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

今日更新“0”部影片 共有“190841”部影片

旁系親情

类型:家庭亂倫

作者:www.jxvei.com

简介:旁系親情点击全文>

剧情介绍

含着王妃的一对高耸_旁系親情_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专为手机浏览打造,完整AV女优片库满足您所有喜好,竭诚为广大狼友服务!

旁系親情







我們5姐妹神摘奕奕有講有笑,佈墨卻1臉的怨默。佈魯到來之後,他像前兩日般工作。他剛才離開,佈墨飯也不食,奔來浴缸泡澡。今日也沒人同她奪洗澡水,她洗瞭很長的時間。聞來佈魯再次踏進閣樓,她不緊不慢地走出到,5妹抱怨1句,與3妹雙雙走進澡間。佈魯開始褪衣瞭……這混蛋,天天到這裡,隻為同他的姐妹幹那事兒。






今日他簡樸多瞭,沒有拿出任何新物品,直接摟瞭我的屁股就肏起到。前兩日全被他淫奸過,我也懶得抗拒他,邊食飯邊被他俞來高潮,之後他往滿足瞭2妹。3妹和5妹剛巧從澡間出到,換我和4妹入往泡澡。不久之後,聞來5妹的啼罵,我不用眼睛望,也明白5妹正被他狂俞……
  “大姐,洗完之後,和4妹來2樓的主臥室,也就是你的那間。我今天想換換地點,先替佈墨破瓜。”






2樓有兩間臥室。我聞他講,此樓原是弗利萊兄弟的居屋,我和佈墨所住的那間便是沙坦,弗利萊的寢室,5妹和3妹住瞭巴基斯,弗利萊的臥間,2妹和4妹各住1間偏室。他要我們全來那裡面往,不就是想在我眠的床上淫亂嗎?混蛋,為何不來5妹和3妹的房間,她們那裡也有張大得過分的床啊。






弗利萊兄弟盡不是好東西……
  廳內沒瞭聲息。我和4妹面對面地泡在將涼的澡水裡,雖講這澡水被她們4個使用過,卻也不是很臟。其實想想,我們6個女人已經共用1個男人,何須在乎跟用洗澡水?我長嘆1聲,問:“4妹,你怎麼就愛瞭他呢?”
  “我也不想愛他,是你們逼我的。你明白,那種男人,女人碰不得,因為會上癮。我想最初是不愛的,後到不曉不覺中愛瞭。我沒想過後侮,也沒想過其他,我想就這般吧,至少這樣,有時候我覺得幸福,這也就夠瞭。大姐,你們現在也不是上癮瞭嗎?”4妹講得很平淡,言語中卻透露著濃濃的情意,她確乎是愛他的,雖然不明白這種愛,是對是錯。






2妹浮現在門口,她講:“你們洗完瞭,也該上往瞭。這水讓我獨泡吧,被搞來雙腿發軟,所以在廳內歇息瞭1會兒,但不代表你們可以向來占著浴缸。我曾經以為班列是比我們宗族的男人還強悍的男人,現在終於明白我們宗族還不至於那麼弱,傳承中的淫獸天賦是無與倫比的。也許,這就是我們的驕傲!沒有瞭他,宗族還是宗族,卻不是『狂佈』,也不是『淫獸』……最近想想,不是血咒造就瞭人,而是人成就瞭血咒。我們那些兄弟,即使得來血咒也不可能成為他。回根究柢,血咒挑選的向來全是最強的血脈……起到啊,磨蹭什麼,你的床你不上往,啼誰上往?”
  “你嚷什麼嚷,我復不同你奪男人!”我和4妹踏出浴缸擦身,她慵懶地躺入往。






4妹比我先出往,澡間裡隻剩我們這對胞姐妹,我講:“你也註重些,班列怎麼不好,也不是我們的兄弟,他再怎麼好,也是你的2弟,別膩上他就像他是你老公1樣!” “我本到就不討厭他,若他不是我兄弟,我早投他懷抱。你沒必要同我講這些,我心裡有分寸,喜歡回喜歡,我還不會瘋來同定他。我這輩子不敢再愛,愛瞭也不講。我怕瞭,哪怕以後嫁瞭人有瞭孩子,也不會對我的丈夫投進都部感情……女人1旦動瞭情,會變得很笨。大姐,該註重的也許是你。前天你還想姐夫,昨日你有想來他嗎?”






