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191209”部影片

如願以償的人妻

类型:人妻小說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如願以償的人妻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性爱巴士_如願以償的人妻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如願以償的人妻






王大牛把我老婆1把扔在床上,兩隻大手全不閑著,1隻扒我老婆的小褲衩,
1隻脫自己的大褲衩,幾乎是1剎那,兩個人就赤誠相見瞭。
  王大牛爬來我老婆身上,雙手支住自己的身體,壯碩的黑那話兒早就挺得老高,
頂在妻子的小腹上蹭到蹭往。我老婆早就不再羞澀,雙手去下1撈就攥住瞭那根
大貨,白皙的小手根本握不過到,大牛爽快地倒吸瞭1口寒氣,黑屁股情不自禁
地漸漸拱動著。
  「嘿嘿,媳婦,到,親個嘴兒!」
  講著王大牛就用他那張大嘴堵住我老婆的櫻桃小口,舌頭勇去直前,霸道地
伸入瞭妻子的口腔,掠搶般橫沖直撞。這是王大牛和我老婆首先次接吻,在我的
印象裡,老婆的吻是輕柔而香甜的,在我們戀愛的那些日子,我甚至會歸味著我
老婆的吻,想著那吻有些花香。
  現在,牛正在嚼牡丹,王大牛粗野蠻橫的接吻方式和他床上的風格統1:使
勁!我老婆哪受過這般狂風驟雨似的吸吮,沒過1會兒就發出嗚嗚的聲音,嘴角
不斷地流出口水。
  王大牛直來老婆使勁用手掐瞭1下他那根騷玩意才松開我老婆的嘴,我老婆
就像剛才憋過氣1樣,喚哧喚哧喘瞭半天才緩過勁到,嗔道:「你個臭大牛,要
憋死我啊!」
  「嘿嘿,媳婦,親嘴兒的時候要拿鼻子過氣哩!」
  「呸!我不明白拿鼻子喘氣?你那根大舌頭在我嘴裡攪到攪往,下死力氣吸,
我哪裡還想得來喘氣?」
  「嘿嘿,媳婦你這是被俺嘬懵瞭,許是以前沒人這麼和你親過嘴兒哩!同你
講,把舌頭同俺的纏在1起,望俺的舌頭有勁還是你的,可愉快瞭,咱再到1次!」
  我歸想和老婆的接吻,我從到全是文質彬彬地輕掃而過,甚至從未入進老婆
的口腔深處。媽的,我老婆的小妹妹深處和口腔深處全被王大牛這傢夥領先霸占瞭,
我老婆雖然不是處女,可王大牛享受來起碼的也是9成新處女啊!
  王大牛和老婆暖吻著,我站在臥室門口欣賞,他們這次起碼吻瞭5分鐘,粘
膩的聲音不斷從他們嘴嘴相接處傳到,終於,他把舌頭抽瞭出到。
  「嘿嘿,俺贏瞭。」
  「臭大牛,你以為是拔河啊?」
  「媳婦,俺的滋味咋樣?」
  「討厭……臭臭的,醬牛肉味兒!」
  「嘿嘿,俺是臭男人嘛,媳婦你的滋味可香瞭,有股奶味兒!」
  講著王大牛低下頭,吸住瞭我老婆的雙峰,把那顆粉嫩誘人的奶頭叼在嘴裡,
使勁吸吮,用舌頭研磨。
  「啊!好……真好……」
  我老婆身體1弓,快感從嘴邊泄出。王大牛這傢夥還把1隻手伸向老婆的胯
下,摳著老婆的屄眼。
  「嘿嘿,媳婦兒,全這麼濕瞭?咋這麼騷呢?」
  我老婆的水蛇腰開始扭到扭往,雙手死抓著王大牛那根黑紅色的巨物,可勁
地擼。
  「我……我受不瞭瞭!」
  「嘶……」王大牛也被老婆玩命的猛擼惹得快感連連,大陽物擠出瞭1大滴
前列腺液,「啥受不瞭瞭?咋受不瞭瞭?講!」
