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188487”部影片

新妻的心機

类型:人妻小說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新妻的心機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国产亚洲免费视频观看_新妻的心機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新妻的心機






陰天,是介在晴天與雨天的第3者
  矛盾的心情令它顯得繁重
  我,是介在你和回顧的橋梁
  愛你的渴求使我無所適從……
  「我為什麼會明白妳在這裡?不是妳要人往接我過到的嗎?」她女兒秀逗啦?
  「我哪有!」在這個大宅子裡,除瞭傅中恒之外,她誰全不熟悉……哦!對瞭,還有1個傅中博。
  「對瞭,那個接我過到的人講,他是傅傢的2少爺。」裘媽媽想起那個人的身分講道。
  傅傢2少爺!果真是那個討厭的男人!
  1聞來傅中博的名字,裘裘就有氣,「是他往接妳過到的?」
  那個爛男人隻會壞她的好事。
  他幹嘛那麼多事,把她媽尋到啊!
  「對啊!他1大早就把我們1傢大小都接來這附近到瞭,以後我們傢就住在這後頭,隻隔1條街而已。」裘媽媽興奮的講。
  裘裘卻聞得寒汗直流,好驚恐,「我們1傢大小都移到瞭?」
  「對啊!」
  「那我們以前的那間房子呢?」
  「那間房子復小復亂,望起到怪沒格調的,我隨手就把它送給隔壁的陳太太瞭。」裘媽媽慷慨的講。
  裘裘聞瞭,隻想暈倒,「妳把我們的房子送給別人瞭!」
  「對啊!」
  還對哩!
  「那我們以後住哪呀?我的媽!」裘裘忍不住哀號。
  「女兒,妳笨啦?我剛才不是講瞭,我們傢就住在這後頭的豪宅,隻隔1條街嗎?」
  裘裘點頭,「我明白,但問題是,那間房子復不是我們傢的,要是哪天傅中博不讓我們住瞭,怎麼辦?」
  依傅中博那可惡的個性,誰知得他會做出什麼事。
  「不會啦!我望過那間房子的房地契,全是我的名字。」才1個晚上的時間,她就晉升為「好野人」階級,身分、地位全變得不跟瞭,就連走路,裘媽媽全覺得有風呢!
  「倒是妳,妳怎麼這麼快就出到瞭?」從她撞見女兒騎在男人身上來現在,也不過短短5分鐘的時間。「傅傢大少爺那麼快喔?」那女兒以後哪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什麼那麼快!拜托。
  「媽,妳在講什麼!我們根本……根本不是妳想的那歸事,妳別胡講8道好不好?」她媽說話老是不拐彎,讓人夠糗的。「妳怎麼1大早就奔來別人傢裡到瞭?」
  「哪會早啊!全已經7點瞭。」
  「7點很早。」
  「可是妳同傅傢大少爺不是得趕十點的飛機,講是要飛去美國嗎?」怎麼,莫非她記錯啦?
  「飛往美國!幹嘛?」裘裘不明所以。
  「結婚啊!妳不會來現在全還不明白吧?」
  「不明白。」她隻明白昨天被傅中博整個人打包,當成禮物送來他大哥面前,然後他們就幹柴烈火燒成1團。
  至於結婚的事……是,他們是有事先告訴她,傅中恒早晚全會娶她入門,但她沒想來他們的動作快得讓她措手不及。
  「為什麼這麼快就要結婚瞭?我……我甚至還沒做好心理預備。」裘裘即將往尋傅中恒問知道。
  這究竟是怎麼1歸事?為什麼轉眼間,大夥就把事情說定瞭,而她這個準新娘卻什麼全不明白?
  「我明白妳還沒做好心理預備,可是我爸媽催我結婚催得急,所以中博才會立即著手這1切。」傅中恒試著同裘裘解釋為什麼婚禮排得這麼急的緣故。
  「那你昨天為什麼全沒同我說?」
  「妳不是早明白我要娶妳瞭?」
  「是沒錯,但我沒想來會是今天,而我什麼全沒有預備……」她甚至連自己該做什麼全不知得。
  「妳不需要預備任何東西,中博雖然散漫,但該辦的事,效率不差,婚禮的事,他會都部全張羅好,妳隻要打扮得美美的浮現就行瞭。怎麼,還是妳不想這麼早結婚?是我不夠好嗎?」
  「固然不是。」裘裘急忙的搖頭。
  是他還沒認清她,不知得她傢的狀況有多麼糟。假如她同他結婚瞭,才讓他發覺原先她傢都是1些食人不吐骨頭的吸血鬼,那怎麼辦?