“每天想他。”我腦袋轟然,昨日我真的沒有想來我的丈夫,今日也沒想他。我急急地離開澡間,上瞭2樓,在我房前聞來裡面的淫語,啼喊得最興奮的竟是5妹! “半精靈,快點插佈墨,我昨天被插破,她還在旁邊偷笑,我要望著你插爛她的臭屄。” “5妹,別急,我這不是在做預備嗎?”佈魯也不惱5妹瞭。“昨天怎麼沒見你對我做預備?插插!”
  “被強暴能同獻身跟樣嗎?佈墨隊長是自願獻身的,我固然極絕溫和能事。”佈魯的歪理好多。






“你不怕我惱你哦?”5妹嗔道。“你向來惱我……”佈魯講。我走入房間,望來4妹坐椅上,3妹和5妹分別坐在佈墨兩旁。佈墨嬌羞地仰躺,她無比修長健美的雙腿屈張,佈魯趴在中間用手整弄她的處女小逼……
  隔著茶幾,我與4妹並排而坐,望著眼前的春色,覺得口渴,拿起茶壺,斟瞭兩杯茶,道:“4妹,我們飲杯茶吧。” “大姐,2姐怎麼還不上到?”5妹越發有間情瞭。“可能溺死在浴缸瞭。”我懶得同她扯,小女孩心性,忘記昨日的初痛,甚至忘記她親哥幾乎被她這個2堂哥殺掉……
  “她剛剛幾乎昏迷呢,2姐就是喜歡大肉棒!” “你的肛門也被撐破瞭嗎?怎麼就憋不緊你的屁!”我有時候真的討厭她,亂講話也就罷瞭,拿自己姐姐開涮,她算什麼東西!小玉門,張著被肏得紅腫的騷洞,活該被肏。她好像明白我氣憤,不敢繼承同我講話,掉頭往碰佈墨濕滴滴的陰毛……






我們6個女人中,佈墨的陰毛生得最茂盛,卷曲黑濃的陰毛直展來她的小腹,從她的腹下來她的胯間黑瞭1大片,摸目驚心。因此雖然裸裎相對兩天,我依舊沒望清她的小逼生個什麼模樣,隻明白她的陰裂很寬大,偏偏她的臉蛋生得嬌媚,幾乎及得上4妹的美色,鼻子和嘴巴也生得細致。 我明白我們的兄弟很多全想奸她,可是她是宗族旁系女孩,復是寒漠難馴的性格,他們不好勾搭,也自曉勾搭不上,隻能把她從他們的“獵物”對象中消除,反正世界那麼大,他們的獵物永遙不會缺少。俗語講,好兔不食窩邊草,他們不是什麼好兔,卻也慷慨地舍棄佈墨這棵“香草”。但對於佈魯,應該用另1句俗話才適關,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他亳不猶豫地把自傢姐妹監禁起到奸淫……
  “喔嗯!喔喔!癢!喔喔!好癢……”佈墨羞怯而動情的呻吟,無法同平時的她聯系起到。






多年以到,她刻苦練習,成為宗族戰士中最強悍的戰士,雖然單挑的時候她打不過我們,然而在戰役中,她的殺傷力比我強盛許多。她那顆寒酷的心,在對敵時從不手軟,為何偏偏對佈魯生瞭情?“佈墨,你什麼時候喜歡我2哥的?”3妹問出我心中的迷惑。“我沒喜歡他……”佈墨否認,“他是宗主,他要毀我清白,我也不能拒盡。”
  “佈墨,你講謊,3叔才是宗主,假如3叔要毀你清白,你會乖乖躺在這裡啼春?”5妹講話總是這麼辛辣,但這次講來瞭重點上,“快誠實交代。”“還不是他整天偷著逗我!別人望見我全不敢輕言浮語,他見瞭我就嘻皮笑容,趁著沒人的時候調戲我,練習的時候同我搏鬥,也愛揩油。我本到很討厭他這種傢夥,不明白怎麼的,心裡就有瞭他。後到目睹他奸淫公主,我那時心裡才肯承認自己喜歡他。事情就是這樣瞭,你們還想明白什麼,我也講不上到,反正該坦白的,我全坦白瞭。”佈墨交代完畢,大膽復羞澀。






“佈墨,別讓他在你身上施什麼生命枷瑣,等我們歸來統全,我要我哥娶瞭你!你明白的,我哥也喜歡你,他有時候講起你全流口水,隻是你也姓佈……”5妹的腚眼復爛瞭。“我呸!我選別人也不選你哥。你那些哥哥裡,他是最孬種的。我向來不尋男人,就因為我全望不上眼!他們很多全比我矮,我為什麼要他們?像我們這種身高的女人,要尋個與我們關適的男人不曉有多難!有些比我高的,卻生得奇醜,簡直是個醜大個,生得俊俏的,偏偏比我矮。癡情的,不解風情,解風情的,總是濫情。”佈墨對所有男性嗤之以鼻。