  「可舒暢瞭……淌出到瞭……癢,特殊癢!」
  癢?我隻在黃色小講上望來過女人情欲高漲時候小妹妹內會癢,老婆可從沒講
過她有這樣的感覺。難道被大牛開墾瞭1晚上,妻子的處女地就熟透瞭?我心裡
火起,褲襠裡更是火起,手伸入短褲,使勁打著手槍。
  王大牛1聞這話,身上同著瞭火似的,兩隻胳膊1掄,我老婆的兩條大腿就
架在瞭他的腰間,這小子還是不用手扶,壯腰動動,對準瞭地方也不急著入往,
就用那個鐵蛋1樣的大陽物在我老婆的騷逼門口磨蹭。
  「媳婦,你漏水瞭,俺給你堵上咋樣?」
  「好……快……快堵住……快塞住!」
  我老婆1隻手攬住王大牛的脖子,另1隻手死命扽著那根鐵棍子去自己屄裡
塞。
  「嘿嘿,媳婦,別急啊,扽折瞭俺的大傢夥,沒人給你止癢哩!」
  「你壞死瞭!」
  「癢不?」
  「癢!」
  「要俺的大耍貨日你不?」
  「要!」
  「要什麼?」
  「要我老公的大那話兒!」老婆真是欲火焚身。
  惋惜,這句話讓王大牛1下想起,這胯下的南方女人還有個「老公」!
  他即將抬頭去旁邊望,1眼望見我正聚精會神地盯著他倆,預計感覺來特殊
尷尬,不曉所措起到。
  我老婆1望來手的止癢大柱子要飛,急瞭,粗話什麼的1湧而出!
  「王大牛,我的親漢子,我的老爺們!你望他隻會望著咱倆擼那話兒,他不配
做我的男人,你才是男子漢,你才是我的男人!」
  「他腰還沒你大腿粗呢!」
  「他腳板還不如你的手大!」
  「他身上全是涼的,哪有你火燙!」
  「快日你媳婦,快日給他望!」
  「教他怎麼才幹把女人日服帖瞭!」
  王大牛被我老婆的葷話挑得同老牛1樣喘著粗氣,那根玉米棒子1樣的傢夥
復脹瞭1圈,他復轉頭望瞭1眼我,望來我手伸入褲襠裡不停地抽搐,眼裡有瞭
些不屑。
  他起性瞭,他制服瞭另1個男人的女人,把她壓在身下,當著那個男人的面,
因為他的強壯,那男人不敢抵抗。沒有1個正常的男人會不為此興奮。
  「媳婦兒,你要誰的那話兒?俺的還是那個小男人的?!」
  「我要你的那話兒,你的那話兒是英雄那話兒!」
  「為啥不要他的那話兒哩?」
  「他的那話兒還沒有你陽物大!」老婆被王大牛的陽物磨得淫水汩汩湧出,什
麼全不管不顧瞭,隻想要過把癮,我想昨晚那充實的感覺像烙印1樣留在瞭她腦
中。
  「你的那話兒是爺爺,他的那話兒是孫子!」
  「我要親漢子的那話兒!」
  大牛熊腰1沉,隻聞「噗滋」1聲,我老婆終於如願以償瞭。
  
  我啼王成,今年30歲。我老婆啼作陳雨婷,今年26歲。我們全是又旦大
學的碩士。為瞭讓妻子懷孕而復不留下話柄,精子數太少的我隻好請到1個繁殖
力望到很好的男人到我傢借種,可是誰明白,僅僅1個晚上,這個啼做王大牛的
山東壯漢就制服瞭我的老婆和她受傷的心,成為我傢裡真正的男人。
  現階段傢中情況如下:
  我老婆被壓在大牛的虎背熊腰下,被他的大jj狠狠地操幹。不時發出滿足
的呻吟:
  「啊……舒暢……好燙啊!」
  大牛則是1貫地不惜力抽插,使勁撞擊著我老婆:「媳婦兒……解癢不?」
  「脹死瞭……我男人的大東西……脹死我瞭……」
  「嘿嘿……媳婦……你的小嫩逼夾著俺的屌……真溫暖啊!」
  「臭大牛……親漢子……」
  王大牛1下是1下地狠命拱著屁股,都身的肌肉塊泛著油光,寬大的肩膀上
我老婆的小手不停地抓甜戀戀不舍著。
  「嘿嘿……媳婦兒……你的屄還腫著哩!」
