白。」



    牛湄湄望瞭緒方天川好久,註視的眼睛盯得他渾身不安閑,倏地,1陣銀鈴般的笑聲在房裡爆開。



    她笑得東倒西歪,忘形地猛拍他赤裸的胸膛。「你別講笑瞭,講謊全不打草稿!」



    「我沒有講謊。」看著眼前細致白皙的頸子,他的手心開始泛癢。



    「你才剛和爺爺「坦承」你「那裡」有問題耶!」她的眼睛忍不住再去下瞟瞭1眼。



    緒方天川臉色1陣發青,大手抬高牛湄湄下巴,她還到不及反應,他的唇已經貼上她的,緊緊地、用力地壓著她柔軟的唇瓣。



    唔……她的唇真美好,像大福糬麻1樣軟嫩有彈性,唇齒間有著淡淡茶香,連喚出的急促氣息全佈滿著宇治煎茶的滋味。



    「唔……」牛湄湄瞪大眼睛望著眼前的臭男人,他竟敢強吻她?!



    她掄起拳頭掙紮,卻被他輕而易舉地擒攫住,壓在頭頂上方的墻上。



    牛湄湄氣得喘氣,緒方天川的舌頭於是有瞭溜入往的空間,唇瓣輾轉柔壓著她的。



    1股奇特的感覺攀上兩人心頭,復麻復暖,讓人體溫攀升,像摸電般的感覺。



    男人如銅墻鐵壁般的身軀困著她,修長雙腿插入她雙腿間,有力地貼著她的。



    他幾乎占絕1切天生上的生理優勢,雙腿間倏升的詭異灼暖感讓他心頭1震……



    牛湄湄有機可乘地在緒方天川發愣的時候,用身體將他撞開,蹦離來最遙的角落。「你……你卑鄙無恥下流!是……是……是臭王8蛋!」她眼眶乏紅,氣得跺腳。



    她的初吻居然就這樣沒瞭!



    雖然他很帥、很英俊,穿著望起到質料很好的西裝,是這麼的有氣質,可是……他竟然敢強吻她!



    「是你先戳別人的痛處。」



    「那你就可以隨便、不經人允許就強吻別人?」1想起剛剛火暖的吻,牛湄湄身體不禁戰栗瞭下,胸前羞人的感覺讓她火速抱胸,擋住羞人的反應。



    他慢步朝她搬近,眸心深邃地凝望著她。



    「我隻是讓你明白,男人就算是下半身不行,他還有1張嘴、1雙手,照樣能讓女人毫無招架之力。」



    「虧我這麼相信你……」牛湄湄驟然住嘴。



    「相信我什麼?」



    「沒……沒有殺傷力……」所以他換衣服時她才會沒離開。



    緒方天川不明白自己該笑還是該哭,首先次有女人覺得他沒有「殺傷力」,這表示他的男性魅力已經蕩然無存。



    但他不可能讓自己的名聲壞在她手上,更不打算舍棄讓眼前這隻小兔子承認他仍然英俊灑脫、風流倜儻。



    「我需要想辦法「講服」你嗎?」他帶著邪惡的笑臉朝她步步逼近,光彩的皮鞋踩在地毯上,走起到肅靜無聲……



    「你幹嘛把你的「不行」發泄在我身上啊?」牛湄湄背脊僵直地去門口挪移。



    「不,我不是發泄,我隻是想向你表現我無人能及的魅力。」



    他朝她伸長手臂,那逼迫人的氣概真是令人驚心,隻是伸出手而已就已把牛湄湄嚇得花容失色,奮不顧身地去房門逃往。



    緒方天川哪可能讓她就這麼逃瞭?若他剛剛意識來的身體反應沒錯,睽違半年的灼暖感復歸到瞭!他幾乎要喜極而泣瞭!



    緒方天川快步朝牛湄湄邁入,正當他的手馬上攫住她的手臂、將她拉進懷中時,驟然腳下1個打滑,佈置溫馨、飄著淡淡木頭香氣、燈光暖和的房間裡傳到1聲巨響--砰!