“半精靈是我見過最濫情的淫蟲,你怎麼會喜歡他?”5妹咄咄逼人。“你問我,我問誰?你以為我想喜歡他嗎?那我問你,你喜歡被他強暴嗎?你不喜歡吧?可是你不喜歡,你還不是被他強暴瞭?在我面前說道理,哼,你們5姐妹同他亂倫,也不是個道理。”佈墨發飆,1下子把我們全得罪瞭,我不由得怒道:“佈墨,閉上你的嘴,張你的大屄!”
  “這不是張著嘛,大小姐你也太當真!”佈墨是張著她的雙腿的,我也許真的太當真,她雖然不算我們的姐妹,與我們卻是跟病相憐,全是1幢屋裡被囚禁的女人。






她是個高大漂亮的女人,也是個極為強壯的女人。我們6個女人中,從外型望往,數她和5妹最為強壯。這種強壯,不是指肌肉的凸起,她們也沒有那樣惡心的“男性化肌肉”,而是她們的肌肉過分的結實,人們僅從她們的體形就能夠感覺來她們的力量。制服這樣的女人,是男人的欲看,也是男人感愛好的挑戰。是否因為這些,佈魯才把她留來最後,然後讓我們好好地望著他如何制服她呢? 我完都無從瞭解佈魯,隻明白他對於制服我們,欲看是猛烈的。我們全是強壯的女人,起碼比1般的女性強悍好多,他把制服我們當作是1種情趣。






以我這個角度望不清晰佈墨的小逼。因為茶幾和椅子排置於床側,我和4妹隻能夠望來她的側臀。佈魯趴在她的胯間,吻舔得她臀腿輕顫。她的腿很長,圓渾性感的修長玉腿是她最美的地方。我們雖然全是長腿美女,可是在體形比例下,我同她們有區別的,我的腰身比她們的腰身細長,即使像佈墨這種比我高挑的女性,也沒有我那麼長的腰身。但是,我的腰誠然沒有佈墨的腰好望,她渾圓天成的美臀,配上堅韌結實的小腰,以及彈性十足的圓乳玉峰,是高大女性中難得1見的珍稀美人。






“喔嗯嗯……”佈墨呻吟越到越情迷,黑色的魅眸流泄逼人的艷媚。“插啦!佈墨的騷穴流這麼多水,趕快插她哭啼才好!” 昨日,5妹在我們眼前被強暴來痛哭流涕,她的驕傲也深深受創,因此很想望來佈墨也在我們面前哭天喊地,掩飾她昨日的尷尬和羞恥。我望來她翹起的屁股溝亮閃,心想她流的淫液也不比佈墨流得少。其實,寢室內的5女,哪有1個不是暗流洶湧?我那剛才幹燥的下體,現在也濕意溫靡。






“還沒有弄入往嗎?佈墨你夾得這麼緊!”2妹從外面入到,裸著她火辣的胴體,爬上床趴來佈魯背後,摟住他壯碩的胸膛,用她兩顆不輸於任何女性的豪乳抵磨他的背,“2弟,佈墨的陰毛好濃,陰裂也寬長,你就用原始尺寸破她的蜜瓜吧,我在你後面望著,順便幫你使點勁。”“2姐,你變得好淫蕩,同以前判若兩人。”5妹替我們講出心中的話。佈魯抬首起到,歸首與2妹吻嘴,彎起佈墨的雙腿,身體趴壓上往。3妹和5妹很靈巧地壓住佈墨的雙手,2妹趴伏來他的胯下,伸手握住他堅硬的巨棒,塞去佈墨的胯間……






在2妹的導引中,他輕輕地聳著屁股,試探性的擦磨。佈墨沒有呻吟出聲,因為她性感精致的嘴被他吻得結實。她想扭動身體,偏偏臀腰被他壓著,雙手復被我的兩個邪惡的妹妹抓壓得緊緊。本是佈墨甜戀戀不舍心願意的獻身,望似是我的3個妹妹幫我的弟弟強暴她……“2姐,他的大陽物插入往瞭嗎?”這次是3妹在問。 “佈墨的大陰唇同她的肌肉1般結實,臨時還沒有把她的陰縫頂分。”2妹據實歸答。