  「壞蛋,還不是你昨天……幹的好事!」
  「嘿嘿……沒事,俺會治哩!」
  「怎麼……治?」
  「嘿嘿……俺要每天給俺媳婦的屄食牛鞭哩!」
  「臭流氓……」
  「俺媳婦的騷逼食多瞭牛鞭……就不腫瞭哩!」
  「臭流氓……流氓……」
  「嘿嘿……」王大牛使勁拱著,那個黑壯屁股上不時鼓起壯碩的肌肉線條,
忽然,他深深地挺進,不再抽搐,而是上下左右轉著那根大那話兒,這傢夥復在用
他那個雞蛋大的陽物磨我老婆的屄芯瞭。
  「俺是臭流氓不是?」
  「啊……我要來瞭……我要飛瞭……」
  「不想食臭流氓的牛鞭,那俺走瞭」
  王大牛甚至還沒做出抽出那話兒的動作,我老婆雙腿1夾,死命夾住大牛的粗
腰,淫詞浪語不假思索:
  「食……食牛鞭……我的小騷逼每天全要食大牛鞭!」
  王大牛自得的望瞭我1眼,自然為自己胯下之物的強悍頗為自豪。他死頂著
我老婆的屄芯,大那話兒都根而進,復狠狠地研磨起到。
  我明白他已經不是那個憨厚的漢子,他不會考慮我的感受,在床上,他是雄
性動物而已。我氣憤嗎?我擼著那話兒,已經沒有1點怒氣,這太刺激瞭!我正在
近距離觀望老婆被王大牛操!錄像哪比得上現場!想來以後這1幕每天全會發生,
我就興奮得要暈倒。往他媽倫理,往他媽規矩,往他媽結婚證書,媽的……真爽
啊!
  開始肏逼不來10分鐘,我老婆高啼著高潮瞭,細白的大腿用力盤在大牛腰
上,不停搓弄著,有時還會蹭來大牛的大腿上,被茂盛的粗毛刮紅瞭1片。
  我情不自禁地走來床旁邊,小心望著大牛和我老婆交尾的部位,那根黑紅的
大根像1根木樁,死死搗著我老婆的屄,騷水不斷被大陽物上的肉棱子刮出到,
復在不斷抽插的過程中變成白沫子,讓牛那話兒更加威武。
  大牛1望我走近瞭望,更加興奮瞭,「媳婦,尿瞭吧?快活不?!」
  「快活……死瞭……」
  「騷水真多哩!」
  「臭……蠻牛……真會玩女人……」
  「嘿嘿,媳婦你講……男爺們啥最重要?」
  「討厭……你復使……壞!」
  王大牛朝我努努嘴,「俺大牛讀書不行哩……復不是有錢人……俺媳婦為啥
同我哩?」
  「你……讓我……好愉快!」
  大牛自得洋洋地顯示著如牛的體力和粗大的男根,像我無比自豪地誇耀,
「咋……愉快哩?!」
  「你……讓我飛瞭1樣……」
  「男爺們最重要的……」大牛喚哧帶喘地使著勁,「依俺望……是能讓女人
尿騷水哩!」
  「啊……對……我的親漢子……舒暢……你是男爺們……你是男子漢……」
  「嘿嘿……」大牛去下1望,我老婆的屄就像趵突泉,去外不斷地流著騷水,
他的牛那話兒就像取水的長竿子瓢,1入1出水聲陣陣,浪水順著兩顆黑卵蛋流來
床單上,已經打濕瞭1大片。
  「日你個娘哩……水兒真多!」
  大牛把我老婆的腿扛來肩上,那兩條白皙的長腿靠在大牛粗黑壯實的肩膀上,
就像白玉筷子靠在大黑石墩上,不成比例。
  大牛開始猛操,嘴裡也開始吼葷話。
  「日你娘……發大水似的……真他媽浪啊!」
  「騷逼……使勁夾老子的那話兒……好好夾!」
  「日……俺日……老子日死你個騷媳婦……」
  「啪!」,1聲脆響相伴著我老婆的驚啼,王大牛粗手落下,我老婆細皮嫩
肉的屁股上留下瞭1個大掌印,即將紅瞭起到。
  我老婆從小來大,是傢裡的掌上明珠,學校裡的漂亮校花,老師眼中的聰慧
學生,跟學眼裡的小小公主,她潔白粉嫩的屁股,哪裡挨過打?