  好吧!就趁這個時候把所有的事都兜出到,1次說清晰,省得日後他發覺她的傢庭同他想的完都不1樣,會以為她欺詐他。
  「有件事,我必須在結婚前同你坦白。我……我傢人很愛錢的。」裘裘講得很不好意思,頭低低的,說話還很小聲。
  「妳講過。」
  「我是講過沒錯,但你還沒知識來他們的功力。我媽是標準的敗傢女,她剛才同我講,你弟給瞭我們1棟豪宅,我媽當下就把原先的房子送給隔壁的鄰居瞭。」
  「妳媽那是大方,既然已經不歸往瞭,送給老鄰居敦親睦鄰也不錯。」他不介意那點小錢的。
  「可是她收下你弟送給她的房子。」這就是貪心瞭,不是嗎?
  「那是中博心撓願意的。」為的是要給她營造1個不錯的傢世,反正日後中博會拿著帳單到同他請款,她實在不用覺得對中博太愧疚。
  「你真的不介意娶瞭我就像娶瞭個吸血鬼?這個吸血鬼傢庭可能會吸光你的傢產。」
  「我無所謂,反正我很會賺錢。」他本到是學醫的,但礙於傢族的合系,使得他必須棄醫從商。從商雖不是他的本業,但他資質不錯,把公司經營得有聲有色。
  而以他1秒鐘可以賺入1千塊的速度,相信她的傢人再怎麼會花,也沒他會賺,所以她這個笨丫頭根本不用替他擔心。
  「還有什麼理由,是妳不願嫁給我的?」
  「唔……我媽剛才同我講,我大哥的工作不太好,要我尋個機會同你講,可不可以幫他在傅氏企業隨便安插個職位?」
  「可以。」
  他很爽快地就點頭答應,害得裘裘亂感動1把的。
  「你別答應得這麼快,你全還不知得我哥是什麼學歷,他……他國中畢業後就沒再入修瞭。」他確定像她哥這樣的……唔!人才,可以入來傅氏往工作嗎?「還有,他以前曾混……混過幫派……」
  她哥愛飲酒,都身上下唯1的長處,就是交夥伴夠義氣。
  裘裘偷偷地覷瞭他1眼,想望他有沒有嚇得打退堂鼓?
  但他沒有,他依然從容。
  是從容嗎?
  還是他被她傢人給嚇壞瞭,決定不愛她瞭?
  「你……你怎麼講?」裘裘仔細翼翼地開口問他,他現在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我覺得妳大哥可以在我們旗下的保都公司任職。」傅中恒即將就想來1個足以讓她哥發揮長才的好往處。
  「你是講我哥嗎?」裘裘好驚異。原先他剛才不說話,是認真的在安排該將她哥放來哪個部門往,而不是在嫌棄她!
  「妳不是講他很會打架?」
  「是這樣沒錯,但……但你真的不介意嗎?不介意他曾在道上混過?」
  他們這些有錢人不是1聞來黑道、黑社會諸如此類的字眼,就會連退3步,避之唯恐不及嗎?
  為什麼他不會?而且還如此氣定神閑?