“你們全欺負我,昨天他強暴我時也是這麼粗長,1插就入到瞭。他那麼硬的肉棒要插破佈墨的肉縫,隻需要用勁去裡1挺。他對佈墨如此溫和,對我那般粗暴,你們卻不替我伸冤。”5妹還在為昨日之事忿忿不平。“冤什麼冤啊,你被破處後,每次我哥俞你,你不是很舒暢嗎?我哥是最強悍的,廉價你小妮子瞭!”3妹“我哥我哥”地喊著,我聞著老感不舒暢,雖講他確乎是她的“2哥”。“他也是我哥……啊,他不是!”5妹講漏嘴,急忙補救。我側臉望見4妹閉目,不曉她是否眠著瞭,她習慣逆到順受,是姐妹中最少話的。






“哎呀!喔啊……脹、疼……”佈墨呻吟啼痛。“陽物插入往瞭!”2妹現場解講。“使勁……”5妹吶喊助陣,宛然是她在奸淫佈墨。“喚飲!我插瞭!”佈魯的嘴離開佈墨的紅唇,她凝神審視他,輕輕地“嗯”1聲。2妹驟然朝他的屁股1推,他的腰臀順勁沉壓,巨棒“滋”的都根插進,佈墨痛得挺胸尖啼,“啊呀!痛喲……啊啊!痛痛……”,平時刀槍砍刺在她的身上,她也不會喊1聲痛,竟被1根肉棒插得爆淚哭喊。






望著她身上還沒有痊愈的傷痕,我總覺得她不應該啼痛,不就是處女膜破裂嗎?身上那麼多處受傷,這兩天也沒見她表現出痛苦的神色,1塊薄膜的破裂,卻痛得香汗澆漓,這講不過往啊!“痛吧?哈嘻!明白我昨天為何哭瞭吧?還敢笑我不?半精靈,快插,插插!使勁地插……把佈墨插昏瞭,我給你插!”5妹報又性地嬌啼,她望似很開心,因為證實不是惟獨她才會哭。






我想,每個女人被破處,大多數全會哭,不僅僅是身體的痛,還有心靈的各種又雜的感情。但我初夜之時是沒有哭的,連眼淚全沒有。那個男人是統全的公子哥,我現在連他的名字全記不起瞭,隻記得他生得很俊俏,同我差不多高,身材不胖也不瘦,他的陰莖大概是十3、4公分吧,插入到的時候,撕痛是真實的,卻也不是很激烈,最重要的是,他隻在我身上抽插十到下就射精瞭,後到我繼承同他歡愛十到次,每次他全是很快射精,我怒而與之分手,在我眾多追求者中挑選瞭1個外型強壯的,終於得來破處以到的首先次高潮。






“撲滋……撲滋……滋滋撲……” 屋裡響起性愛的碰撞聲,4妹被佈墨哭啼吵醒,5妹拍掌啼好,3妹抓玩佈墨的玉峰,2妹推著佈魯的屁股。我愣愣地望著眼前的淫景,心想:我們傢族最荒淫的時刻,應該是從佈魯入進這幢“囚樓”那刻開始。雖然惟獨他1個男人,但是被奸的全是他的姐妹,這難道不算荒淫嗎?假如講男人太少,其實也不正確。這傢夥的陰莖能夠變化4種尺寸,翼化時,他的尺寸還會發生變化,整根陰莖全會變成另1種形態。






與他交合,隨著他的陰莖的變化,似乎在同許多男人交合1般,可以滿足女人不跟的需要。隻是這3天以到,我全沒見過他張翼與我們交合,忽然好想明白,被他那種形態的陰莖插入身體,究竟是何種感受……
  “4妹,他翼化時,舒暢嗎?”我小聲地問。舒暢來想瘋……”4妹斷定地道。“大姐,他張翼之後,在原本尺寸的基礎上,1般會粗長兩、3公分。像他十2公分的時候,張開他的雙翼,就變成十5公分,我最喜歡這個尺寸。我獻出初夜時,他張翼同我做瞭,那時候我全忘記痛苦哩。2哥,等會兒你同佈墨搞完,張開翼和我們做吧!”3妹解釋得比較具體,講得我下體騷癢難當。






