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188553”部影片

人妻的交易

类型:人妻小說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人妻的交易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林志玲性感诱惑照_人妻的交易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人妻的交易






我們復不熟
  所有對愛情的幻想
  因為你的浮現而舍棄
  我必須1再的提醒自己
  你和我之間,隻是1場交易……
  沿著仰德大道曲折直上,夏戀母女倆為瞭省幾百塊的計程車資,趕瞭1段不怎麼近的路。夏戀從到沒受過這種苦,細白的前額蒙瞭些許的薄汗,食力的想追上母親。
  夏媽媽歸過頭,要夏戀走快點,「我們可不能讓嚴傢等太久。」
  嚴傢,那之於夏戀,原本是那麼遠不可及的名詞,但因為父親經商失敗,欠下鉅額債務,她與嚴傢就這麼牽扯上瞭。
  嚴傢需要1個清白的女孩子,幫他們生下繼續人,於是就在她們傢最艱難的時候,黑市媒婆尋上門。
  她明白她們傢急需要錢,所以1到便帶著鉅額的支票解瞭她們傢的燃眉之急。
  1億3千萬啊!
  那曾是讓她們傢頭痛來甚至想燒炭自絕的數字,可是嚴傢卻連眼全不眨1下,灑脫地讓人把錢送到。
  那天文數字般的金額讓夏戀瞭解她同嚴靖滔之間差得不隻是十萬8千裡,隻是她不懂,嚴靖滔那麼有錢,要什麼女人沒有,幹嘛花錢買新娘?
  黑市媒婆講:「嚴靖滔要1個清白的女人幫他生下關法的繼續人,他嫌談情講愛太麻煩,覺得花錢買新娘比較省事。」
  比較省事?!
  這個講法讓年僅十8歲的夏戀不太懂。
  夫妻是1輩子的事,嚴靖滔連結婚這種事也想省嗎?
  那時,夏戀還沒見過嚴靖滔的人,卻從黑市媒婆口中莫約瞭解嚴靖滔是個什麼樣的人。
  嚴靖滔是個事業有成的男人,他有錢有能力,就是沒有時間,而這樣的男人同她向來等待的白馬王子相差不隻十萬8千裡。
  在傢裡尚未出事前,她曾想過自己要嫁的那個人未必十8般武藝樣樣熟知,但至少他得陪她風花雪月、陪她談情講愛,可是嚴靖滔卻連結個婚全想省事,連自己的新娘全可以契約化地完成……所以她根本不敢想象嚴靖滔那樣的大忙人會陪著她談戀愛。
  總之,夏戀還沒入嚴傢門,便先對愛情死瞭心,現在的她隻想快快完成契約,幫嚴靖滔生個兒子,早日還她自由之身。
  「來瞭,就是這裡。」
  夏戀同母親兼程趕路,終於來瞭目的地。
  母親站定後,夏戀這才歸神,她抬頭想望望未到的傢,卻沒料來會見來雕花的鐵門……
  深深庭院被廣闊的大河花園給圍住,母親按瞭對說機,大門自動推開,推開的不隻是夏戀的眼界,更是另1個世界,那裡有連綿的草地、淙淙的流水、鬱鬱蔥蔥的森林綠地……
  夏戀像是跌入大觀園的劉姥姥,不敢相信這就是她以後的傢。她誠惶誠恐地同在母親後頭,1雙大大的眼睛圓溜溜地直在周圍打轉,而愈是接近嚴傢大宅,夏戀心裡愈是忐忑。
  「媽……」她拉拉母親的衣擺,覺得自己像是被放錯位置的佈娃娃,她根本配不上嚴傢的金碧輝煌,「我們歸往吧!這裡根本不適關我們到,嚴傢太有錢瞭,我根本配不上嚴靖滔。」
  不,不隻是配不上的問題,事實上,是她會驚恐。
  驚恐那個天人1般的嚴靖滔。
  驚恐那個嫌愛情麻煩、像鋼1樣的男人。
  夏戀還沒見來嚴靖滔,就先被嚴傢的氣概給嚇慌瞭手腳。她早就明白嚴傢有錢,但沒料來會有錢來這個地步,驟然間,她1點也不覺得嫁入嚴傢是個好主意。
  「戀戀,全什麼時候瞭,你才在講這種笨話。」她們傢收瞭嚴傢的錢,屆時若反悔,講戀戀不嫁瞭,難保黑道不會尋上門到,「你不怕反悔的結果是被賣來酒店往當脫衣陪酒的酒店小姐?」
  「我怕。」她從小就被養在深閨,過著除瞭上學之外,便大門不出、2門不邁的日子,這樣的她如何過那送去迎到的生活?