  「你1點全沒被嚇來?」
  「相信我,我的心臟遙比妳所想象的還要到得強。這1點小事,還嚇不倒我。所以假如妳要我打退堂鼓,取消同妳結婚的心意,那麼妳還得講些更恐懼的事到嚇我才行。怎麼,妳傢還有恐懼的狠角色嗎?」
  「沒……沒瞭。」她拚命搖頭,「在我傢,最恐懼的狠角色就數我媽同我哥瞭,其餘的全同我1樣,是個善良的小老百姓,尤其是我大嫂……唔!雖然她也很愛錢,但那是因為我哥部把賺到的錢拿往借夥伴瞭,所以我大嫂才會養成有點勢利復刻薄的個性,不過那不是她的錯,是我哥害她變成這樣的。」她急急的替她大嫂講些好話。
  「對瞭,還有我兩個小侄子、侄女,他們很愛食,望來東西就像餓死鬼投胎1樣,隻要東西1上到,兩個小傢夥就奪……」啊!完瞭,她怎麼覺得愈說,愈覺得自己出身在1個很糟糕的傢庭,她的傢人好象沒1個正常的。她焦急的望著他。
  他嘴角依然噙著那抹包容的笑。
  「你沒被嚇來?」
  「沒有。」他倒是覺得她生長在那樣的傢庭環境裡,背在肩頭上的壓力那麼大,真是辛勞瞭。
  「妳是個好女孩,我很快樂自己要娶的人是妳。」他很快樂像小綠的人是她,而不是別人。
  裘裘覺得好感動、好想哭。她向來活在外人有色的眼光底下,但從到沒人像他1樣,會拍拍她的頭,講她是個好女孩……
  很多到買檳榔的客人,全是為瞭望她的身體,還有人講她穿得那麼少賣檳榔,就同出賣肉體沒什麼兩樣。但是他們不明白,她沒學歷,傢裡復窮,賣檳榔是她僅能想來能賺最多錢的1個行業。
  「你1定很愛很愛我,所以我的缺點才會全成瞭你眼中的長處。」雖然她不知得自己究竟是哪裡吸引瞭他,但她明白,她1定會窮畢生之力往返報他的曉遇之恩。
  她也會好興趣愛他,就像他喜歡她那樣。
  裘裘緊緊抱住他,告訴他,「我情願嫁給你。」
  不管他傢是怎樣的龍潭虎穴,不管嫁入豪門,她低下的出身有可能被他傢人嫌棄,總之,隻要他肯要她的1天,她全同定他瞭。
  所以,她情願同他來人生地不熟的美國。
  裘裘當場望笨瞭眼。
  這是他們傢的專用飛機嗎?我的媽呀!簡直同1般普遍傢庭的房子沒什麼兩樣,有起居室、客廳,還有遊戲間可以望電影、打電動。
  他們傢究竟多有錢啊?居然能買飛機,想往哪就往哪,就連她傢沒1個人有護照,也能在短短半天之內,火速的都部辦出到,真是嚇死人瞭。
  裘裘這才驚覺來自己馬上要嫁入1個不得瞭的傢庭,而那個傢庭並不是她在報章雜志所望來的「豪門」2字那麼簡樸而已。
  但她不怕,因為有愛最偉大,她相信不管他的傢庭如何氣派、如何令人生畏,隻要有愛,她1定什麼全可以挺過往。
  是的,這麼想就沒錯。裘裘給自己加油、打氣。
  1來達目的地,飛機就停在傅傢後山的停機棚,步下飛機時,他們傢的傭人還排成兩排迎接他們。
  「這是他……他傢嗎?」就連裘媽媽也慌瞭。她的女兒真的要嫁入這樣的傢庭,當這戶人傢的媳婦?
  「女兒,我們同他們傢的身分地位會不會差太多瞭?」
  「媽,妳現在才講這些會不會太遲瞭些?」她媽房子收瞭,錢也入瞭口袋,大哥的工作也尋好瞭。「更何況妳以前不是講過,錯過這次機會,我就再也尋不來像這樣的好男人瞭。」
  「我是這麼講過沒錯,但我沒料來他們傢會有錢來這個樣子。」這宅子究竟有多大啊?「哦!天呀!還有人造湖!」
  放眼望過往,雖不是汪洋1片,倒也碧波瀲灩。這等山水景色,她還以為惟獨在電影裡才可以望來呢!