“3妹,張翼時我會痛的。再講瞭,這屋子的空間也不夠寬大。” 佈魯很享受佈墨的處女穴帶給他的刺激,卻不大情願滿足我們的好奇和需求。“待會我們來樓下大廳,那裡的空間應該夠大,2姐想記住你所有的好……”2妹輕伏他的背,她剛經歷過癱瘓般的高潮,此刻卻春情再溢,她舔著他的尖耳,“隻記你的。” 佈魯被2妹的話刺激,抽插得越到越強烈,望著他在佈墨的胯間聳動,我感覺似乎他也在我胯間抽插1般,下體的小妹妹也在抽顫、溢汁。我先是夾緊雙腿,1會兒之後,望來2妹和3妹全用自己的手撫摩私處,我索性屈起雙腳踮在椅沿,把雙腿稍稍地分張,也伸手往撫摩自己的騷穴,幻想著他的巨棒正在插我……






“啊啊!喔喔!啊哦!喲嗯……” 屋內充斥呻吟,卻是分不清誰的呻吟,佈墨若痛苦似高興的哭啼,依舊是聲潮的主音。佈魯沒有使用淫獸鞭,我對此倍感古怪,按理講,他的淫獸鞭是制服女性的盡對武器,為何這3天到他全沒有使用呢?我也好想試試他的淫獸鞭,因為那是我們宗族至高的淫術。既然經歷瞭他的肉棒,也應該享受1下我們驕傲的傳承——狂獸淫鞭。






佈墨雖然是處女,卻是很經肏,被巨棒生猛地撞瞭半個時辰,她依舊哭啼帶勁。血液和淫液把她屁股那1片被褥染透,她好像在初次裡得來快感,耐著疼痛發出迷情的呻吟。3妹忽然走出房間,1會兒之後,她拿著那兩根木陰莖入到,把其中1根丟給2妹。她爬來5妹身前趴跪,把木陰莖的1頭插進她的嫩穴,歸首淫穢地道:“5妹,你也過到,我和你玩。” 5妹先是愕瞭,很快地知道過到,她轉身跪趴,屁股對著2妹的屁股,伸手握著木陰莖,徐徐地把她的幼穴套入往,兩個小妮子就像狗1般性交互淫起到。望著木棍在她們的小妹妹出進,我也很想尋人到試試,復不好意思講出口。






“4妹,你來床上到,我和你也學她們玩。”2妹邀請4妹,把我這個大姐寒落。4妹平時與2妹的合系很好,聞來她的邀約,她堅決果斷地爬來床上,蹶起性感的美臀。2妹便拿木陰莖去她潮濕的陰穴1插,轉身趴跪,以她的小逼迎上木棍的另1端,兩女的小妹妹被木棍串成1線。 兩對女人,在佈墨兩旁性交相歡,我被淫景刺激來不行,手指深進自己的小妹妹,勾弄…… 佈魯的視覺受來沖擊,他的性欲陡高,抽動般的聳動……






我明白他要射精瞭! 佈墨被他射精時脹硬的那話兒抽得胴體癲顫,伸出雙手分抓5妹和2妹的雙峰,“啊哎!射、射死我啦!啊啊啊……佈魯,宗主大人,我要被你殺死瞭……”她的頭朝我這邊擺垂,佈魯趴倒在她的胸脯,“佈墨隊長,你這被無數男人抱過觸過的身體,最終還是本雜種享受!” “你不要老講我被男人抱過觸過,那全是練習的時候的碰摸,他們沒人敢有意揩油。我這處女,不是給你的嗎?你若還不滿足,把我的穴封印好瞭,反正我也沒想過同別的男人好。”佈墨講的是氣話還是她的真心話,我是分不清晰的,隻明白佈魯是她唯1望對眼的男人。






“這主意很好,你身材這麼好,讓別的男人抱抱過幹癮也不錯,就是不能夠讓他們插你的淫穴,哈哈,我要起咒瞭。”佈魯側身坐起,施鋪淫穢的手勢,咒語起時,魔芒4射,我望見佈墨身上的傷痕慢慢地隱消,推測他在給她施加“枷鎖”的跟時,也順便替她療傷。“佈墨,他施完咒語之後,等會兒再插進,就不怎麼痛瞭。”5妹很有經驗地講,她昨日被撕裂小妹妹之後,也是他把她的小妹妹“修補”的,後到他再次插進她,我也沒聞來她啼痛。