  「啪!」復是1聲,王大牛黑黝黝的大膀子摟著我老婆的腿,把她的屁股抬
離床面可勁兒拱著腰,1隻手復在我老婆的屁股上留下瞭紅印。
  「臭男人……不許打我的屁股……」老婆復疼復爽,不明白怎麼反應才好。
  我在旁邊望著差點射瞭,王大牛調教我老婆,打她的屁股——結婚3年,我
可是小巴掌全沒敢在她身上落過!
  王大牛瞪著牛眼,望著我老婆潔白屁股上的大手印,那話兒硬得能把我老婆挑
起到,咬牙使勁操著。
  「尤物……老子管教你哩!浪水這麼多……講尿就尿……啼俺啥?」
  「臭男人……」
  「啪!」「啪!」「啪!」「啪!」
  「嗚……嗚嗚……別打我的……屁股……」在羞恥與快感之中,老婆居然哭
瞭。
 32
  我在旁邊興奮的直喘,忽然想來應該英雄救美嗎?我剛把手放來大牛汗濕濕
的肩上,大牛1胳膊掄過到,那房梁1樣粗的手臂輕輕1甩,我幾乎是飛來瞭地
上。
  「日你奶奶……俺教訓俺媳婦……合你個小那話兒啥事?」
  我牽強從地上爬起到,望來大牛眼睛通紅,大屌狠狠地肏著我老婆,1點也
沒被她的眼淚嚇住,「你個小娘們……是不是騷貨?!啪!」1巴掌拍下往。
  「我……我是騷貨……」
  「是不是有個浪逼眼子?」
  「我……我有個浪逼眼子……」
  「你屁股咋長這麼肥這麼圓哩!啪!」
  「為瞭勾引男人……」
  「浪貨……勾引啥男人?!啪!」
  「勾引……大牲口……壯漢子」
  「日你娘哩……俺日你娘哩……你是俺媳婦不?啪!」
  「是……我是你媳婦……你的女人……」
  「日下的女人……套下的馬……任咱騎到任咱打……,你認不?」
  「認!你想騎就騎……想打就打!」
  「騷貨……騷媳婦……真浪哩……俺想日你娘哩!你娘也有個大屁股吧!」
  「有……大屁股……」
  「俺想日俺丈母娘哩!啪!」
  「好……我們娘倆1起伺候你……壯漢大蠻牛……」
  「日你娘哩……你娘浪水多不多……」
  「多……和我1樣多……」
  「你娘也是個騷貨哩……啪!」
  「我們娘倆全是騷貨……全要大那話兒……!」
  「日死你哩……欠日的貨!啪!」
  「我和我媽1起伺候你!」
  「俺讓你倆全給俺生兒子!啪!」
  「……你霸占我們都傢女人吧……日死我們……」
  「日你娘哩……老子日死你娘……再啼老子!啪!」
  「大那話兒親漢子……大那話兒好漢子……」
  「俺日過你娘哩!該啼俺啥?啪!」
  「大那話兒爸爸……大那話兒親爹……爹……」
  「日你奶奶個熊……騷貨!」
  「我復要飛瞭,我復要飛瞭!」
  我望著老婆復1次都身抽動,早就不再哭泣,反之,她雙手死死抓住大牛的
胳膊,指甲深深嵌進肉裡,抒發著她無與倫比的快感。望著她已經被拍紅的肥屁
股,我百感交集。
  屈辱和暴力,女人最不情願面對,最驚恐遇到。卻最輕易被之制服。
  莫非這就是兩性之間,墨菲定律的體現?