  「怕還不趕緊同我走。」夏媽媽拉著夏戀,要夏戀相信,惟獨入瞭嚴傢才是正道,惟獨入瞭嚴傢才幹救她們夏傢。
  「要是你真在嚴傢不能適應,那麼就快快幫嚴傢生個關法的繼續人,反正嚴傢要的不是1個大傢閨秀的兒媳婦,而是1個健健康康的白胖兒子。生瞭兒子之後,你就算想走,想必嚴傢也不會留你。」
  「我明白。」夏戀點頭。
  她還沒熟悉嚴靖滔這個人前便先認得他傢的規矩。
  他要1個幹凈、清白的女孩,為的就是幫他們傢生1個健康白胖的關法繼續人,而她夏戀什麼全沒有,有的就是青春正盛的黃金歲月。
  嚴傢用1億3千萬的天價買走她十8歲、花樣般的青春,要她為他們嚴傢生1個白胖健康的孩子,這筆交易怎麼算全是她們夏傢劃算。假如她夠聰慧、夠理智,她應該即將巴住這好差事不放,而不是來瞭臨門1腳才退縮。這些道理她全明白,但……她怕啊!
  她無故地懼怕那個不曾見面,但形象卻鮮活地存在於她心目中男人。她怕自己不夠安分守己,怕自己不如嚴靖滔的意。
  「媽,我要是不夠好,該怎麼辦?」
  「笨孩子,你想那麼多做什麼?舟來橋頭顯然直,反正嚴傢給瞭我們錢,我們隻要絕好自己的本分,就算你不如嚴傢的意,諒嚴傢也不會把錢給要歸往,嚴傢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我不是擔心錢。」
  「不是擔心錢?那還有什麼好擔心的?」嘖!夏媽媽搖搖頭,「走吧!嚴傢的人還在等著我們呢!」
  不懂女兒的心思,夏媽媽硬是把夏戀給帶入瞭嚴傢那座大宅子裡,帶入瞭嚴靖滔的生命裡。
  嚴靖滔,那個像鐵1樣寒的男人,早在夏戀還沒見來他之前,她便對他心生懼意。如今兩照雙方見瞭面,夏戀對她未到的老公更是敬畏,因為嚴靖滔就同她想的1樣,高大且壯碩,寒硬的面龐像是讓刀刻師傅給雕出到般,有棱有角,沒有1點圓滑的線條。
  夏戀望來他便藏在母親身後,頭垂得低低的,視線不敢與他對上,隻敢望著自己的腳趾頭,手不安地扭著裙擺,眼淚快要掉下到。
  天哪!她就要嫁給這個寒硬的男人。
  他不笑的時候望起到好兇、好可怕,她怎麼可能勝任當他的妻子!
  「嚴先生,她是我女兒戀戀。」夏媽媽把夏戀從她身後抓出到,推來嚴靖滔面前。
  夏戀1臉狼狽地浮現。
  她像隻小兔子那般地無辜,小鹿般的大眼睛圓溜溜地隻敢望著地板,不敢望向她。
  對於這樣的小妻子,嚴靖滔沒有挑3撿4、嫌東嫌西,因為他幾乎等瞭夏戀1輩子的時間,而她不明白吧?她隻當他需要1個繼續人,隻當他急需要1個妻子幫他生孩子。
  在他的桌子上放著夏戀的身體健康檢查報告書。夏傢把她養得多麼好啊!十8歲,正值青春的年紀,但她卻沒有時下年輕人的惡習,她不抽煙、不飲酒,她甚至晚上十點1來就上床眠覺,生活規律來瞭1絲不茍的地步。夏戀就像是被夏傢嬌養的蘭花,他大膽推測,假如不是夏德生親經商失敗,夏戀再過個幾年,便是社交圈出名的淑媛。
  她會是政商名流奪著要的1隻小兔子,會是大傢想縱情蹂躪的1朵鮮花,惋惜呀惋惜,這朵鮮花如今落來他手中——
  嚴靖滔眼底難得地有瞭笑,但那笑卻笑得夏戀頭皮發麻,心裡直打哆嗦。
  她的眼怯怯地迎向他——
  嚴靖滔1雙眼瞳像兩潭溫泉水,深深的、深深的吸住夏戀所有的註重力。
  她的心卜通卜通、慌亂地狂蹦著。
  後到,她連母親是什麼時候離開,她全不明白,隻明白當她歸過神到,她已被嚴靖滔帶入瞭房裡。
  他像神1般地站在她面前。
  他是那麼地高大、那麼地雄壯——直來現在,夏戀才知得她馬上要嫁的不隻是個有錢的男人,跟時,他也是個頂天立地復長得好望的男人,而這個男人,他拉著她的手,要她幫他脫衣服。
  脫……脫衣服!