    木造的高齡屋子剎那震瞭下,牛湄湄迅速轉頭--橢圓形的地毯上趴著1個人,動全不動1下。



    兩人僵在那兒,空氣為之凝聚,時間的流動好像就此停止……



    牛湄湄立刻轉身握住門把打算乘機離開,身後男性壓抑怒氣的嗓音悶悶傳到。



    「我的腿扭來瞭,假如你敢見死不救,放著我這副德行被第3個人望來的話,我就告訴你爺爺橋上發生的事,還會向伊藤須也那個臭小鬼買到照片當作物證。」



    ****



    「怎麼會這麼不仔細?」



    牛爺爺仔細地將眼前腫成饅頭大小的腳踝包紮起到,對於眼前過重的傷勢,免不瞭抬頭盤問。



    他也很想明白自己怎麼會這麼脆弱,才被地毯絆倒而已,腳踝竟會腫成兩倍大。



    「不仔細被地毯絆倒。」緒方天川苦笑地望著自己的腳。



    「妹妹,我早講過要把我房間的地毯搬走,這下子害來人瞭吧?」



    「他活該!」牛湄湄倚著藥櫃,非常不跟情地看著受傷的緒方天川。



    「妹妹,今天幸好是緒方先生絆倒,他年輕力壯經得起跌,萬1哪天是我絆倒呢?」



    怎麼感覺這老頭子是在幸災樂禍?緒方天川皺起臉。



    「爺爺,那房間你住瞭多久?」牛湄湄問。



    「幾十年啦!」這不是白問的嗎?



    「有被絆倒過嗎?」



    牛爺爺搔頭,不好意思地笑瞭笑。「這倒是沒有。」



    「那不就得瞭?」牛湄湄絢爛地笑著。「我認為這和智商有合。」



    通常習慣用下半身思量的男人,智商斷定低來地底1千公裡深。



    緒方天川瞇起眼,瞪著眼前可惡復可愛的小女人,假如他有第3隻眼,斷定能在她頭頂上望見1對角。



    「好瞭。」牛爺爺將紗佈固定好後,壞心地順勢拍拍緒方天川受傷的腳,痛得緒方天川差點不顧形象地尖啼。



    「牛爺爺,沒想來您老人傢滿頭白發瞭,力氣還這麼大。」他咬牙忍住劇痛,苦笑地縮歸腳。



    「緒方先生,望樣子你的傷得每天上藥包紮瞭。」牛爺爺揚揚手中的白色罐子。「這是從臺灣帶到的中藥藥方,隻要每天敷,保障你1個禮拜就好瞭。」



    「牛爺爺,請啼我天川。其實我正在尋住宿的地方,不知得這附近有沒有什麼不錯的民宿?」



    「有啊!1公裡外的地方有1間『湯之泉』,老板娘美麗得不得瞭,電視臺還到訪問過呢!你斷定會有愛好的,我可以幫你打電話訂房哦!」牛湄湄環胸寒寒睇睨。



    「要1公裡啊……」緒方天川抿著嘴朝她笑笑。「不過牛爺爺講我得天天換藥,去返兩公裡的距離我恐怕走不瞭,還是你情願天天上「湯之泉」往替我上藥包紮?」



    「我才沒那空暇時間。」



    牛爺爺旋緊藥罐蓋子,暗地裡瞧瞭兩人1眼。「那……你就住這兒吧!」



    鬥嘴的1男1女立刻扭頭看向牛爺爺--



    「不好!」



    「好呀!」



    牛湄湄幾乎要尖啼瞭。「爺爺,我們哪有空的房間?」



    「清1下你隔壁的房間不就好瞭?」



    「不行,那個房間裝著我的寶貝,不可以!」



    「你那是什麼寶貝,破佈1堆,還不如趁這機會清理掉。」



    「什麼破佈?那是用到做拼佈的材料,我好不輕易才搜集到的!」牛湄湄氣炸瞭!



    「望你做那麼久,也沒見你做1床被子給你爺爺我蓋,還是丟掉算瞭。」牛爺爺食味地努努嘴。



    牛湄湄講不出第2句話,隻能氣得猛跺腳。



    望著她小孩子般的舉動,緒方天川覺得可愛極瞭,尤其那張巴掌大的白皙臉蛋浮著櫻花般的粉紅暈色,水潤的唇瓣被貝齒咬著……她給他的感覺是甜美復純真的。



    他決定住下到瞭!



    「牛爺爺,既然如此我就住下到瞭,但是住宿費你可得收下,不然你復幫我換藥,復讓我住下,若再不收費,我會覺得在占你廉價。」



    「那個就再講吧!」牛爺爺起身。「食午飯瞭,妹妹今天煮瞭拿手的咖哩,你有口福瞭。」



    「我惟獨煮兩人份……」



    ****



    「為什麼我不隻房間要分你1半,連咖哩全要分你1半?」



    牛湄湄心不甜戀戀不舍情不願地收拾著房間裡成疊的佈料,將已經裁好的正方形花佈1疊疊地用袋子收妥。



    環顧周圍,這間房間早已被裁縫機、熨板、裁剪好與沒裁剪好的佈料和成品占領。起初因為自己的房間沒地方擺,她才會先斬後奏,把東西都堆過到,就算爺爺要反對也沒用。



    牛湄湄忍不住怒瞪1旁雙臂環胸、倚著櫃子1派灑脫的緒方丈川。



    「因為是你爺爺吩咐的。」



    可恨!他是有3頭6臂哦!居然將爺爺收服得服服帖帖!牛湄湄氣得再度跺腳,繼承心不依依不舍抓情不願地彎腰收拾。



    長廊上倏然傳到震耳欲聾的跑奔聲,伊藤須也那小鬼的聲音立即在門口浮現。



    「哇……果真是真的!」小鬼頭像望見奇景般,抓起掛在脖子上的相機對著兩人猛拍。「真的有男人住入到瞭!我原本還不相信牛爺爺的話咧!」



    「臭小鬼,把你的相機拿遙點!」全是這個小鬼害的,才會害她和緒方天川扯在1起,沒完沒瞭。



    伊藤須也靜靜搬來緒方天川身邊,對著他上下打量。這男人眉清目秀,斯文灑脫,望起到像富傢公子……牛爺爺不是最討厭這種人嗎?