“大姐,要小弟插嗎?”佈魯從佈墨的小妹妹抽手出到,邪惡地調侃我,他的眼睛逼射壞壞的淫芒。我見他胯間的物事垂軟,心中竟生出些許的失看,也顧不上什麼廉恥,有意損落他:“你硬得起到嗎?” “要硬不是很輕易?”他蹦下床,站來我臉前,把他的繁殖器去我的臉上磨抵,我拒盡1會兒,暗下狠心,張口把沾滿淫液和血液的軟棒含入嘴裡,連他的子孫袋全含瞭入到,感覺來腥血的刺激,我迅速地復吐瞭出往,猛吐瞭幾口唾液之後,我拿起茶幾上的半杯茶倒在他的胯間,把淫血擦掉,再次把他的陰莖含入嘴裡,純熟地用舌頭磨舔他的陽物…… “大姐應該食過很多條陰莖,食得這麼有藝術,嘿嘿!今日的第2泡精,就射大姐嘴裡好瞭。”佈魯獲得最終勝利,我本該憤慨或慚愧,可是我居然有點歡喜地幫他口交。






妹妹們撩人的聲潮依然,她們指望我快些弄硬他的jj,然而男人射精後的勃起總是需要1些時間,哪怕他是世間難找的性愛人驢,也不可能短時間內勃起第2次。我的嘴有些累瞭,他的陰囊和陰莖太過碩大,即使軟垂垂的,也把我的嘴塞得沒有間隙。也許每個女人全喜歡大陰莖的男人,我也喜歡,男人的陰莖像女性的雙峰1般,越是圓大,異性越是愛慕。






他的勃起速率比其他男性快許多,每次射精之後全能迅速堅硬。我很難想像,他天天用整個下午的時間到制服我們,晚上如何滿足他的那些精靈女孩?但我明白,他斷定能滿足她們,興許不僅僅隻是精靈女孩,人類有兩批女性被他囚禁,1批是我們姐妹,另1批是人類皇族……軟巨的陰莖在我的嘴裡起瞭反應,我明白他勃起瞭。我沒有驚恐,反而暗中興奮,手和嘴並用,磨套得他的陰莖充血來極限,把我不算小的嘴脹得快要裂瞭。我吐出他的堅硬,雙手輕輕地撫摩,舌頭輕舔他的陽物,靜靜地把雙腿張得很開,就連下體的陰縫也扯開瞭。“大姐,要不?”他問。
  “嗯。”我講。“聞不來。”“你給就要……”
  “






講得這麼牽強,我尋4妹她們。”佈魯轉身要上床,我反射性地摟住他的腰身,他轉歸到俯壓我,巨棒迅速地插進我朝上的小逼,下體產生撕脹的滿足感,舒暢得我呻吟出聲,復聞他大聲道:“那話兒是大姐舔硬的,固然要給大姐先享用,剛剛逗你的啦,瞧你急色的,雙臂全要把我的腰勒斷瞭。”原先他使壞,混蛋。他胸膛的汗味關著我的鼻息,這是混關瞭男女的淫靡滋味,像催情騷香般刺激我的味蕾,令我產生飄飄然的昏眩。我伸出舌尖,舔吻他結實的胸肌,享受著他強有勁的抽插。雖然因為姿態的合系,他沒能夠都根地插入到,可是他的jj實在太粗長,我每次全覺得他頂來我的最裡面。他抱著我也摟著椅子,他的喘息很沉厚,性感復有力量。翹彎的陽物磨抵我的小妹妹壁謎般的性感點,陰唇和陰蒂也得來密實的擦磨,我的肉體迅速入進亢奮狀態,想要更多更猛的抽插…… 我輕摟他的腰臀、撫摩他的臀股。有時候我覺得,男人最性感的地方就是他們結實有勁的屁股。這讓我們女人想來,男人的屁股繃緊的時候,他們的陰莖也特殊的硬挺,當他們帶勁的屁股朝我們推撞過到,陰莖也狠狠地撞進女人的小妹妹。 我仍舊感來愧對丈夫,然而太多的時候,我沒有空閑往想,我的身體被淫欲充斥,連心靈也要淪落。






這輩子真愛過哪個男人,我始終是沒有確切的影像。我是愛我丈夫的,雖然對他的愛是1種責任、1種習慣、1種常情,但我想我那麼多男人中,也隻對他有這種感覺。在他之前的男人之於我的生命,不過是過眼雲煙。而正在我身體裡面的、被我稱之為“2弟”的男人,會在我生命中,最終扮演什麼角色呢?也許,這要很久以後,我才會瞭解……
  “大姐從到沒在姐夫的棒下如此騷淫。”5妹的話總是刺耳。我們宗族的女人全見過宗族的男人交合,她們也見過好幾次我和丈夫淫歡,顯然瞭解我在丈夫胯下的反應,那誠然沒有我在佈魯胯下反應得那麼激烈,因為我不習慣在性愛上偽裝或演戲,快感和高潮會讓我變得真實。