  假如有什麼壞事可能會發生,那它就1定會發生。——墨菲定律
  假如有什麼事情讓你在床上感來羞恥,那它1定能讓你高潮連連。——王大
牛定律
  我胡思亂想著,註重來老婆的屁股雖然紅通通的,卻沒有卻沒有很嚴峻的腫
起到,大牛這個傢夥,始終不是傢暴分子,這點相人之術我還是有的:1個足夠
強壯、jj足夠堅硬、有著很強男性自尊的男人,是不需要用暴力使女人哭喊到
獲得性快感的,大牛拍老婆的屁股,隻不過是小小的樂趣,聲音大,很刺激,但
沒真使勁。
  真會制服女人,我不得不講。
  大牛這時候渾身大汗,把那話兒死死頂進我老婆的屄眼,享受著老婆高潮中陰
道的收縮:
  「日你娘哩……復吸復夾……小嘴兒似的……真是好屄……俺今天喂飽您這
張屄嘴!」
  「媳婦……你想要俺的慫水不?」
  我老婆已經被延續的高潮擊攤在床上,喘著粗氣,話全講不完整瞭,可是這
個表面清純內心淫蕩的女人,依舊被內心最深處渴求被澆灌的本能所左右,胡亂
地講著:
  「要……要……親漢子……慫水」
  「嘿嘿,」王大牛臉上都是淫笑,不慌不忙地漸漸把那話兒從我老婆的小逼裡
抽瞭出到,當那個大陽物掙脫陰唇束縛的那1刻,隻聞啪的1聲,鐵棍子1樣的
黑傢夥彈來瞭大牛的肚子上,黑紅色的陽物和莖桿上全是白色的騷水,雄赳赳氣
昂昂地顯示著男子漢的力量。
  我老婆不情願瞭,充實感的消逝讓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向下抓往,想要握住那
根牛那話兒,再繼承放歸自己的體內,惋惜那雙小白手被大牛1隻手就攥住瞭。
  「嘿嘿,媳婦,俺不過癮哩!咱換個姿態。」
  「臭漢子……換……換什麼姿態?」
  大牛1手抄過我老婆的腰,1手握住我老婆的屁股,就要把她從仰臥翻成俯
臥,我老婆渾身癱軟哪抵得過他?1剎那就趴在瞭床上。
  「這樣……怎麼行……」我老婆不知道,這樣怎麼插進。
  「嘿嘿,媳婦,你得跪著哩,把屁股撅給我。」
  我老婆書香門第,大學碩士,被王大牛撲在身子底下,大手揉著屁股,意亂
情迷復慚愧無比。
  我飛快地打著手槍,望王大牛讓我保守白嫩的老婆主動撅起大屁股。
  「臭流氓……羞死人瞭……我不要!」
  「媳婦,你是俺的女人哩,俺的女人俺想咋日就咋日!」
  「羞死瞭……」
  「有啥哩!日你娘!快!俺憋不住瞭!啪!」大牛復在我老婆的屁股上打瞭
1掌。
  「流氓,你壞死瞭!」老婆漸漸用雙肘撐床,把屁股撅瞭起到。
  我眼望著王大牛瞪著我老婆的屁股,核桃大的喉結咕嘟1聲,咽下瞭1大口
唾液,我老婆的屁股經過剛剛的拍打,白皙粉嫩的顏色已經透著羞紅,本到就圓
潤豐滿的臀形現在更像1個水蜜桃,是個男人就經不起這樣的誘惑。
  王大牛瞪圓牛眼,把住我老婆的屁股,迫不及待地把那根老玉米棒子似的大
那話兒插瞭入往。
  「俺媳婦的屁股……真圓啊……十5的月亮全沒這麼圓,啪!」大牛騎著我
老婆,拍著那個肥屁股,真同騎馬1樣,臉上自得得很。
  「俺媳婦的屁股……真白啊……嫩豆腐全沒這麼白,啪!」
  「俺媳婦的屁股……真肥啊……老母豬全沒這麼肥!啪!」
  我老婆正恩恩啊啊地享受著大牛的撞擊,1聞最後這句,使勁收縮瞭小妹妹:
  「你……壞蛋……讓人傢擺出……這麼靦腆的姿態……」
  「唉喲喲!媳婦的屄眼子……真會夾……俺媳婦真騷哩!啪!」
  「壞死瞭……讓你壞……人傢是……讀書人呢……」
  「嘿嘿……俺那讀書人的媳婦……撅起屁股讓俺日哩!啪!」
  王大牛鐵鉗般的大手固定住我老婆的屁股,跪在床上用腰力使勁操著,腹部
本到被薄薄脂肪包裹著,棱角不是非常分明的肌肉,這時1塊塊爆發出到,泛著
紅銅色的光。
  「壞死瞭……你個粗人……大粗牛!」
  「俺就是粗人哩!俺就是大粗牛哩!俺的粗那話兒日得俺媳婦爽不?」
  「舒暢……脹死瞭……頂來……最裡面瞭!」
  「嘿嘿,媳婦……你明白……這姿態……小娘們像啥哩?」
  「像……什麼?」
  「像……俺們村裡……路邊上……挨操的母狗哩!」
  「臭男人……我不要瞭……」我老婆感覺受來奇恥大辱,就要站起到,講是
要站起到,也就抬瞭抬腰,表示1下自己的尊嚴,預計現在讓她真的變成母狗,
她也不想離開狗屄裡塞著的那根大肉腸。
  王大牛稍1使勁,我老婆哪還提得起腰?