  裘傢1傢人就像劉姥姥入大觀園1樣,每望來1處就張大眼睛,嘖嘖稱奇。
  而愈接近見公婆的時間,裘裘就愈緊張,直來傅中恒同她講,他爸媽婚禮當天才會來場。
  「這裡……不是你爸媽的房子嗎?」
  「不是,是我的。」
  「你的!你不光是在臺灣置產,你在這裡還有房子?」他究竟多有錢啊?她是不是嫁給1個很瞭不得的大人物呀?她覺得自己的心臟全快停瞭。
  「我時常得在臺灣、歐美3處奔。」而他習慣住傢裡,不住飯店,所以歐美、臺灣、日本他全有置產。
  「所以在歐洲,你也有房子?」
  「嗯!」
  「全像這個這樣……這麼誇張,這麼……這麼豪華?」
  「也有1些比較質樸1點的。」所以她別那麼驚恐,他不會要她打掃屋子的。
  「比如講?」
  「比如在法國的酒莊,就比較鄉下1點。」
  酒莊!「你是講……你在法國還有座葡萄園?」
  「那是固然,不然我怎麼釀葡萄酒?」
  嗚……他還自己釀葡萄酒!她好象真的嫁入1個瞭不得的大傢庭。她覺得她要暈倒瞭。
  傅中恒望見裘裘走路有點不穩,連忙往扶她,「怎麼瞭?」
  「我有些頭暈。」
  「那就先歇息1下。」
  「不行,婚禮就在3天後,我們還沒拍給婚照,還沒選禮服,還沒佈置會場……」所以再怎麼樣,她也得撐著才行。
  「我講過瞭,這些事妳1件也不用操心,中博會幫我們處理好的。」
  「但,禮服……」
  「我早預備好瞭。」
  「結婚照……」
  「妳也不用操心。」因為結婚照早在3年前就拍好瞭,現在隻要拿出到擺,任誰也望不出新娘已經換瞭人。
  「是嗎?」真的什麼事全用不著她?她真的可以歇息?真的隻需要裝扮得美美的出場就好瞭嗎?
  裘裘不相信世上有這麼好的事,但她還是聞他的話,乖乖的往眠1覺,畢竟這幾天所發生的事,對她而言,實在是太震撼瞭。
  裘裘沒想來她1覺醒到,禮服果然就擺在更衣間裡。總共有5套,有粉紅、粉橘、粉綠,純白的有兩套,每1套望起到全好美、好夢幻。
  她1件件的試,覺得自己像個小公主似的,被人捧在手掌心裡疼著、寵著、愛著。
  可是當她望來傳中恒危急送到的結婚照時,她隱隱覺得不對勁。
  「為什麼會有這幾組照片?」她記得自己明明沒拍過。
  「是中博用運算機關成的。」傅中恒講著善意的謊言。要不是時間緊迫,他不會用這種方式到取代,他1定會尋攝影師拍下她漂亮的倩影。他明白每個女孩全幻想過屬於自己的婚禮,想必她也不例外。
  「可是,我不曾擺過這個POSE,不習穿過這些禮服。」這種無中生有的事,關成也做得來?
  「怎麼,妳懷疑我的攝影技術啊?妳不知得現在科技多發達,很多事部可以無中生有,就像這些照片1樣。」傅中博適時的蹦出到為他大哥解圍,而且口氣兇巴巴的,1點也不友善。
  裘裘本到就同他不對盤,復被他這麼1吼,她就算有再多的迷惑,也全吞歸肚子裡往;更何況,想想也對,假如不是科技發達,怎麼會有這些照片?那張臉……明明是她的臉沒有錯,連大嫂同她媽望著照片,不也直誇她好美麗……
  「裘裘,妳是不是胖瞭?」
  「胖?我沒有啊!」
  「可是照片裡頭的妳,望起到確乎比較豐盈啊!」她大嫂還把她抓過往。「瞧,有沒有?是不是胖瞭些?」
  「望起到確乎是。」飲!她該不會是真的胖瞭,而她自己不知得吧!
  「不會啦!妳別嚇裘裘。1定是攝影角度的合系,要不然就是妳不上相,1照相,就會變得比較胖。」裘媽媽捏捏女兒的腰。還好,沒有變胖也沒變瘦。「這樣剛才好啊!妳休想太多。總之,過兩天,妳就要嫁入傅傢瞭,怎樣,有沒有好緊張、好興奮?」裘媽媽拉著女兒直問。
  是的,裘裘確乎好緊張,也好興奮。
  緊張的是,不知得傅中恒的父母親喜不喜歡她,能不能接受她?興奮的是,她終於要嫁給他瞭。
  
  裘裘沒想來傅中恒的父母親遙比她所想象的還要到得和善,望來她就直拉著她的手同她講話,隻是他們說的都是英文,她半句也聞不懂,而在他們的話語中,她不時的聞來「米多利」3個字。
  米多利?那是什麼意思?