“大姐,快點啦,我和5妹全小高潮瞭,正等著2哥的巨棒插幾下呢!”現在的3妹假如還像個愁情的詩人,我就是憂鬱的大文豪。也許她本到就不是什麼詩人,隻是盲目地崇拜那些整日扮高調的詩人罷瞭,此刻她的腦袋裡還存留“詩”的印跡嗎?怕她的身心全是“濕”,她居然還敢啼“不濕”。“3姐,是你在等他的巨棒,我根本沒那意思,別把我和你扯在1塊。”5妹掩耳盜鈐地嬌啼,她最初就不喜歡他,自從他險些殺瞭她的胞兄,她從討厭他演變成仇恨他,然而事情永遙不會停在1個點,她現在是否還很仇恨他呢?惟獨她心裡最清晰……






“嚷什麼嚷!這麼發情,你們不會尋別的男人嗎?呀喔!嗯哦!嗯嗯……”我講不來兩句,被佈魯插得說不成話。“我隻愛他嘛!”3妹羞羞地反駁。“他把我封印瞭,我怎麼尋其他男人?”5妹也有她的道理。
  “呿!那是你們的事,復不是我扯著他……”
  “就是你扯著他!以為我們沒有眼睛沒有耳朵嗎?”“啊喲!喲喲!插我……好勁!”我氣憤瞭,我有意啼得大聲,要活活把她們氣死。肉棒在我體內,我的肉棒我做主,想不放我就不放,我再夾緊些,望你們能拿我怎麼辦?






哼嘿!氣死你們,爽死老娘。我順勢把身體仰靠,雙腳勾纏他的屁股,舒暢地閉起雙眼,感受他的強撞…… 下體被他插擦得發暖,欲看也同著鼎沸。快感1波波的侵蝕我的神經,噴湧的高潮如期而至。我伸手摟住他的脖子,把自己整個掛懸起到,承擔他更深更猛的頂撞,眼神迷離地望著床上的妹妹們,不感來任何的羞慚,反而倍感刺激,口中首先次斷斷續續地喊著:“2弟、2弟,我要……”我明白她們很驚異,但我沒辦法操縱我的身體,也沒法操縱我的呻啼和語言。






快感爆炸的肉體,等待得來都部的宣泄,我需要完都的放縱……
  我軟癱瞭,連腦袋全癱瘓。他把我放來椅上,跪下到舉手揉我的胸,吻我的小逼。我伸手觸他的精靈耳,享受放縱後的溫馨。好想要他向來跪在我的胯間吻我的陰唇,然而2妹把他拉上瞭床。我有些倦意,閉起雙眼後,意識有些朦朧,不清晰他正在同誰做愛。






重新睜開雙眼之後,望來2妹和4妹全癱躺在床,他正在5妹翹起的屁股後面抽插她,5妹被高潮刺激,伏身緊咬床褥。她軟倒後,他趴來3妹身上,用最原始的尺寸插進,她好像有些不適應,咬著唇迎關他的抽撞,很快就舉4肢投降,他依舊瘋狂地聳挺,精液註進3妹的嫩小妹妹…… 我記得他講要射精來我嘴裡,望到他是忘記瞭他的話。正在我如此想的時候,他忽然從3妹體內抽出,緊握他jj,蹦來我面前,指示我張開嘴,他迅猛地把巨棒塞入我的口裡,殘餘的精液噴湧來我的喉壁,令我想咳復咳不出,幾乎窒息而亡。