  「嘿嘿……母狗咋哩……你是俺媳婦兒……俺讓你咋地你就得咋地……屁股
再撅高點!啪!」
  我嶽母在結婚的那天,把我老婆的手放來我手裡,講:「王成啊,雨婷的父
親往的早,我辛辛勞苦把她拉扯長大,沒敢忘記老陳傢的傢訓啊,你們也要記住
:忠厚傳傢遙,詩書繼世長!」
  我那忠厚的老婆,飽讀詩書的老婆,正努力把屁股撅得更高,好讓1個粗壯
的農村漢子,給她更大的快感。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大黑那話兒在我老婆的嫩逼裡入入出出,
每1次那兩顆大睪丸全打在屄邊上,我註重來王大牛的睪丸好像比昨天更加漲大
瞭,這傢夥1天產生多少精液啊?怪不得他講3天不肏逼,卵蛋子就同要炸瞭似
的。
  「哎呀……哎呀……哎呀……力氣……好大……我……受不瞭啦!」我老婆
胡亂喊著,在王大牛的猛力沖擊下身體1次次地前傾,復1次次被王大牛粗壯的
臂膀攬歸胯下。
  「日你奶奶的熊……真那話兒……愉快……」王大牛低頭望著自己的黑毛大屌
在我老婆的水簾洞裡入入出出,每次出到全帶著淫水,嫩肉全被他肏瞭出到,
「騷媳婦兒……老子……今天……日服你!」
  我老婆在下下究竟的操弄中,不明白過瞭幾次高潮。
  「日……死……我吧!親漢子……日死……我!」
  「我是你……媳婦……你……想咋日……就……咋日……」
  「我是……母狗……日……快活死瞭……快活死瞭……嗚……嗚……」
  老婆流著淚,在快感的漩渦中起伏,頭甩到甩往,就像食瞭搖頭丸1樣,完
都把自己放任給身後這個強壯而粗野的男人擺弄。
  王大牛還嫌不過癮,這傢夥渾身是汗,我在旁邊全能聽來他身上的汗腥味兒,
暖騰騰的極具侵略性。他把住我老婆的屁股,把她去床邊上挈,自己站在地上,
鉗住我老婆的下身,去死裡操我老婆。
  「騷……母狗……俺日死你哩!」
  「媳婦……你是俺的女人哩……」
  「你這大白腚……俺每天日弄全不夠哩!啪!」
  他驟然想起到旁邊還有1個我,「蔫吧,望好瞭俺咋日弄女人。」
  我意識來,這是我傢庭生活中,具有裡程碑意義的時刻,我多瞭1個綽號:
「蔫吧」。
  不得不承認,勞動人民的語言是形象的——這碩大的屈辱,讓我更硬瞭,我
險些射瞭出到。
  王大牛的兩條粗腿鐵柱子1樣杵在地上,屁股死命拱著,粗糙的大手「啪啪」
揉捏拍打著我老婆的肥白屁股,都身小山似的肌肉塊在烏黑的皮膚下滾動,在汗
水中猶如1座黑鐵打造的金剛。
  「蔫吧……望俺咋娶媳婦哩!啪!」
  「蔫吧……男爺們就要……日弄服帖瞭……小娘們才忘不掉……你哩!啪!」
  「蔫吧……望俺讓小娘們尿騷水哩!啪!」
  「蔫吧……俺這才啼……騎女人哩!啪!」
  「蔫吧……俺這才啼……日大屄哩!啪!」
  我感來臉上發燙,手伸入褲叉裡打手槍,已經滿足不瞭我瞭,我已經顧不得
任何臉面,脫掉褲衩,把那根小那話兒握在手裡,使勁套弄……啊,沒有那些佈料
的束縛,感覺好多瞭!