  她轉臉問傅中恒,他同她講:「那是日文『綠』的意思。」
  「綠?你父母為什麼向來講著綠啊?」
  因為他的爸媽1時之間太興奮,忘瞭綠已經死瞭3年,竟把裘裘錯認為是綠歸到瞭,向來用英文同裘裘交談。對瞭,他還得提醒爸媽1下,盡不能讓裘裘發覺事情的真相。
  至於裘裘剛才的迷惑,這簡樸。
  「他們之所以會啼妳綠,是因為妳同綠1樣清新可愛。」
  「同綠1樣清新可愛?」那不就是賞識的意思?「那是表示他們喜歡我囉?」
  「固然,妳望不出他們有多喜歡妳嗎?」他爸媽1見來裘裘,就向來拉著裘裘的手同她東扯西扯,也不管她聞不聞得懂。
  「你爸媽真好,1點全不計較我的出身,還對我這麼好。」他們都傢全是好人……呃!傅中博除外。
  為瞭歸報他父母親對她的好,她1定會很努力很努力的扮演好1個豪門媳婦該有的氣概。
  「對瞭,婚後我要不要往學英文?因為你爸媽全用英文溝通,而我……我惟獨國中畢業,這樣的出身好象不適關你們傢。」她需不需要再往入修什麼的?
  「不會的,妳不用介意這個。至於英文的問題,我會同我爸媽溝通,要他們用中文同妳交談。」她不需要為瞭他而做任何的改變,她這樣就已經很好、很好瞭……
  「他們會講中文?」
  「妳望不出到他們是華僑嗎?」
  「望得出到啊!但他們1見來我就同我說英文,我還以為他們不會講中文。」裘裘解釋著。
  傅中恒隻能苦笑以對。他父母親之所以1望來她就同她說英文,是因為小綠是日本人,他爸媽隻好同小綠用英文交談。
  「總之,這是個誤會,我會同他們解釋清晰的,妳別擔心,妳同我爸媽盡沒有溝通方面的問題,妳會是個稱職的媳婦,相信我,妳很好,不用任何改變。」他再3強調。
  裘裘被他捧得極不好意思。
  他向來講她很好、很好,而她卻不明白自己到底好在哪裡,值得他用如此的深情到對待。
  「爸、媽,你們復忘瞭,她不是小綠,小綠已經死瞭,我要娶的人是裘裘,她是臺灣女孩,她懂中文。」
  「可是……她長得同小綠好象……我還以為……」
  「以為什麼?以為小綠歸到瞭?」他媽這是什麼邏輯?「小綠已經死瞭,我親眼望來她的屍骨被火化,這事還能假得瞭嗎?」
  小綠已經死瞭,小綠已經不在瞭……
  他花瞭好久的時間才接受這個事實,偏偏他母親還要到攪局。
  「總之,那個女孩啼裘裘,她是臺灣女孩,你們兩個別在她面前講英文,你們講得再多,她也聞不懂。」
  「她聞不懂!怎麼會?隻要是名媛淑女,總該懂1些簡樸的英文會話吧?」
  「她不懂。」傅中恒再重申1遍。他不指望父母親把傳統、老舊的觀念冠在裘裘身上。
  不懂英文復不是什麼瞭不得的大事,爸媽幹嘛這麼驚異?
  「為什麼她不懂?」傅母還繞在這個話題打轉。
  「因為她不是什麼名媛淑女、千金大小姐,她隻是1般的普遍平庸小百姓,沒有顯要的傢世。」
  「那你還要娶她!」他兒子瘋瞭是不是?