  夏戀1雙眼驚惶失措地對上他。
  「你不懂我幹嘛啼你脫我衣服?」
  「嗯!」夏戀用力地點點頭。
  「美麗的小丫頭。」他手卷著夏戀的秀發,以低沉有磁性的嗓音啼她。
  夏戀的心全快融化瞭。
  他怎麼能用他好聞的聲音如此呼她!
  「你明白你馬上成為我的妻嗎?」
  「明白。」夏戀復用力地點點頭。
  「我要你幫我生個白胖的兒子,而怎麼樣才幹生孩子,你明白嗎?」嚴靖滔將夏戀抱上梳妝臺,他分開她的雙腿,置身其中。
  夏戀復糗復慌,根本不知得該怎麼對付這種狀況。
  她明白嫁到嚴傢,早晚全得同嚴靖滔上床,但她怎麼也沒料來事情會到得這麼快。
  她母親前腳才剛走,他接著就把她帶入房裡,要她脫他衣服!還問她會不會?
  這個問題,教她怎麼歸答?夏戀糗得不曉怎麼應對。
  嚴靖滔卻講:「要我教你嗎?」
  教?怎麼教?
  夏戀還到不及問出口,嚴靖滔便將大手滑入她的雙腿間,修長的手指按壓著她純白的底褲。
  她從到沒讓人這麼對待過,1雙眼睜得大大的,像是嚴靖滔做瞭什麼驚世駭俗的壞事1樣瞪著他。
  她的神情讓他覺得自己像個壞人。
  這隻小兔子,她不明白嫁人就是這麼1歸事的嗎?
  「你沒讓人這麼觸過?」他修長的手指從她底褲縫中竄入她的花縫裡,撥開她的花瓣,尋來向來躲在花瓣深處的小核,復揉復捏的。
  天哪!她怎麼可能讓人這樣觸過!
  夏戀驚慌地搖著頭,兩手撐在梳妝臺上,努力地想反抗那驚濤駭浪的感覺,且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但從他強而有力的指尖傳到令人想尖啼的律動,她羞得講不出話到,隻能不斷地張開嘴巴大口吸氣,用力驚喘著,而她的花穴就猶如她的人1般羞怯。
  嚴靖滔對它復揉復掐地玩弄瞭好1陣子,她卻1點濕意也沒有,這是怎麼1歸事?
  是不是處子就比較慢暖?
  嚴靖滔脫瞭夏戀的內褲,讓它煽情地掛在她的腳踝,然後再推高她的裙擺……
  天哪!他想做什麼?
  夏戀驚惶失措地想闔攏腳,嚴靖滔卻用手堅定地將她的兩腿給掰開,講:他要望。
  如此堂而皇之復冠冕堂皇!
  夏戀聞瞭差點暈倒,因為她的那裡如此私密,他怎麼能……怎麼能望?
  她伸手遮在自己的花穴前,妄想阻撓他羞人的行徑,他卻將她的動作解釋為——
  「你想自己到?」
  什麼自己到?夏戀無辜地張著雙眼看著他,他笑得像個長角的惡魔。
  他拉著她的手要她揉弄自己的花穴,告訴她,「這樣啼自己到。」
  當夏戀纖細的於指遇到自己軟軟的花核時,她嚇得差點尖啼。
  不……她怎麼敢做這麼令人靦腆復難以啟齒的事!夏戀縮歸手。
  嚴靖滔也不強求1個處子會有多麼豪放的行徑,雖然他很想要1個既清純復放浪的妻子,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道理他還懂,所以他就委曲求都,將就1下,頭幾次,他就自己到吧!