  就在這1刻,我的理智告訴我:好吧,王成,既然你從這1幕中,獲得瞭前
所未有的性滿足,基本上可以判定你是1個淫妻癖。
  淫妻癖。
  我是,我飛快地打著手槍,望著王大牛黑油油的碩大身軀帶給我老婆無比的
高興,聞著我老婆對他的應和:
  「蔫吧不是男人……你才是……我的親漢子……我的男爺們……我的大壯牛!
啊……」
  沒錯,我是,我就是淫妻癖!啊啊啊啊啊……我射精瞭。
  王大牛望著我1臉滿足地攤來在臥室的沙發上,更興奮瞭:
  「小那話兒真不行哩……擼管兒全交貨瞭……」
  誰明白我老婆這時候體力也快來極限瞭,「大牛哥……親漢子……我……不
行瞭……太愉快瞭……不行瞭……受不瞭瞭……」
  王大牛才不管那些,他正在興頭上:「日你個玉門……啥不行嘞……男爺們
還沒放慫哩!」
  「受不瞭瞭……大牛哥哥……親男人……快活……死瞭……讓我……歇歇吧
……」
  大牛1聞老婆的聲音確實帶著虛弱,隻好悶聲悶氣地講:「可是媳婦……俺
……俺還沒愉快哩!」邊講邊依依不舍地繼承抽插。
  「大蠻牛……」我妻子嗔道:「讓他……幫你!」
  
  「讓他……幫你!」我妻子手指著還在沙發上喘氣的我。
  「啥?」王大牛1邊照樣狠操著我的老婆,1邊不解地問:「小那話兒……咋
幫俺放慫咧?」
  「讓他幫你……揉睪丸……」我老婆1邊搖頭晃腦,享受著那根牛屌,已經
渾身香汗澆漓,累來不行的她,依舊不情願舍棄最後的享受,「讓你……這頭大
壯牛……快點……射出到……」
  王大牛1聞,嘴巴張的老大,眼睛通紅,死盯著我,小腹啪啪拍著老婆的屁
股山響。
  「蔫吧……給俺揉卵蛋子……俺好尿那話兒水……」
  我不是1個跟性戀,我艷羨大牛的強壯和陽剛,可是我不想被他插屁股,我
更不想插他的屁股,想來肛交,我就反感。
  可是對1個正在我老婆身上盡情馳騁的壯漢,對他淫邪的指示,我好像沒有
抵抗的能力。
  我被催睡瞭1樣走過往,蹲在大牛身後,望著他那根小孩胳膊1樣的大傢夥
在我老婆屄裡入出,「噗滋,噗滋」的水聲不停傳到,大卵蛋當啷著,每1個全
比我的拳頭小不瞭多少。真他媽有力量,真他媽壯實,真他媽過癮!
  我要是有這樣的身體和jj該有多好啊!我閉上眼睛想象著,我變成瞭王大
牛,我在自己妻子的身體上是盡對的主宰,我有瞭1根牛那話兒,我有瞭1身發達
的肌肉,我有瞭復高復壯的身板,我有瞭烏黑健康的膚色……我復硬瞭,王大牛
就是我的替身,在想象裡我是他,在現實裡他是我,他替我絕著丈夫的責任:
「讓娘們尿騷水。」
  我堅決果斷地伸出手,搓弄起王大牛沾滿我老婆淫水的大卵蛋。
  替我操我老婆吧!王大牛!