  「因為我喜歡她,我愛她。」
  「你喜歡她!你是真的喜歡她那個人嗎?還是因為她長得像小綠,所以對她產生搬情作用,以為自己喜歡她、愛上她瞭?」傅母咄咄逼人地迫問著。總之,她就是難以接受1般的平民小百姓當她的媳婦。「那個女孩配不上你。」
  「妳剛才還講妳很喜歡她。」
  「那是因為我以為她是小綠。」
  「是因為以為她是小綠,還是以為她有小綠的傢世背景?」講來最後,連1向好脾氣的傅中恒火氣也上到瞭。
  「不要這樣同我說話,我是你的母親,你不能為瞭那個女孩這樣忤逆我,我不許你娶個到歷不明的女孩。」
  「不,我要娶她,而且這輩子隻情願娶她。」傅中恒講得斬釘截鐵。
  他已經錯失小綠1次瞭,這1次,他不想再失往裘裘。
  「你把事情弄擰瞭,你幹嘛那麼誠實告訴爸媽她的身世,反正裘裘的傢世背景,我都搞定瞭,隻要你瞞住爸媽,他們就會允許你們結婚。」
  「我不指望裘裘為瞭我而做任何的改變,為瞭我往學習怎樣入進上流社會,怎樣交際應酬。」那1套他全已經覺得疲於對付瞭,更何況是不曉人心險惡的裘裘。「她從到沒入過這個圈子,假如硬要她牽強接受、牽強適應,她最後1定會崩潰的。」
  「大哥,你明白你現在是什麼模樣嗎?」
  「什麼模樣?」
  「1副急欲掩護你的所有物的模樣。你是真的喜歡她是不是?不是單純的把她當成小綠?」
  「我指望她是小綠,但我心裡更清晰,小綠已經走瞭,她再也不會歸來我身邊,所以我想珍惜裘裘。」珍惜老天爺再1次給他機會,讓他能再度擁有愛。
  至於他愛的是誰?誠實講,他並不知道,也不打算深究,因為小綠已經不在瞭,不管他愛的是小綠還是裘裘,他最終隻會娶1個人,那就是裘裘。
  而婚禮已經迫在眉睫瞭,他不指望臨來緊要合頭,才發生意外。
  「小綠?那是誰啊?」裘媽媽不解地望著自己的媳婦。她想,媳婦比她聰慧,也比她8卦,所以應該明白得比她多。
  「誰知得?但聞他們的對話,好象傅大少爺喜歡的是那個啼小綠的女孩,而不是我們傢裘裘。」
  裘媽媽同裘大嫂本到是要來廚房尋東西食的,沒想來會在廚房外偷聞來這個天大的機密。
  「我就覺得古怪,傅傢傢大業大,為什麼會望上我們傢裘裘這個檳榔西施?」
  路過的傅母見來走廊上偷偷觸觸躇著的兩個人,望那個背影,她猜得出到是誰,不過,她根本不想同姓裘的那1傢子照面,所以她想繞道而行,是「裘裘」的名字留住瞭她的腳步。
  她愈聞愈覺得自己被騙瞭。
  原先她兒子要娶的不隻不是什麼名門千金,而是個檳榔西施!
  檳榔西施從臺灣紅來國際,就連她人在紐約,全聞過檳榔西施在臺灣是個類似於賣肉的行業。
  聞講賣檳榔的女孩全穿著貼身衣褲在服務客人,至於做的是什麼服務,她不清晰,但全已經穿成那樣瞭,還能做什麼服務。
  傅母氣得折歸到,直接站在裘媽媽同裘大嫂的面前質問她們,「檳榔西施!妳是講我兒子馬上要娶的是個檳榔西施!」
  裘媽媽和裘大嫂1望來高高在上的親傢母打開金口同她們說話,興奮得連忙從地上站起到。
  「親傢母,原先妳會講國語喔!厚!望妳1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我還以為妳有多高不可攀哩!沒想來妳這麼平易近人。」見來傅母,裘媽媽手去屁股後頭1抹,擦掉手汗,伸手就要同人傢握手打招喚,問聲好。
  但傅母根本就懶得理她,她現在隻想厘清1件事,「妳女兒是檳榔西施?」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親傢母幹嘛這麼氣憤?
  她女兒賣檳榔不偷不奪的,復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傅母1聞,即將氣喚喚地掉頭往尋裘裘。
  她1望來裘裘,立即開門見山的同她撇清合系,「我們傅傢不要妳這種媳婦。」
  「啊?」為什麼?
  剛才伯母明明對她還很和善、還很客氣、很殷勤的,為什麼短短不來半天的時間,她卻對她怒目相視?還講不要她當他們傅傢的媳婦?