  嚴靖滔跪站在夏戀的花戶前,雙手撥開她的雙膝,讓灼暖的視線直射她尚未預備好的花朵。
  她的花朵粉嫩卻不帶水意,他用指尖劃過她柔嫩的花瓣。
  夏戀顫瞭下,隨即感受來他細滑的舌卷向她。
  「不……你在做什麼?」夏戀妄想夾攏雙腿不讓他前入,但她的雙腿中間卡著他硬實的體魄,她的反抗隻是白費無功的行徑。
  嚴靖滔用自己的舌頭、自己的唾沫弄濕夏戀,讓她粉嫩的花朵帶著濕氣,更顯得妖艷。
  瞧,這不是濕瞭嗎?
  嚴靖滔的吃指劃開瞭花縫,讓自己的舌尖頂入更濕燠的內穴,他用最煽情、最火辣的手段終於讓夏戀有瞭反應。
  她的小穴湧出首先波的蜜汁,溫暖的體液隨著他舌尖的入出流淌直下,她的暖液不隻弄濕瞭她的腿根也弄濕瞭梳妝臺。
  她是如此的多汁……
  嚴靖滔用手掬瞭1把,去自己的褲襠裡探往,他將夏戀濕暖的蜜汁抹在自己赤紅的暖鐵上,讓她溫暖的花液包圍住他整具肉刃,直來他的硬杵變得復硬復粗,直來他的內褲再也包不住他的碩大,他才張手解開自己的褲頭,讓他的硬鐵探出熾紅的頂端。
  拉著夏戀的手,嚴靖滔要她幫他。
  幫他?夏戀不懂他要她做什麼?
  「脫掉我的褲子。」他將她的手帶來他的胯下。
  夏戀驚惶失措的眼眸對上他才剛探出頭的笠頭,它張狂的模樣是如此駭人,而他要她……幫他!
  不!夏戀緊握著拳頭,不敢碰他1下。
  「快點,你可以的。」他相信她做得來。嚴靖滔硬拉著夏戀的手往碰他的肉杵頂端。
  她纖纖玉手才稍稍1碰,他的硬鐵就激蕩地流出透明的汁液,他將它抹在她的唇畔,讓她不需要用力喘氣就能聽來他動情的滋味。他的身體火燙著,要她的欲看是如此猛烈,而她怎麼能讓他等?
  「你想當我的妻子,為我生下1子嗎?」
  「想。」
  「既然想,那麼就取悅我,讓我明白你足以勝任我妻子1職。」嚴靖滔將身子挺瞭出往,讓他燙人的欲看前端抵在她小巧的手掌。
  夏戀害怕地瞪著他的碩大。
  她光是望來他的1部分就能感受來他的宏偉與可怕,她復怎麼敢想象當她褪絕他的衣物,會望來什麼樣的龐然巨物?
  「我做不來。」她搖搖頭。
  「你可以的。」嚴靖滔率領著夏戀的小手伸進他的褲襠,讓她親自碰摸他的暖鐵,讓她知道它並不像它儀表所表現的那麼可怕,「它不會損害你,它隻會帶給你高興,相信我。」
  他讓她悄悄地圈握著自己的肉刃,絲絨般的滑嫩摸感沖淡它儀表所帶到的震撼。
  夏戀慢慢適應瞭它。
  她順從嚴靖滔的要求,褪往他的內褲,讓他碩大的硬杵從他衣物中解放出到,豎直在他的兩腿間。
  「怎麼樣?它是不是1點也不可怕?」嚴靖滔放倒夏戀,讓她躺在大床上,自己再爬上床。
  隨著他的走動,他的龜頭也同著搖擺,如此大剌剌,毫不遮掩。
  望著他,夏戀覺得自己復暖瞭起到,視線不曉擱哪兒好,倒是嚴靖滔比她安閑多瞭,他1上床,便用他的肉刃貼著她的花穴,他將她的雙腿壓成羞恥的M字型,還讓他的火暖燙著她的濕穴,而她不覺得這樣羞恥,隻覺得1顆心怦怦蹦著,腹下因此騷動著。
  「你的小穴動得好厲害,你感覺來瞭嗎?」嚴靖滔將手指伸入她濕暖的甬道內,讓她穴裡的嫩肉緊緊地咬住他的手指。
  「你能不能……能不能別這樣?」
  「別哪樣?」講出到呀!他純潔的小百關。嚴靖滔眼裡躲著壞壞的笑意。
  他明明白她靦腆,卻老是做1些讓她臉紅的事。
  像現在,他雖是對著她說話,但視線則落在她敞開的花戶上,望著她濕嫩的花瓣,復望自己的手指是怎樣地入出她的濕穴……
  天哪!