“大姐,我這次的精液,1半在3妹的屄裡,1半被你食入胃裡,1點全沒有浪費。”他抽出jj,我咳嗽,想把精液吐出,他俯身下到吻住我的嘴,我慌急得把所有精液連跟我的唾液吞進腸胃。
  他吻瞭我1會兒,退臉凝望我的窘樣,“望到大姐還沒食夠,我有責任把你喂得飽飽。”“你該走瞭。”我偽裝平靜地道,其實我們誰全不指望他離開吧“你催我走,我偏不走。”佈魯重新爬來床上,他橫躺在她們的肉體上,閉起雙目,“今天讓我在這裡歇息1會兒,不要趕我走。” 3妹深情而怨幽地道:“你今晚不走也可以,可是那些精靈女孩允許你夜不回宿嗎?” 4妹嘆道:“還是歸往吧,你在這裡過夜,對誰全沒有好處。我不想啼大傢全明白你同我們亂倫相奸,你我的事情曝光也就夠瞭,別把整個傢族的女性全沉來倫理的井底。” 妹道:“眠吧,枕在我雙峰上眠,傍晚到暫時,我們把你呼醒。2姐本應該恨你的,但這兩晚全夢來瞭你。我很久沒有夢來和男人溫存瞭,你在我的夢裡很乖的,我想望望現實中的你眠著之後,是否像我夢裡的你1樣的肅靜。” “2姐,我是大男人,你怎麼能用『乖』形容我?”佈魯不愜意2妹的講法。“我是你姐姐,講聲你很乖不行嗎?”2妹強詞搶理,但她講得也沒錯。“怎麼拿年齡輩分壓我?再講我也不是最小的,那個啼不乖的才是這裡最小的,你應該教訓教訓她,每次嚷著要報仇,每次全夾著我的肉棒不肯松屄……” “呀哇哇!半精靈,誰夾著你不放瞭?我那裡本到就緊,你生得復粗大,插入到顯然很緊,你究竟有沒有常識啊?把手從我的雙峰上拿開,眠你的大頭覺往。什麼廉價全給你占瞭,還敢污蔑我的名譽,精靈沒1個好東西。”5妹把她玉峰上的手臂抱來她的嘴前,張嘴咬瞭。我沒聞來他啼痛,想是她咬得很輕。






也許他太困倦,他的眠睡到得很快,也很真實。我也坐得累瞭,爬來床上,躺來最外側,他的腳踝壓在我的小逼,感覺是舒暢的。側臉望著佈墨,她也跟樣望我。3妹眠在她的另1側,過往是4妹,再過往便是5妹和2妹。他的頭枕在2妹的玉峰,右手顯然地放來在她的私處,左手被5妹輕抱“你們明白他要監禁我們多少天嗎?”我問。“不明白……談判時,他講7、8天。”5妹接話。“多少天全無所謂瞭,這裡比外面舒坦許多。起碼有個男人天天定時過到陪我們,總比無意義的征殺好許多倍。”2妹倦怠地道。我不滿地道:“2妹,他是我們的2弟……” “已經不是那麼單純的合系瞭。我想他是我們命中註定的男人,是歷史造就的必定。假如不是他被迫降生於精靈族,假如不是人類要滅精靈,假如不是我們刻意排斥他、謀殺他,我們也不會被監禁,他也不會狠心奸淫我們。不管他是出於報又,還是出於他的淫心,他全用他的方式與我們書寫瞭1段亂倫的歷史。”






2妹輕輕地坐起身,佈魯的頭枕在她的腿胯,她的手撩弄他汗濕的發,“醒著的時候像頭野牛,此刻眠得好乖靜。聞講他從8歲開始,靠替精靈們幹活而得以生存,那段日子不曉他是怎麼熬過到的。他應該等待傢人,隻是我們沒把他當作傢人,他便以邪惡的方式走入我們的世界,表示他是我們姐妹共跟擁有過的男人……” “2姐,你講得太長瞭,聞得我不耐煩,你就簡樸講,我們5姐妹全被他俞得瞭。”5妹的直接,是她的毛病。我道:“即使我們把他當傢人,他心靈深處還是想守護精靈族。他的生活、他的回顧,全是這片幽谷,全是這些精靈。我想,這片埋葬著他母親骨骸的土地,才是他真正的傢園。然而,生活在這片土地的精靈卻時刻排斥他……要在世界裡追尋屬於他的國度,總是那麼的矛盾、那般的困難。他和4妹全是半精靈吶!” “別講瞭,講得我心繁重。好好的幹嘛講些令人鬱悶的事?他離開精靈族,是因為精靈要殺他,他背叛人類,是因為我們也要殺他。曾經他掩護過精靈,現在也掩護著我們。他的好他的壞,我全明白,也全喜歡。你們不累的話,來外面講個夠,別把我哥吵醒。”3妹有時候同5妹1般任性,所以她同5妹才走來1起。
  我們相對無語,慢慢地倦意襲到,我也入進春意融融的眠睡。再次醒到時,他在佈墨身上抽插。我望4個妹妹已經奄奄1息,像是剛經歷1場殘忍的戰役。佈墨很快泄身,他爬來我身上,把我整上幾次高潮,最後在我體內,射出今日的第3泡精液。








RSSSitemap返回首页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20

精品国产在线观看福利_一本到高清在线视频观看_在线自拍亚洲视频欧美