  「妳不是小綠。」
  「我是小綠啊!」她就是「米多利」,這不是伯母1見來她就喊的名字嗎?她講她像綠1樣清新可愛。
  「妳不是,小綠已經死瞭,而中恒1心想娶的人是小綠,不是妳,妳隻是小綠的替身,隻是中恒娶不來小綠時的代替品。」傅母愈講愈生氣,愈生氣就愈說愈大聲,她的聲音引到旁人的註重。
  「媽!」傅中恒聞來外頭吵吵鬧鬧的,便奔出到望,卻意外的聞來母親正在對裘裘扯開喉嚨,講她是小綠的替身,「她不是小綠的替身。」
  「不是小綠的替身?那都世界比她好、比她美、比她有涵養的女人這麼多,為什麼你獨獨隻要她?為什麼?」
  大夥的眼睛都搬去傅中恒的方向,包括裘裘。她也很好奇,她復沒比別人美、沒比別人美麗,為什麼他會喜歡她?
  究竟是什麼緣故讓他對她1見鐘情?
  是因為小綠嗎?
  還有,小綠究竟是誰?
  「小綠是我以前的女夥伴。」眼見紙已經包不住火瞭,傅中恒隻好把裘裘帶開,單獨同她解釋清晰。
  「那個小綠……她同我長得很像?」裘裘雙眼直瞅著他望。她不懂,好好的1樁婚事,為什麼來最後卻演變成這樣?
  「不是很像,而是幾乎1模1樣。」
  「所以……你才對我1見鐘情!」他愛她,不是因為她,而是因為她長得像他死往的情人……
  這下子裘裘都全懂瞭。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他的更衣室裡會有女人的衣服,而且衣服SIZE同她差不多大小,還有那個婚紗照,那神乎奇技的婚紗照……
  「那婚紗照裡的女人根本不是我,而是小綠對不對?」她就講嘛!這世上哪有那麼奇妙的科技,連她沒穿過的衣服、沒擺過的POSE、沒照過的照片全能關成在1塊,變成5、6十組的婚紗照。
  「事實上,那是你同小綠要結婚時,所拍的照片對不對?」她沒想來她不隻當小綠的替身,就連結婚時,她連自己的婚紗照全不能擁有。她撿的依然是小綠遺留下到,是撿小綠「不要」的。
  「你很愛很愛她嗎?」
  「別問這個笨問題。」傅中恒不喜歡裘裘在這個時候追問他小綠的事。他們明明已經快要結婚瞭……
  見他躲避這個問題,不願歸答,裘裘猜也猜得來他心裡真正的想法。
  「你應該很愛很愛……望你為我做的事,就明白你有多愛她。」若不是很愛很愛,他為什麼依依不舍抓心為她付出那麼多?
  給瞭她傢1棟豪宅,還有幾千萬的聘金,還安排她哥來他公司上班……原先他做的這1切不是為瞭她,而是為瞭小綠!
  他究竟還有什麼事,是不能為小綠做的?而她……可恨的,她妒忌那個啼小綠的女人,她雖然已經死瞭,卻擁有這個男人都部的愛。
  「而你……愛我嗎?假如你愛的話,那麼你愛的到底是我這張臉,還是我這個人?」她要明白,他愛的到底是誰?
  「裘裘……」為什麼連她全要問他這個問題?
  「你不明白如何歸答,是因為連你全不清晰你愛的人是誰,還是你根本不愛我,卻不忍心損害我?」
  「裘裘……」
  「不要碰我。」她藏開瞭他的碰摸。她原以為她尋來瞭自己的白馬王子,沒想來來最後隻是笑話1場。
  虧她還為他做瞭那麼多的事而感動不已,原先他做那些事,想討好的不是她,而是小綠。
  她隻是小綠的替代品,是他愛不來小綠,所以委曲求都、勉為其難,轉而改愛她。
  而她……講實在的,她的愛情沒那麼便宜,她想要屬於自己的愛情,不想隻是當別人的替代品。
  「很抱歉,我沒辦法嫁給你瞭。」更何況,他們傢的狀況……她覺得自己根本高攀不上。
  裘裘再3的去後退,直來來瞭絕頭,直來再沒後路可退,她才轉身去樓下奔。
  她再也不要見來他瞭。
  他好可惡、好可惡!
  他怎麼可以欺詐她,害她以為他很愛很愛她,害她同著淪落,把自己的心給賠瞭入往……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