  「你能不能別向來望著我那裡?」
  「為什麼不能望?你不覺得你這裡很美嗎?」他1邊贊美1邊用舌頭舔弄它。
  天明白,這個場景是他想瞭多年的畫面。在他對她的感情日益變深之際,他便想這樣蹂躪她,讓她在他身下嬌喘著。現在,他終於1償宿願瞭,隻是這個小女人不明白他是花瞭多少的心思才得來她的,如今她復怎能保有她1貫的純潔形象都身而退?
  他要她像他1樣,因為要他而欲火焚身,甚至是連臉面全不要地,隻求兩人能在1起。
  「我的小百關、我的小蓮花,你為什麼不尖啼?」他手指翻飛,在夏戀的嫩穴中快速刺進抽出,速度快得幾乎要將她的小穴給玩壞。
  「不!」
  「不?」
  「不要那麼快……」她快喘不過氣到瞭。夏戀抓住嚴靖滔的大手。
  他卻用另1隻鐵腕禁錮件她,「太快瞭嗎?」他問她,卻不減速度,手指反而愈到愈狂妄。
  嗚……夏戀快承擔不住瞭,她弓起身子,嚶嚀著求饒。
  天哪!她求饒的聲音怎能如此絕妙?
  「再啼大聲1點。」
  「啊……」
  「再大聲1點。」
  「啊……啊……」
  她愈啼,他的速度愈快,他速度愈快,她愈啼。
  「啊、啊、啊……」終於,夏戀攀上瞭高峰,1股暖浪從她腹間兜頭沖下,弄濕瞭嚴靖滔整個手掌。
  「高潮瞭,嗯?」他將手指抽出,她的淫水還色情地掛在他5個指頭上,他曖昧地將她的汁液抹在他的龜頭上,讓自己的硬桿雖沒入進她的體內,卻洋溢瞭她的滋味。
  「夏戀。」
  「嗯?」
  「你還記得你到的任務嗎?」
  「記得。」她當他妻子,得幫他生孩子。
  「乖孩子,那麼從明天開始,你就想辦法勾引我吧!」
  什麼?勾引!
  夏戀張著1雙無辜的大眼睛,不懂嚴靖滔那句勾引是什麼意思?
  「從明天起……不,從現在這1刻起,我不會再主動碰你,你想要自由,想要生下我的子嗣,那麼你得自己努力,讓我對你的身體有感覺。」
  對她的身體有感覺……
  他剛才那樣,不是對她的身體有感覺嗎?
  夏戀1臉疑惑地望著嚴靖滔,但很自然的,他好像不打算給她任何答案,逕自翻身下床。
  他的欲看仍昂揚著,但他卻不管它,任由它張狂地隨著他的走動而擺動,講什麼全不入進她的身體,1逞獸欲。
  夏戀疑惑瞭。
  當嚴靖滔迫不及待地帶她上床時,她還以為他是個色欲熏心的男人,以為自己隻要稍加忍受,為他生下1子盡非難事,但照現在這種情形望到,這個任務好像比她想象的還要到得艱難。
  她得主動……
  天哪!她怎麼主動啊?
  「我不會啊!」在嚴靖滔臨出門前,夏戀對著他的背影急急地拋出她的無奈。
  「不,你會,因為我剛才全教你瞭。」
  教她瞭?
  夏戀歸想剛才的1切。嚴靖滔的意思是……他的意思是……以後,剛才那些令人復羞復臉紅的事都全得由她主動,都全由她做!
  噢!不!夏戀掩臉哀號。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