    「喂,我問你,你是用什麼方法住入到的?有很多男人為瞭牛湄湄想絕辦法要和她獨處,全會被牛爺爺的「鎮所之寶」--竹棍子轟出診所,你竟然可以順利住入到,可見得手法高明哦!」



    「伊藤須也!」牛湄湄羞惱地撈起1旁的整卷佈尺去伊藤須也扔往。



    小鬼頭閃得快,立即抗議。「哇--你要殺害未到的國傢棟梁啊!」



    「棟梁個頭!你以後隻會當狗仔啦!」成天隻會拿著相機東拍西拍,該拍的拍,不該拍的拍得更勤快!



    「哼!」伊藤須也1點也不贊跟。



    「你講有很多男人喜歡她?」緒方天川瞅著牛湄湄的眼神火暖且深邃。他相信,她的甜美是男人所無法抗拒的。



    假如那些男人再嘗過她那張甜蜜可口的小嘴兒,要他們葬身「鎮所之寶」下也甜戀戀不舍願。



    「你別望她兇巴巴的,身材復不好,復沒有松浦亞彌可愛,但就是很古怪,方圓百裡3十5歲以下的男人對她就是沒有反抗力,個個像蜂蜜望見花朵1樣,都瘋瞭!」



    「伊藤須也,你想被我折成兩半嗎?」牛湄湄抓起毛線針嚇唬地在伊藤須也面前折成兩半,嚇得他藏來緒方天川後頭,隻敢探出1雙眼睛。



    「你那麼兇,仔細嫁不出往。」



    「要你管,死小孩!」



    伊藤須也朝牛湄湄吐舌扮鬼臉,隨即拉著緒方天川的衣服勸諫。「我望你還是別同她跟住1個屋簷下好瞭,免得倒大楣。」



    「伊藤須也!」



    牛湄湄再也按捺不住地直沖而到,伊藤須也見狀左閃右藏,兩人繞著「不良於行」的緒方天川打轉。



    「臭小孩、死小孩,你敢再多嘴1句,我就把你躲起到的零分考卷都挖出到送給你媽,讓她拿藤條好好修理你1頓!」



    「咧--早明白你會做這種事,被你發覺的第2天我就即將換地方瞭,啦啦啦……」伊藤須也拿超相機朝牛湄湄猛拍,將她怒瘋瞭的神情都拍下到。



    被兩個小鬼繞著團團轉,緒方天川受不瞭地1手揪住1個,將兩人拉開。



    「我頭快被你們搞暈瞭。」



    1女1小鬼氣喘籲籲地瞪著對方,隻差再掄起拳頭和雙腿攻擊。



    「須也,你還沒講清晰,為什麼勸我不要住下到?」緒方天川敏銳地覺得事情有異。



    「伊藤須也,你敢講試試望!」牛湄湄掄起花拳繡褪告誡。



    「啦啦啦……我就偏要講!」小鬼頭朝牛湄湄拉開嘴角吐舌扮鬼臉,神情超級欠揍。「我同你講哦,她是楣女。」



    「楣女?」



    牛湄湄羞紅瞭臉,氣得踢出自己不怎麼長的腿,明明年紀大伊藤須也很多,但行為卻和他1樣,全是小學生等級。



    「倒楣的楣!牛爺爺講牛湄湄剛出生就讓醫院大停電,牛爸爸為瞭望她還從樓梯上跌下到,牛爺爺明白她出生,為瞭從海濱趕歸到,不但最寶貝的幾十萬釣竿失手葬生大海,連他全差點掉入海裡,所以牛傢人1致認為牛湄湄是倒楣鬼投胎,聞講中文的「湄」和「楣」音很相似,所以牛爺爺就替她取瞭「湄湄」這個名字。」



    緒方天川背脊有些發涼。「是巧關吧?」



    「對,是巧關!」牛湄湄連忙附和。



    「巧關個頭!」伊藤須也驟然望見緒方天川腳上的紗佈,抬頭嚴厲地望著緒方天川。「話講歸到,你怎麼受的傷瞭



    緒方天川的嘴角忍不住抽搐。「牛湄湄……」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