  王大牛「嗷!」的1聲嚎啼,伸手從背後死死抓住我老婆的大奶子,1邊揉
1邊狠頂著那話兒,死命地做著沖刺:
  「日你姥姥……真他媽過癮啊……小男人……給俺個……拉幫套的……揉雞
巴蛋哩……」
  「大學生……戴著俺給的綠帽子……給俺揉那話兒哩!」
  「蔫吧……俺的那話兒蛋子……大不?」
  「大!真大!」我由衷地歸答,我手裡的那兩個鐵球1樣的傢夥復漲大瞭,
我宛然能望來大牛的整個發達的繁殖器官全在死命分泌著生命之液。
  「比你的大不?!」王大牛粗吼。
  「大!大多瞭!」
  「蔫吧……你的多大?!」
  「我的那話兒加上兩個卵子,還沒你的1個卵蛋子大!」
  「老子日你姥姥!」王大牛徹底起瞭性,身上的汗水在運動中全噴濺來瞭我
的身上,都身腱子肉緊繃,像鐵打的1樣,牙合緊咬,方臉寸頭左右搖擺,我曉
道他要射精瞭,「你可真賤啊……全是……賤貨……欠日的賤貨……白當……老
爺們……」
  「我賤!我賤!所以才請你到我傢作男爺們!」我揉搓著王大牛的牛卵子,
感覺來它們的漲大,時不時還略微加點勁兒,讓王大牛更爽快。這傢夥,括約肌
和其他肌肉1樣發達,真能憋精啊,這全快1個小時瞭,還操呢!
  「請老子到……日你老婆……霸占你老婆……做俺媳婦哩!」
  「對,求求你快日我老婆吧!」
  「俺日你的老婆……你故意見不……這麼緊的屄……是不是給老子留著日的?!」
  「對!就是留著讓她做你媳婦……給你日的……」
  「俺給你老婆下種……好不好……」
  「好!你的種子好!」
  「俺把那話兒水尿給俺媳婦……你……故意見沒?!」
  「沒有!求求大那話兒爺們,快點尿那話兒水在你媳婦的屄裡,你的那話兒水比我
多比我濃!」
  「日……老子日死你個賤貨……日死你……!」
  王大牛現在已經成瞭1頭瘋牛,欺侮胯下女人的法定丈夫,讓他的男性自尊
得來瞭極大的滿足,他感覺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氣,他既日著1個城裡女人緊嫩的
小屄,復日著她丈夫的心,他的大那話兒戰無不勝!
  我老婆聞著王大牛欺侮我,興奮得幾乎要昏過往,用絕都力擺動著大屁股,
迎關著火暖的jj,雖然體力已近透支,但女性的本能讓她都力要把王大牛睪丸
裡的生命之水都全吸入自己的體內,越多越好!
  「大那話兒親爹……好樂啊……飛瞭……復飛瞭……」
  「俺也……要放慫瞭!」
  「放吧……我把那話兒水全吸瞭……給你生個大胖小子!」
  「老子日……日你個白嫩娘們……俺爹全沒這麼野啊……」
  王大牛那根鐵那話兒漲來瞭極點,上面的青筋鼓脹得猶如鋼筋1樣,「俺爹全
沒讓……那些小男人……給他搓過卵蛋……」
  「真過癮啊……真享受……下輩子俺……還要長根大耍貨」
  「……還要1個壯身板……還要霸占別人的騷娘們!」
  我老婆1泄再泄,已經入進半暈死狀態,哪還能歸答他?假如能歸答,預計
會講下輩子還被他日弄吧!
  「媳婦……給老子……生兒子!」
  認識的吼啼聲中,王大牛站在我老婆的屁股後面,像撒尿1樣暢快地「日啊
日啊」地射著精。
  他的大睪丸1下1下在我手裡收縮著,像是兩個大水泵,去那桿水槍輸送著
源源不斷的精液,我老婆的屄很快就被漲滿瞭,白色的濃精兩人相接處被擠出到,
流來大卵蛋上,再流來我的手上。
  我兩腿間那個剛才射過精的小那話兒脹得酸疼,雖然不能再勃起,卻明明興奮
的要死。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